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没什么话可说的家人
    苏月一最开始见到了路成希,在体育馆,他和宫云在打网球。

    这孩子才十二岁,体能就非常好,运动神经发达,对军事也有他自己独特的管理。

    可以说他和当初的黎言夏几乎不分上下,都是军事天才。果然都是继承了自家父亲强大基因的,看到这些后辈,就会有一种将来不得了的感觉。

    苏月一进去馆内一眼就看到独霸球场的小野种。他此时已经大汗淋漓,但仍然在快准狠地接球,打球迅猛无常。和他这个年纪的该有的样子一点都不匹配。

    说起来,平时看到的路成希给人的感觉似乎只有柔弱,帅气,独特这类感觉。但没人知道这个家伙的爪牙都已经十分锋利,并且锋芒毕露。

    可以说,路成希要是狠起来,千万不要被他外表迷惑,这个人上一秒开始讨厌你,下一秒他的脑子里就已经计划好了怎样弄死你的方法?

    就比如对待苏月一吧,说不出来这个弟弟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有什么想法,但是能够确定的是,他把苏月一当做他的眼中钉是没错的。

    毕竟都是父亲的孩子,毕竟将来都是要争权夺利的,在这个家族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亲情。

    但总的来说,苏月一和他的关系还挺微妙。

    好像没有涉及到什么让他不爽的事,路成希还没狠下心拒绝过她的要求。

    就比如那次帮苏月一逼林欣雅的事,又比如帮她调查黎言夏,和她一起看御神榜单更新……

    唉,说多了都是有点摸不着头脑,到底什么事情是会触犯他们两个底线的。

    说起来,真想看看他们两个闹翻吵架的样子,绝对一个比一个狠。

    路成希很快就看到了他,最后一句扣地反杀,打赢了宫云。

    然后他就扔下球拍转身去了休息区拿了一瓶水喝。

    苏月一看着他的背影,不禁赞叹:这才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就已经这么高了,以后还不得逆天。

    好吧,本来父母的基因也都很强大就是了。

    路成希喝完就朝苏月一那边走,与他对走相遇,但他第一句话就是:“你还知道回来?”

    “抱歉,今天我是你父亲请来的客人,你得对我懂礼貌。”苏月一假笑。

    “那也不是我的客人。”路成希不屑道,小小年纪这高傲的态度,凌驾别人之上的气质真的是拿捏得死死的。

    “行,我就等你请我的那一天。”苏月一反正脸皮厚,对他这种不屑态度也无所谓。

    “来一局?”路成希看他们两个也没有什么话说,看了眼地上的球拍,问她。

    “可以。”没什么不可以的,来一局属于他们姐弟俩的一场友谊赛。

    宫云很识时地退开到一边,给这两个人记赛况。

    而军人不愧是军人,双手背后挺直在中间宣布开始的时候,路成希一记扣杀过来。

    苏月一有点防然不及,差点没有接住。这孩子这么猛的吗?

    但很快苏月一就调整了状态和他一来一往地打起来。两个人都很猛,技术也都相差不多。

    说起来,苏月一在运动方面也不比任何人差。

    她同样是路叶寒的孩子,身体素质也比别人好很多。但反而她比较偏向于母亲给她带来的艺术方面的基因。

    但想来她要是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这孩子也是无法估量的,并不会比路成希差。

    一旁的宫云也将这些看在眼里,她看着路成希长大,心里自然偏向于他。

    但是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他倒是觉得大小姐的能力确实比小少爷要好一些。只是大小姐从小就不在军长的身边长大,有一些埋没了人才罢了。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不得不离开的时间。他们两个人的友谊在也以平手结束。

    但如果要在延长一个小时,可能就会分出胜负来。但是也没有必要。

    接近中午,就是整个路家集体休息的时间。路叶寒去了行宫,并且让苏月一过去。

    该来的总会来的,路成希和她在体育馆外分道扬镳,彼此都没有说话。

    但也都心知肚明,可能时局会发生一点改变,他们以后见面的次数会多一些。

    其实路成希不是没有和她说话,并且苏月一在他的言语中也知道了一些事情。

    确实在几天前,路叶寒见了南宫若熏,并且言老爷子以及南宫老爷子也在。

    这架势可不就是双方长辈为儿女谈婚论嫁嘛!

    可是她的情况非常特殊。她之前和路叶寒闹掰有一项原因也是不想让路叶寒掌控她以后的人生,婚姻。

    所以她才要自己出去闯荡一番事业,并且要拿下秦家,挤进四大生命之树的位子。这样她才有权利掌握自己的未来,否则她只能听强者的。

    那会路叶寒答应了,应该就默认了不会插手她的婚姻的。至少三年之约的未来两年之内不会。

    可是他违背了他的诺言,这到底是怎么了呢?急眼了?觉得不能放任不管,害怕他成长了?

    但也不可能,路叶寒怕过什么。所以说就绝对有其他的目的。

    可事实就是他不情不愿到地方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路叶寒和南宫若熏。

    他看着南宫若熏得瑟的样,真的想捶死他。真的以为报上路叶寒的大腿,她就会嫁给他了?想的美吧,她小叔还在呢。今天这事绝对成不了。

    反正苏月一就是这么吊,进去了谁也不搭理,坐下来就半躺着看着他们。

    他们爱说不说,反正她也不说话。只不过她避免和路叶寒直接眼神对接,她怕自己还真的会怂下去。

    无疑,现场的气氛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别人是理解不了的。

    就算你故作轻松,也害怕即将发生的事情。就更怕路叶寒突然说的话。

    但只要一想,事情立马就发生。

    “路言惜,坐有坐相。”路叶寒第一句话竟然是这样的。

    额,好吧。苏月一怎么也得给他一个面子是吧,所以她本来半躺着,现在都是微微端正坐着起来一点。

    但她最后一点可怜的自尊叫她不要怂,最后还是没有坐得很标准。

    家教这玩意真不是盖的。路家是军阀世家,规矩极多,也不知道路成希自小在路叶寒眼皮子底下是怎么活过来的。

    现在苏月一内心很想吐槽:你也没有教过我坐姿啊。

    她不敢说,但微微撇了撇的唇表达了她的不满,也被路叶寒看见。

    于是这个对面无形中散发过来的压力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