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你一直都是被信任的你
    警局里路过的人纷纷摇头叹息:这有权有势的人就是潇洒,犯什么事只需要进来聊聊就可以出去了。

    然而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一大堆记者涌了过来。保镖们拦都拦不住。

    这场面几乎不到几秒就失控,言苏予立刻拉下脸。

    “怎么回事?不是叫你们看着吗?”言苏予踹了一个保镖一脚。

    相机咔嚓咔嚓不停,将言苏予踹人,苏月一和纪北安都厌恶镜头的画面给拍了下来。

    他们七嘴八舌就说:“言少爷,我们是城区时报的,对于这次如澜艺人出现意外事故,国际巨星纪北安和这位小姐在阳台上的事怎么解释?视频中好像是纪北安把人推下去的。”

    “你们还敢自报家门啊!言家不是吃素的。后退,否则明天一个个给我倒闭知道吗?”言苏予真服了这些记者。

    他们非要和言家作对,那就别怪他心狠手辣。

    “言少爷,我们只想寻求真相。视频已经发到网上,但是我们媒体不敢也没有发任何一份报道,来这里也是为了了解真相,为纪北安洗清嫌疑。”说得真好听。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言苏予听到后又发火了,踹了可怜的保镖两脚,“交给你们的任务呢?”

    言苏予火都上来了,明明叫这些人去找到搂对面看到的人好好威胁一下,还有监控网络,一发现有关视频就黑掉。都是怎么办事的。

    不过发完火了,他就对记者说:“自己的命最重要,别管闲事。你们要是敢说一句,看着办。”

    “都给我带走,出一点纰漏,我踹死你们。”言苏予发话了。

    所有保镖全部出动,把这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记者都给抓走好好做思想教育。

    言苏予因为这些保镖没处理干净有些挂不住脸面,明明刚才还装得了一手遮天的逼来着。

    唉,看来这背后想搞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嚣张了。上次的枪击,这次的捣乱,想玩玩是么!

    言苏予无奈看了一眼苏月一,因为苏月一全程都是冷漠脸,什么话也不想说,心情特别糟糕。

    “老妹,其实吧,上次枪击的事,哥和路家没处理好。实在是对面藏得太深,一点马脚都没有,”言苏予拉起苏月一的手就边走向车边说,“哥说一句话你也别不爱听,有时候要学会服软,你和路……”

    “言苏予,你再说,小心我扒了你的皮。”苏月一立马翻脸。

    言苏予就知道会被骂,他也有些暴躁地乱揉苏月一的发顶说她:“我又不是神,能什么都给你挡着。上次是挨枪子,这次又有人暗中捣鬼,指不定哪天又会发生什么。人家让你回来也不是看你受罪的,你就不能乖乖回家吗?”

    “家?哪里像个家了!滚蛋。”苏月一甩脸就走。

    “我就说你几句,苏月一……”言苏予也是气的,想到苏月一的事有点上火就说了她。

    可是说完他也后悔啊,谁遇上苏月一的身世都不好受。这老妹性子又倔强,不服软。

    以前言苏予看她生活得挺好也没管,但这次事态好像偏向于针对苏月一,言苏予就不可能掉以轻心。

    言苏予急躁躁地就回小梅岛了,他得再联系一下路家,要不然真不知道下一件事是什么。

    “喂,小朋友。”言苏予坐在车里大大咧咧地打电话。

    对面一阵无言以对。

    “咳咳,小少爷。”言苏予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不对,立马改口,“你帮个忙啊,把网上传的那个苏月一和纪北安的视频给撤了。我这里怎么撤都撤不下来啊,急死我了。再不解决,苏月一非扒了我的皮。”

    “在看。”

    “哦?在看啊!那您老打算什么时候撤下来呢?”言苏予笑得荡漾。

    “你让她来求我。”路成希却冷冷地说了这样的话。

    言苏予一下就纠结了:“那不成,老妹绝对不同意。”

    “那你们自己解决。我只能告诉你,父亲最近在调查鬼街,我想这事有联系。”

    “鬼街?是么!”言苏予眯眼想了想,要再说话时,对面已经挂了。

    言苏予没法子,放下了电话就叫人好好去鬼街摸索摸索。

    这边秦木接走了苏月一,顺带着纪北安。

    现在外面的时局状况有点不太清楚,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事。虽然没有被爆料出来,但是爆出来是迟早的事。

    苏月一和言苏予想的一样,打电话给了路成希。可是也遭到了一致的回应,求他。她亲自去求。

    然而苏月一就比较刚一点,一听是求他立马挂电话当做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

    让她求他,呵,公鸡下蛋了都不可能。

    现在车内一阵沉默,苏月一感受到身边的纪北安阴沉的气息。

    这不禁又让她想到昨晚的事。

    影子……是纪北安。纪北安就是影子。可怕,意想不到。

    不过现在苏月一必须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怀疑。她想去信任他,那就要做到。

    只是针对这件事,她还是要问问。

    “你和斐斐有过交集吗?”

    纪北安听到话后就看向窗外单向玻璃,让人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

    只有一句淡淡的回应:“她昨晚找过我。”

    问题是不是就是出在这,苏月一仔细听起来。看来纪北安没想隐瞒什么。这也是信任的一种吧。

    “怎么说?”

    “她问我是不是影子……她想拿这个威胁我和她在一起。”

    苏月一:“……”她的心脏莫名梗塞怎么回事。

    “你知道了是么,她昨晚和你一起听到的。”纪北安继续淡然地说着。

    额,这个真是……感觉被完完全全出卖了的感觉。苏月一简直没脸开口。

    “你没信对不对,不然你会对我避而远之。”纪北安一直都看着窗外,独自说话。

    说实话,她不知道该不该信。她第一次露出了为难。

    “等演唱会结束后,我再告诉你我是不是,好不好。”纪北安勉强扯了扯笑,他看着玻璃里倒映的苏月一的脸,露出了苦笑。

    他的心理学不错,看人的表情能猜到事。所以他一直观察,观察到了答案后,他也给出了这样一句话。

    可以让大家都不要有压力,一切等演唱会结束后在处理,挺好的。

    苏月一逐渐底下了头,她或许有些出神,或许还在思考什么。

    车厢内一片寂静。

    “你是纪北安,给我带来骄傲的人。我信你,永远都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