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一个不喜欢遵守规则的人
    “先陪我打游戏。”他不由分说还是这个要求。

    苏月一走上前去发现这游戏也是她爱玩的,于是她就拿起另一个游戏遥控器和他开始了一局。

    苏月一掀开裙子就坐在了地上,这一刻她是很豪爽的。

    黎言夏往她这边看了一眼,看到她裸露的双肩和锁骨以下,不由得一笑:“你这个女人倒是挺有资本。”

    苏月一好像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不过她也没理会。

    “麻烦你攻城的时候走下程序好吗,游戏规则可不是你想改就改的。”苏月一看游戏里他一律不按套路出牌就很看不惯。

    他去打破规则,这虽然是有可能会成功,但是过程却很艰难。

    有时候还没有她按照规则来攻城来得快,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喜欢另辟蹊径?

    “尝试得多了,我就是知道方法能赢。你管我!”黎言夏扯了扯嘴角不屑道。

    “我懒得管你。”苏月一也不是好说话的,直接自己去攻城,不和他打配合,让他自己另辟蹊径算了。

    可结果就是黎言夏突然比他先一步攻城,此城被他占领,苏月一宣告失败。

    额,苏月一玩游戏机的手都颤抖了一下。

    她玩这个游戏可是王者,没有人能比她还要厉害,至少跟她玩过的那些很会玩游戏的人里面没有。而且她攻城还创造过游戏记录。

    可是黎言夏这个人出其不意还玩得挺好的,算他有点货。

    可是就在苏月一还有点佩服他的时候,游戏突然发出警告,说黎言夏这个玩家违背游戏规则,涉及作弊,被封号三天。

    哈哈哈,苏月一差点笑出来。这个游戏打得怎么这么可爱,刚才上一秒还挺神奇,这一秒就直接被封号了,也是绝了。

    不过黎言夏倒是没有什么表情,显然他是经常遇到这种情况。

    这时候他也没有再继续打游戏,而是扔掉了游戏遥控器去控制轮椅去往另一边的小柜台里倒红酒。

    其中一杯递给了苏月一,苏月一此刻还有些警惕与拘束。她不知道这杯酒是否有什么,或者这是很正常的一杯红酒,不喝倒显得她自己小家子气了。

    所以最终苏月一想了想还是喝了一口意思意思。

    “你很漂亮。”黎言夏坐在轮椅上居高临下地盯着苏月一,看着她的脸,微眯了眯。

    “谢谢夸奖。”她知道,这用他说吗?

    “会让人想占有。”他继续说。

    苏月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话说的,其实也没有错。

    不是她自恋,好像从小到大她身边总会发生这种事情。

    之前在国外不少她的追求者对她都是过分的想要占有,要是苏月一自己不把自己保护起来,她已经遭人毒手了。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其实挺喜欢你的。”黎言夏双肘放在轮椅上交合,摸着手指上的戒指。

    苏月一注意到他手上有很多伤痕,那是一些细小的伤痕,当然她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再看。

    面对他的话,她是这样回答的:“哦?是吗,那真是看不出来,当时你好像对我有很深的敌意。”

    “是啊,在喜欢与讨厌之间,后来我好像更偏于前者。”黎言夏不动声色地也看了下自己的手。唇角微微勾起,似乎是注意到苏月一看他的手。

    “嗯哼?”苏月一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这话说的就有点意思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也想像其他人一样表达对她的喜欢吗?

    黎言夏微抿了一口红酒,举起来看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明晃晃的液体,半天才问:“怎么,不说你来的目的了吗?”

    是哦,苏月一眨了一下眼睛,她倒是忘了她来这里是有话要说的。瞧她现在迟钝的。

    “那批货是什么?”那黎言夏想听,苏月一就直接问了。

    “不知道。”黎言夏很快就回答,看起来还真不知道的样子。

    但是谁知道他有没有在演戏呢,这个人的行为说起来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诡异。

    “那你知道孟闻舟的身份吗?”苏月一好像是习惯了问话,还问得挺快。

    果然黎言夏并不是希敏那么傻乎乎的一个人,他看了她一眼好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你不说也可以。”苏月一倒是无所谓。但显然这个态度是在招惹他呢。

    黎言夏高冷地转动了个方向,不再对着苏月一,他的声音如泉水一样很好听:“不如公平些,交换回答问题。”

    听起来不错,苏月一答应了。

    这次应该就是黎言夏去问她,知道他想知道的。

    “你是路叶寒的女儿吗?”

    你是……路叶寒的……女儿吗?

    这个人真是……真是太过分了啊。苏月一觉得她听到这句话后脑子都是懵的。

    那这算是个什么秘密?她是路叶寒的女儿都能被他知道,那路家那些人保护了这么多年的秘密,倒是保护了个寂寞咯。

    “他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吗?”苏月一淡然回答。

    “那言洛心算什么?一个子嗣都没有留下就故去,岂不是窝囊得很。难怪路叶寒对她没有任何留念。”黎言夏一脸无辜的说着最狠毒的话。

    这绝对是激将法,赤裸裸的激将法。

    苏月一的内心绝对是有很大的波动的,但她不可以表现出来。

    “你这人真好笑,别人家关你什什么事。你是想做什么还要打探路家的消息呢?不过抱歉,关于路家,我可不敢轻易说什么,这是规定。”苏月一现在很傲慢。

    “我从来不喜欢遵守规定。”黎言夏煞有其事努了努唇,摇了摇头。

    这个不用他说,苏月一看出来了。但是她自己遵守规定啊。

    “路言惜……好像路家千金是这个名字。”黎言夏终于侧头看向了苏月一,看她的反应。

    呵,这又是何必呢。这家伙竟然知道这么多,而且把底都给交代在这里了,他就不怕苏月一告诉路家然后报复他吗?

    显然他是不怕的。苏月一暂时无语还没有说什么,黎言夏就对她缓缓一笑说:“你要是不想回答也可以,我不想为难你。”

    “我没说我不想回答。”苏月一有些不耐烦,什么玩意,关键是她又没说什么。这个家伙怎么断定她不会说。

    黎言夏早看穿了:“我看着你并不想回答。”

    苏月一抿了抿唇也不多说废话直言回答:“我不是,你满意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