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不守规则的也可能是恶魔
    话毕,黎言夏过了好一会才笑着说:“不满意,我不想让你撒谎,你这又是何必呢?”

    “对你我就是撒谎了,又能怎样?本来这也只是一个游戏而已。”苏月一则急了,这个人怎么讲不听呢,她烦死了。

    “那你就是承认了嘛?”黎言夏这才恍然大悟的样子。

    “我承认什么了?我可没说我对你撒谎了。”苏月一已经被他惹怒了。她认真起来,眼神就很锐利,可以逼得人后退。

    “你看起来就是撒谎了。”黎言夏反正任性。他看出来的就是他以为他不管别人怎么说?这就是事实。因为他看出来了,所以这个人的性格就是这样,让你反驳不了她对她也不能撒谎。

    不过苏月一哪里是这么容易屈服的,这两个人要是如果可以辩论的话,没准能辨认到明天天亮也分不出个胜负。

    “我并不想和你讨论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了,所以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那既然这样,你问吧!”黎言夏这会倒是乖了,并没有去坚持。

    总算可以摆脱这个祖宗的灵魂拷问。

    “还是那个问题,孟闻舟真实的身份是什么?”至于苏月一为什么要问这个,当然是言苏予和她说的。

    言苏予把傅家人在鸣山公馆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这牵扯到了洛家,洛行州和孟闻舟见过面这事也说了。

    他给苏月一分析了一遍,觉得这三家都有问题,可能都与华夏国有关。而他的目的又是鬼街,所以当然是从孟闻舟那边先下手。

    然后他就把这个任务光荣地交给了苏月一。毕竟他和黎言夏谈话,谈不出什么鸟事来,还是得靠苏月一用美人计问。

    “这个你问他,只要你有手段。”但好像他并不吃这套美人计。具体苏月一好像也没用就是了。反正黎言夏耍赖皮不回答。

    苏月一起得气不打一处来:“正式回答可以吗?”

    “你刚才都对我撒谎,我凭什么要回答你?”

    “你……”气啊,这是个什么人啊!

    苏月一反正和这个家伙是玩不下去了。她生气地将红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总算和他认真地说:“二少爷,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抱歉,我不与你做交易。”黎言夏真是不按套路出牌直接拒绝。

    “理由?”她也是无语。

    “和你不熟。”

    唉?这里还真的有那意思,说得一点没错就是了。

    可是利益当前,为何要纠结这个问题,事实就是这个家伙根本没那打算。

    “那没得聊就是了是吧。”苏月一破罐子破摔。她才不和他叨叨那么多。不行就说,说完就来硬的。

    “不熟不代表不可以建立感情。我听说你跳舞不错……”

    “没,我不会。”苏月一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问这个代表什么?让她跳舞吗?有毒!

    她拒绝得干脆,他也是料想得到的。没事,他有办法。

    “我知道你来是因为言苏予。为了别人和我见面,这样我很不开心。”黎言夏说实话骨子里还是挺任性的,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我管你开不开心呢,你知道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吗?”

    “和言苏予脱不了干系不是么。”

    “但你拒绝回答孟闻舟的事,我放弃了。”

    “哦?怎么个意思?”

    “现在是我的目的。”

    “什么?”

    “你哥哥黎言墨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死了,你不知道吗?”黎言夏觉得好笑,为什么这个女人会问这个问题,那好,他就这样回答咯。

    苏月一不开心地撇嘴,真是难搞,这个家伙。

    “他现在在哪你总知道吧。”苏月一当然没信他,更直接问。

    “还能哪里,土里!”但是黎言夏这小孩就很不乖。

    苏月一向他靠近而说:“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一个有关你哥的秘密。”这样可以让人的内心产生一种信任感。

    黎言夏听此,一下就想到了什么。他看向苏月一,眼神深深似海,又有种他这个年龄不该有的深沉老练。

    就是他这样样子,和苏月一之前见到他第一面所拥有的状态。

    所以之前他都没有认真,现在倒是认真了是么。

    “你背后有人……”黎言夏眯了眯眼睛,看穿了一切。

    苏月一不禁手指蜷缩了一下,这人一看一听就知道了吗。

    确实,她背后有人。那个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谁。她只是在玩和那个人的游戏而已。

    在炽兰帝都的游戏不是猜他本人的身份嘛。苏月一怀疑可能是黎言墨。

    具体为什么,那是因为她查到凌弥,就是那个医生和别人在她去看医的前一天和一个电话联系了。

    苏月一背下来了那个电话,正好在路闵珂的手机里看到了相同的。备注名就是黎言墨。

    靠,这完全就是不用她猜了嘛。已经找到了就是那个家伙,所以她必须知道黎言墨在哪不可。

    “秘密是什么?我好像并不想知道。”过了一会,黎言夏微笑道。

    “所以呢?”苏月一也不气,她就忍,看谁忍得过谁。

    “我想要你……”黎言夏看着她,像捕获猎物一般。

    苏月一心里咯噔一下,她不明所以,等着他接下来的话。

    “给我跳一支舞。”

    卧槽,大喘气得厉害。

    “跳完你就告诉我?”这人肯定脑子瓦特了,不想知道秘密,就只想让她跳舞,也是爱好独特。

    “不一定,你首先得跳。”

    “好。”苏月一咬咬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要不然没有别的办法。虽然可能跳完,他也不一定会告诉她。但是真没别的办法了。

    苏月一想着她今天穿着礼服,就跳简单的爵士就可。

    确实,她很美不是么。手一展,脚一旋,身材窈窕,气质独佳。

    “哎呀……”可突然苏月一没注意被裙角拌了一下,措不及防就往茶几角摔去。

    这真不是什么狗血,就真的是狗血。

    可是就在这时黎言夏竟然突然就起身去扶苏月一,将她往旁边一带。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

    “什,什么,你……”苏月一难以置信眼前看到的,她怎么知道这一摔,竟然摔出眼前这个一幕。

    黎言夏竟然……可以站起来。他现在就在扶着她。难道他骗了所有人吗?为什么……

    反正她震惊过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要逃离。这是个恶魔,不折不扣的恶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