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说话好歹也要过脑子
    苏月一的脸顿时就垮下来了,这脸色变得和她小叔一样,真是表情明显表露心迹,她算是被这个答案雷到了。

    纪北安这个自理能力和幼儿园一样的人怎么可能混迹杀手界的第一杀手?

    他平常除了工作能力极强,其他地方都是能力为负,要说影子是他,苏月一绝对不相信。

    “我知道你不相信,”这时候二爷突然开口,他慢慢睁开眼睛,一字一句陈述事实,“但这就是事实,纪北安就是影子,我和你第一次见面看到他的时候,就看出他身上沾染了和我一样的血腥。我太了解在杀戮中成长起来的感觉,那种渗透进骨子里的嗜血意味,就算再怎么掩饰也遮盖不了,他就是……你身边的影子。”

    苏月一听得有些怔愣,也被二爷这一字一句的气势给触染,他没有开玩笑,而是很认真地说着他查出来的事实。

    可是……这叫苏月一怎么去相信。她带回来的人,她亲手培养的人,她一直相信的人……是影子。

    她沉默了。

    “呦,那这真是好玩了,国际大明星竟然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啧啧,他这一年这是怎么了,怎么混娱乐圈去了,真是越来越没出息。”何百禾不禁啧啧摇头感叹,觉得可惜。

    这不可惜了嘛!一代传说,一代神话。杀手界以他为尊,以他为王,就算他失踪一年,也没有放弃寻找他。

    可是他们怎么可能想得到,他们崇拜的传说竟然当大明星,当公众人物。

    从以前一个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的杀手,变成现在这个靠脸吃饭的当红明星。

    真是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亚子。

    “你疯了吧,他是我带出来的人,我清楚他。他不可能是影子,绝无可能。”苏月一之前哪敢往这方面想,真是绝了。

    “影子身上有很多伤痕,你知道吗?”温亭看着苏月一,淡淡问。

    苏月一知道,她捡回他的时候,他身上就破烂不堪,还有伤。那会他就是一个乞丐一样的状态,这些伤,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后面纪北安火起来,他也不穿太露的衣服。他的粉丝最大的愿望就盼他露一点福利了吧。

    “那是他以前过得不好,被欺负才有的伤。”所以苏月一立刻回应。

    她这反应你明显是护犊子的意思,二爷看在眼里,只嗤笑一声没说话。

    “其中有一道是他刺杀路叶寒留下来的弹片伤。路家装备都是特制,创口独一无二。就在几天前,我看到了,所以加上之前的怀疑,我才确信。”温亭依然不咸不淡,娓娓道来。

    苏月一在那边反正是不爽开来,干什么要一直抓着纪北安不放?那么好的,那么一个有魅力的人,让人家过得轻松一点不好吗?

    “你看出来纪北安身上有什么异样吗?”苏月一想到了什么,转而去问一脸凝重的秦木。

    怎么感觉秦木也在怀疑呢?秦木是军人,眼力见好,看人毒。要是他都说有点问题的话,苏月一可能不相信也要有所考虑了。

    但是她绝不会因为这样就对纪北安怎样,现在的纪北安才是纪北安,不管他以前怎样,今后他都只是如澜的招牌纪北安。

    而秦木给她的回答则是:“看起来确实和普通人一样,但如果真的是,只能说他的反侦察能力很强。”这意思就是秦木没看出来。

    苏月一略微松了一口气,希望不是后者吧。

    “小一,你想清楚。影子不是一般人,他既然肯蛰伏在你身边一年,一定还有什么目的。万一他针对的是你……”二爷看苏月一这么不信的样子,略微皱眉说。

    但是二爷没想到,苏月一知道纪北安的目的。虽然这个目的是让她为难,但是之后她会慢慢开导的。

    “行了,他不是。他也没有任何目的,谁不是只为了赚钱生活呢。”苏月一无所谓道,她这是在暗示自己,让自己把其他杂念抛开。

    “喂,你真是笨得可以啊。好好和你说,提醒你还不信。”二爷发火了,真是带不动。

    “我看你这人目的就可疑,带我来这里就是听你说我男人怎样怎样,还顺带诬陷我家艺人的?你不要太给自己面子。”苏月一还有脾气呢,她索性边说就边站起来要走。

    二爷立刻也起身去拦她,这姑娘怎么脾气这么冲,还没说完就走,真是任性,幼稚。

    “二爷,送送人家就得了,别走远了啊。接下来还有重要的事要商量呢。”何百禾光顾着看热闹了。

    于明海看着这俩人一前一后出去也是搞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说一套做一套,说翻脸就翻脸,效率贼快的。

    “那个那个……之念啊。你来这里干什么?”于明海现在才逮着机会问那个怀孕的女人。

    只见女人低头摸着肚子若有所思,听到余明海问她话,她才抬头回答:“我来找二爷,可是他们不让我见。还好五爷帮了我,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现在很温柔,像一个温柔的母亲,确实一点都不像她以前雷厉风行的样子。有了孩子以后,她变得温婉了许多。

    “之念,还真是巧呢。你来之前我们刚好在讨论你,就想着你躲哪去了,你要是回来了,我这气还真得好好撒撒。”何百禾故意吓吓凌之念。

    但是凌之念虽然软弱了许多,也不是好惹的。她回看向何百禾说:“何姐,这没你什么事吧。你掺和什么?二爷可是最讨厌别人管他的事。”

    “哎呦,这还教训起我来了。你什么身份呐,给二爷提鞋都不配,还对你三主子这么说话?要不是念你还有一个无辜的孩子,我早把你药死了。”何百禾本来就是开玩笑,哪知道凌之念不仅开不得玩笑,还反倒选其他人了。她的脾气也不是盖的,眼神杀过去。

    “三娘,你刚才不是说你连孩子都不放过吗?”于明海倒是幸灾乐祸起来。

    何百禾白了于明海一眼说:“我有那么恶毒吗?不就是说说嘛,害小孩可是要遭天谴的。”

    “哈哈哈,你不是不会,是不敢吧。人家肚子里可是言家曾孙,要被你害死了,你看言家不弄死你。”于明海继续说话不过脑子,嘴里没个把门的,什么话都敢说。

    何百禾听着却只是坏笑一下,眼睛里的恶毒无法掩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