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感情这事还是要看缘分
    南宫若熏所说的弥补是带她去吃好吃的,玩好玩的。但是苏月一霸气,把他领去健身房看着她健了一个下午的身。

    但与其说是健身,倒不如说是发泄,以及想想今后要怎么做。

    她其实对阴谋论不怎么擅长,没有其他人那么好的脑子可以迅速谋划好一切,她反而需要逼自己去想,去把所有情况都想一遍。

    对于游乐场,她拿到授权书后必然要造假说中心地带有矿产,然后逼得那些建筑被强行拆除。后面开挖不到直接买下土地建设游乐场,省去很多拆除麻烦。

    同时她还得举办演唱会,扩充名气艺人,与明雅竞争今年的世界第一娱乐公司的位子。

    其中还要帮言苏予拿下鬼街,处理一些人际关系上的破事。御神以及杀手组织还得去接洽一下扩充私人势力等等。

    好多……还有不可预估的变量!

    “你够了没?”南宫若熏看数学运动了一个下午,实在受不了了,跑到跑步机旁边问她。

    “不够,你要嫌烦就回去,我没叫你陪我。”

    “小没良心的。”南宫若熏直接按了紧急停止健,二话不说把苏月一扯下来。

    看见她脸不红心不跳,根本不像是一个运动的一个下午的人,他确实认识到了她的体能,但是她是不是疯了?

    “我觉得你应该为我做点什么。”苏月一跟着他走出健身房,略有所思。

    “嗯?你说。”

    “你是不是该把angle还我了?”

    “什么angle……”南宫若熏一时间没想起来,很快又说,“你帮言苏予运送出岛修理的那辆?”

    没错,就是那辆车。说起来那是言苏予父母出车祸坐的车,摔下山崖后几乎报废。

    但当初言家怀疑是有人谋害,便留下了车寻找蛛丝马迹,可惜最后还是没查出来。

    后来言苏予长大后想要修好这辆车,他不觉得这车会给他带来噩梦回忆,他反而觉得这是他父母生前所坐的车,是他最后的念想了。

    可最后没有人能够修理得让他满意,还是苏月一偶然得知,给他介绍了一个人才把车送去国外修理。

    可是意外就是那么意外,这车送到国外就被南宫若熏接走保管了。

    至于怎么保管的,他就是提供修车场地,材料等等一切资金才把车掌握在自己手里。

    苏月一和言苏予并不知道南宫若熏为什么要这样做,那货的原因就是一个:献殷勤。

    可是献殷勤献到现在,这殷勤也没有缓过来,苏月一要是不问,他还不打算还给她了呢。

    可是吧,南宫若熏听到后犹豫了一下,也不是不可以还给她,毕竟已经修好了,放外面不开也浪费。只是得讨点便宜。

    于是他故意扬了扬下巴问:“给你,我现在有什么好处吗?”

    “赏你一巴掌行吗?”

    “不行,”他还挺认真,瞅她一眼,“亲我一口。”

    这货天天要亲的,是不是神经病。

    苏月一忍耐推了他一把,叽叽歪歪烦死了,不给她就去抢。

    南宫若熏被她一推,脑子里突然炸开了之前的画面。好久没有和她有过这样的举动,他其实还挺想和她再有一段安谧的时光的。

    想和她有个约会,和普通情侣一样,看电影,吃东西,逛街都可以。只要是她就好。

    “我们去约会可好。”于是他想到也就说了。

    “没兴趣。”但她才不会那么无聊,没事找事做。仿佛她现在又回到了那个冷漠的样子。

    苏月一上了车,她现在要去如澜看看。

    南宫若熏跟她上了她的车,看到开车的是秦木,他微微点头示意。

    这个人和时轩影一样是跟着苏月一的,有需要就出现。

    以前南宫若熏逐渐发现苏月一身边总会有不同的男人跟着她,保护她的时候,他的醋都吃得飞起。

    而现在想想,那些人应该都是军人。路家派去保护她的军人,是和她没有任何私人感情的。

    他现在和苏月一在一起的心态都是不一样的,他知道苏月一的真实身份,就会对她的周围的人有一个重新的认识。

    “你认为纪北安怎样?”车内,南宫若熏突然问出这样的话。

    也是让人摸不清头脑,什么怎样?

    “你想知道什么?”苏月一了解他,这人往往问的奇葩,就是有阴谋了。

    “我想知道你了解他吗?”

    “应该不了解。”苏月一说的也是实话。

    一年前捡到纪北安的时候,她就是看中他的脸了,加上莫名其妙的感觉,觉得不能放过这个人就带走了。

    现在不是很好吗,纪北安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了她的事业,总有一天他会带领如澜抢夺秦家的位子。

    可是要说到了解,大概苏月一只了解纪北安想让她了解的样子。

    她知道她没有真正了解过他,但总有一天也会了解的她不想强求。

    “我查出一件事,可能对他不利,你想知道吗?”

    “不想,至少现在不想。”苏月一看向窗外,看着路过的风景,她现在十分冷静。

    马上就要准备演唱会了,为什么要知道那些没必要的,会干扰她选择的事。只要现在纪北安是帮着她的就好。

    “好,那你想知道了告诉我。”

    “嗯。”

    一段短暂而又简单的对话,说完也就没有了,陷入了蜜汁沉默。

    他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在医院,好像过了十多天,他们都已经生疏了一样,这让南宫若熏有点不爽。

    他偏头看向苏月一,看得认真与真切,但是苏月一一直看着窗外,并没有理会他。

    前面的秦木瞅了两眼后面,他作为一个局外人,说实话,他看到后面南宫若熏一直看着大小姐的时候,他突然觉得有点悲哀。

    南宫少爷固然很好,但是可惜他没有早一点进入大小姐的世界里。

    其实大小姐不是一个很重视自己爱情的人。她身上背负的太多,有太多的秘密,这些都不容许她有自己的生活。

    他看的出来,大小姐在看南宫少爷的时候,眼里是没有爱情的,或许更多的是感激,还有一些说不出的珍惜。

    南宫少爷对她好,小姐知道,可是她不能回报,也许这样会更多一分同情。总之,他们两个没有可能。

    车很快到了如澜,她下车后也没有和南宫若熏说什么话就进去了。

    而南宫若熏则看着她进去,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