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得不到的就只能奢望
    显而易见,路叶寒才是这里的老大,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所以他这气息一出来,苏月一就恢复正常了。

    不说别的,单单是听路叶寒和南宫若熏两人说话,是商量婚事石锤。

    而苏月一好像只是充当旁观者一样,该决定的还是他们决定,而到最后决定完了,苏月一必须同意。

    所以他就在想,为什么路叶寒能厚脸皮到这种程度,明明说过不会管他的事,现在当着他的面管。

    于是苏月一在他俩说话的缝隙中插了一句:“三年还没到呢,你就迫不及待下手了。”

    “三年内可以发生很多事,你可以不听我的,但两年后的安排,你还是要执行。”路叶寒没有任何犹豫正面回答数学一。

    好一个两年后的安排,她必须执行。这意思就是说苏月一根本不可能在三年内摆脱他的控制。而他会慢慢安排她两年后的生活。

    呵,就是这样的。路叶寒就是这样逼她的,所以她之前才会和他吵架。

    这就任谁都受不了,更何况是苏月一这样一个性子骄傲,又和路叶寒十分不合的人。

    “你凭什么认为我没能力摆脱你。你说会发生很多事,我就认为两年后我们互不相干。”在这里苏月一显然很气。

    “你和我本就有婚约,岳,哦不,路叔叔帮个忙有何不可。”南宫若熏也不满,反倒质问苏月一。

    他对苏月一和路叶寒之间的什么约定不感兴趣,他只知道这件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妥,他们本来就有婚姻,两个人和父母商量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月一为什么这么反对路叶寒干涉,除非是她不想嫁。所以南宫若熏笑着看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一些冷。

    苏月一自然心虚,但她不会轻易妥协:“你插手我的事有这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我来是因为尊重你。我不是听你摆布我的。”

    “要是不能呆着就滚。”路叶寒这回这回应了一句话。但是一句话可以寒她多少次心。

    “你总会这样,以路家军长的身份,命令我做任何事情。我惹你不开心了,你可以叫我滚。我触碰你底线了,你可以把我打得半死不活。我请问你,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是你的女儿,还是你的部下,恐怕你对你部下都没有这么绝情。”

    “有些话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作为我的女儿,听从我的一切安排,就是你的命运。我不会害你,当然也不会随你的意思。你真想摆脱我,我也确实给你机会了。现在时间虽然还没有到,但你不能阻止我做其他事。现在你要么乖乖在这听着,要么就出去。这是我今天对你的要求。”路叶寒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在平淡的表达他的意思,并没有让任何人去改变。

    好了,这就是小叔之前叮嘱她不要和路叶寒吵的意思的原因。

    路叶寒今天让她来是听的,并没有让她发表任何意见。

    未来两年内她可以不受路叶寒的控制,但不能阻止他为她安排这一切。

    所以这一切有可能就是两年后之后会发生的事,当然还是要看那会儿苏月一是否还受他的控制?

    毕竟路叶寒是一个极度讲究原则,有计划的人。他不可能因为和路言惜的三年之约就放弃他原有的安排计划。

    他在三年内准备好,等三年之后再将她抓回来直接完成他的安排。

    当然如果真的是最后路言惜赢了的话,那么他也不后悔安排这些。

    刚才苏月一确实有一些激动,说了不该说的话,而让路叶寒有一些生气,但是现在她要态度软下来还来得及。

    只是他们父女的矛盾红果果的显露在南宫若熏在面前,着实让她有一些放不开脸面。

    但好像在这场无形的战斗中,南宫若熏是偏向于苏月一这边的。

    他知道和那么厉害的一个父亲闹掰的心理压力和生活压力很大,要他和苏月一换一下身份,遇到这种想要掌控自己人生的父亲,他也不愿意,也会奋起反抗。

    所以他才那么喜欢这个女人,十分对她的胃口。

    于是南宫若熏起身坐到苏月一的旁边,揽住她的肩膀安慰她:“好了,小嘴撅起来委屈成什么样子。怪我没有跟你说清楚,待会儿补偿你好不好?”

    苏月一没有想到南宫若熏会过来这么放肆,都敢在路叶寒面前撒狗粮。

    他是真的狼心狗肺,没心没肺,还是太年轻了,没有遭受过社会的毒打?在一个军人面前,不是应该要正正经经的吗?

    咳咳,确实是有一点过分,但是苏月一突然有一种想法怎么办,既然狗粮撒都撒了,她不如再多撒一点,刺激一下路叶寒。

    好吧,这种事情她想想就得了。不管路叶寒会有什么态度,苏月一能猜到他是无感的,这个男人哪里有感情!

    后面苏月一冷静了下来,气氛也缓和了好多。其实她冷静下来也会有一些事情后知后觉,让她意想不到。

    路叶寒是一个手段了得,行事果断的人。他身为路家的军长身上的重任是整个路家,所以他自始至终就好像只有工作,很少见他有为家人做什么。

    那这一次,他确实也是坐在这里和南宫若熏以及她坐了一个小时,并且没有带任何工作性质地去谈论其他事情,而是认真去了解南宫若熏这个人。

    这就好像是一位父亲正在了解她女儿的未来丈夫的情况一样。

    苏月一不得不承认在这里过程中,她的心越来越痒,越来越刺痛。

    她是说如果,如果她母亲和父亲的感情没有破裂,一直很好,并且她也在这个父亲的身边长大,那该有多好。

    她想他们的关系也不至于会变成这样僵硬,她想她会经常见到这个父亲柔情的一面。

    但那只是一种奢望的生活。苏月一想了一下,又不敢再去想,不敢再去奢望。

    她知道她得不到,现实就是这般残酷,压得她喘不过气。

    她想要去改变,但改变不了,那么就只有面对不是吗?

    结束谈话的时候,苏月一都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还有一些累。

    她从来没有这么心情沉重过,她不敢去看路叶寒,永远都是害怕与他眼神对视。

    她不知道该表露怎样的情绪,这或许永远都会是他们的心结,根本改变不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