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反差,有八卦之魂的女人
    其实苏月一和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她只对何百禾感兴趣而已。

    而何百禾就显得随意一点,她看起来还是想和苏月一做朋友的。只是问到她的身份,苏月一说的苏家让她有些沉默。

    “你就是……苏格的女儿?”何百禾直愣愣地盯着苏月一,可是她百般看也看不出来,苏月一和苏格有哪里相像。

    苏月一就知道她是这个反应,当初她对这个三娘开始感兴趣的时候就问过苏格。

    苏格只回答这个三娘和他有一些过节,让她还是不要去接触得好。

    但是苏月一才不会去听苏格的话。是人才,她都爱。不以身犯险去接近,哪里能成就得了大事儿。

    “孩子,你母亲是言洛敏吗?”何百禾突然问起这个。

    苏月一挑眉没有急着回答,不是和苏格有过节吗?怎么会扯到言洛敏?

    然而何百禾也突然沉默,或许他也是觉得自己有一些唐突了。便突然又笑了出来说:“我没什么意思,只是你父母是我的老朋友。一时间想起了以前的事儿,有一些忘怀罢了。”

    “老朋友?我父亲可是说过你和他有过节的,怎么就成为老朋友了?”苏月一没有隐瞒,而是直接说。往往这样才能逼得何百禾说。

    “过节?苏格真这么说?”何百禾显然疑惑,不相信,神情很是复杂,又有一些失望。但马上又缓过来,摆摆手说,“算了,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们两个也不见面,没什么好讲的。”

    “二爷平时都不和女孩玩,现在他竟然带你来这里,看来你和二爷的关系不错啊。怎么,谈了?”何百禾自愈能力还是挺快的,又八卦起来偷眼问。

    苏月一真是佩服这个女人,她看起来风情万种,说话也风尘,没想到却是一个豪爽的性子。

    不过苏月一可不会因此就对她改观。这个女人看起来心机很重,以后她们可能也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没谈,一般朋友关系。”苏月一无语,怎么就和一个混混谈了?

    “不应该啊,老余,你也了解二爷的性子,你也来评评,”何百禾就跟要开座谈会一样,开始唠嗑八卦,“苏小姐,你可别看着二爷这人吊儿郎当,谁都能聊的,其实他这人最保守,哎呀,我就是碰他一下,他都不乐意。刚才我如果没看错的话,二爷看你的眼神都快溺出来了。我这人不会干什么事,但看人有一套。我觉得,二爷八成是看上你,想和你处对象。”

    “百禾你前面说得还挺对,后面就有点乱讲了。孟闻舟这小子喜欢的是凌之念,我们不都看在眼里?”于明海故作深沉地喝一口酒,有意无意地冲苏月一说话。

    反正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苏月一看破不说破。无视这个一看面相就知道是什么葱的人。

    “老余你怎么说话的,凌之念这个b子和谁怀了你不知道啊。说起来那个言家公子和苏小姐你熟吧,”何百禾已经没完没了在这翻账,“言苏予橇我们二爷身边的人这账我们可记着。凌之念现在是躲起来了,要是被我找到,我可不会顾忌她肚子里是言苏予的孩子。”

    苏月一一开始还有些认真听着,但是听着听着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扯到言苏予,后来她也就想起来了,之前是有要谣传,她还拿这个威胁言苏予给了墨凡三个游戏来着。

    但是打死苏月一也不相信言苏予会干这事,言苏予自个也说了是谣言。

    唉,但是鬼街的这些爷知道啊。没想到那个女人还是二爷身边的人,怪不得他和言苏予一起打架受枪击那会提到了二爷。

    后来也是因为这个二爷才来找的她,俩人才发展到这种地步。想来都是命中注定一样。

    这样一来算是之前有些事都连起来了。

    苏月一表面惊讶,也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温亭。

    温亭自然听到了何百禾在那里讨论二爷的事,他也只是听听而已。看到苏月一看他,他淡淡抬眼又垂下。

    他不发表任何意见,没有办法的事。人一旦受瞩目了,就是事多,得习惯淡定。

    然而所有人注意里面,没注意外面。二爷依靠着门,好整以暇地听着里面断断续续的话。

    虽然有些没听到,但是意思很明显。在扒他黑历史讲给苏小一听啊。

    “讨论得真欢啊。什么孩子?何百禾,你要吃孩子?”二爷哼笑一声,手插裤带走进去调侃。

    何百禾无语瞪了一眼二爷,于明海嘿嘿笑不说话。但是苏月一却给了二爷一个同情的眼神。

    二爷表示孩子你是误会了什么?反正他觉得不得行,赶紧说:“小一你别听他们胡说,一个个正经事不干,尽瞎扯。外界还以为我们几位爷有多厉害呢,其实也就这个没出息了。”

    “二爷,你怎么数落我们自家人呢。哎呦,就算我承认我混吃混喝好了,那你也不能一棍子打死所有人吧。诺,那位躺成神仙的四爷我就不说了,是真没出息。那我们温亭小可爱可是很敬业的。”何百禾这嘴特能说,难道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吗?

    “唉?百禾,我呢,你怎么不评价一下我?”于明海这会更是积极。

    “你?呵,老色鬼一个。眼珠子别掉到苏小姐身上了,不然二爷有的找你麻烦。”这嘴……倒也不错,什么都敢说。

    于明海顿时就尴尬,他不自觉地看了一眼在苏月一旁边冷着脸的秦木,心有余颤。

    这个人一看就不好惹,刚才他见识到了,现在也是有点后怕的。

    “行了,都别吵吵。干正经事呢。”二爷可没那么多心思搞这些,他调整一下气氛,看了一眼苏月一的淡定,心里真是不是滋味。

    看来这丫头对他的态度已经完全变了,真是让他伤心啊。

    “你不是去找孟听阳了吗?人呢?”温亭看二爷身后也没有跟着五爷,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就问。

    “后面磨叽呢。”二爷说起孟听阳,就很无奈,却也烦躁。

    看他的反应应该是出去出了点什么事让他有些不爽,要不然他不会是这个状态。

    温亭隐隐有些担心,但也没说。

    反正二爷这会坐到自己位子上,踢了一脚另一边睡着的四爷说:“喂喂,神仙,起来开会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