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物是人非后就回不去了
    她为之前她不小心让她露出了这么大的秘密而感到抱歉,她心里真的是想杀了自己。

    苏月一提起裙摆就跑,她但愿黎言夏的腿刚刚恢复好,还不能比他快。

    可是显然苏月一想多了,他的手一伸就被他给拽住而反扯回去。

    苏月一穿着高跟鞋实在难耐他的力气,难以保持平衡而被他拽过去。

    黎言夏现在不知怎么了有些兴奋,他一扯到这个女人的时候,心里的某处不自觉地跳动一下。

    他之前从未碰过女人,准确来说他是厌恶。但是这个触觉好像不赖,并且这个女人是那个人心爱的女人,那么他就更要去抢走。

    “你既然看到了,哪有那么容易就走?”黎言夏直接粗暴地将苏月一按在茶几上,一瞬间上面的东西噼里啪啦摔下地,着实震撼。

    靠,苏月一觉得自己也是倒了八辈子霉,遇上了这个家伙。

    她哪里想得到他竟然能站起来,而且她也不是故意让他暴露的呀。

    “你自己作死怪谁啊,我又不会说,你放开我。”苏月一觉得非常耻辱,她现在又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是怎么回事。

    黎言夏反正觉得这样会让他更兴奋,这个女人确实是极品。

    他俯身几乎马上要凑近她,苏月一下意识撇开脸,他不知道这个人要干什么,只有深深的防备。

    但黎言夏好像并不打算干什么,只是苏月一这个举动让他一时兴起便亲到了她的脸上。

    因为就算这个女人不是故意撇开脸的,黎言夏也觉得这个女人在撩他,而且她还撩成功了,黎言夏也越来越大胆地开始挑逗她。

    “我凭什么相信你不会说出去,没准你第一个就和言苏予说了。”黎言夏好像对言苏予的意见也很大。一直在cue他。

    这两个人真的是天生的互相看不惯嘛,好歹也是表兄弟。

    苏月一只能忍耐着说:“绝不会,我谁都不说。这是你的事情,我也没必要掺和进来。”

    “那你证明给我看。”

    “我都这样了,你要我怎么证明?反正我说什么,你也都不会相信是不是。”苏月一脾气越来越急,也越来越怪。

    “你不是说你想知道黎言墨在哪吗?”

    “……”然后呢,苏月一没有话可说。看着他,又在等待他接下来说的话。

    她发现黎言夏这个人真是难缠。总能引起她的兴趣,又让她上钩。

    她怎么知道他接下来不是在给她设计全套呢,所以苏月一一刻都不能放松。

    “你帮我一个忙,我就告诉你他在哪?”

    “……那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玩弄我?”

    “你还有选择吗?你怎么样都是在我手里,我有的是方法治你。别让我对你失去耐心,答不答应?”黎言夏仿佛统治着这一切。对所有事情都在掌控之中,这般从容不迫。

    这就更让苏月一觉得接下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

    下面的宴会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

    言苏予这边好像进行得很顺利,他和卢先生有说有笑,卢先生好几次都对他点头赞赏有加。

    可谓是把这个交际天才给牛逼坏了,言苏予就知道,他一出手就知有没有。而苏月一还是太嫩了,拿不下卢先生,还得靠他亲自出马。

    这会别提言苏予有多得意洋洋。

    而在宴厅里的一个安静的角落摆放着一组沙发。

    那边正是别人都不敢靠近的地方。黎明渊和路闵珂在面对面的谈话。

    谁也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是从两个人的表情看来似乎是很严肃的事情。

    现在他们正在进入正题。

    “守备军的内斗是不是你煽动的。”黎明渊这个人比较喜欢有事直说,这也是一个军人的素养。

    路闵珂坐得好好的,倒是没想到黎明渊会这样怀疑他。

    “怎么说?为什么怀疑我?”路闵珂笑了下,觉得不可思议。

    “你有这个能力。”

    “那也不一定是我,你不会想不到。”

    “内斗事过三月我才发现,能有这样手段的,也只有你。”

    “时代变了,你老了。”路闵珂笑意盈盈回答,还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呵呵,只要路叶寒还在世一天,我就绝不会退位。你们年轻人想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耍心机,还欠点火候。”

    “哥和你不一样,只有他才配当我的对手。”路闵珂这眼神傲慢无比,和平常一向清冷的他形成反比,还真的让人有点不习惯这样的他。

    可黎明渊就算听到路闵珂这样说,他也没有生气。

    年轻人嘛,就是应该有这种胆量和气魄。但是他可不承认他老了。

    就算现在年轻人一个比一个狠,但是当初他们之间经历事的时候,这些年轻人还没出生呢。

    “你很有野心,可惜你选错了路。”黎明渊低眸看着中心桌子上玩的转盘指针,有点想玩的意思。

    在贵族圈里一直有这样一个游戏,就像命运塔罗牌一样。

    这拥有复杂或者是简单的游戏规则,就看你玩哪个。最后指针指到什么,就代表你接下来的运势。

    也许有人会说这只是巧合,不应该相信。

    但是在贵族圈里摸爬滚打的人多了,他们往往更相信自己的运气带来的结果而去注意指针上提示的你的未来一段时间的状况。

    “你又知道我选择什么了?别像路叶寒一样自认为对我很了解,真的很可笑。”路闵珂显然是在讽刺,但也不知道他讽刺的是谁,或许是黎明渊,或许是路叶寒,或许两个都在讽刺。

    黎明渊边听着,看了许久那个指针,终于是前倾拿起了中心的骰子,不过他并没有去甩,而是拿在手里把玩。

    “你变了,路闵珂。我记得……”黎明渊将骰子捏在手指间,有意无意地摩挲点数,偶尔滚入手心呈现一个点数又被他给打乱反复。他兴许是想了想,总结了一句话,“当初你是一个很好的孩子。好像自从出了那事以后,你就变坏了,路闵珂。”

    或许黎明渊不知道该怎么去总结之前和之后,这话虽然糙,但是却很形象地说明了前后期的对比。

    他也说的没有错,最初的路闵珂是给他带来了这种好孩子的印象。

    但现在变了,就算路闵珂平常再怎么低调,黎明渊也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么多年来他慢慢在改变,变得现在谁都不认识他。

    这还是当初那一个被称为白月光的少年吗,岁月是何等的无情,物是人非之后,终究不过是一场虚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