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四十八章 要动手也得等人答应
    “孟闻舟……”苏月一第一次这么喊一个人,简直想杀了那人的心都有了。

    她从车上冲下来后就看到一把匕首举过那人的头顶,要重重的刺下去。

    这一刻,她的声音几乎穿破耳膜,愤怒到不可理喻。

    孟闻舟明显愣了一下,手握紧匕首,死死地握着……手骨泛白,又泛红,刀身在颤栗。

    不,再没有任何犹豫的地步。孟闻舟还是狠狠刺了下去。

    “纪北安,还手啊。”苏月一看到这一幕,什么也管不了。

    她就说可以的,可以还手啊。为什么不还手,为什么要任人践踏,如果他是影子的话,为什么要这样忍耐,又不会……她又不会怪他,明明怎样都不会怪他的。

    “嗤……”刀尖刺入皮肉的声音。

    一只锐利的眼睛隐在头发及血流之下,透过层层杀意,可以看到他眼睛里的愤怒,以及渴望。

    渴望鲜血……一年了,鲜血在他的心上已经干涸,龟裂。

    没有得到鲜血滋润的眼睛没法去向身体里蠢蠢欲动的嗜血因子输入源源不断的能源。

    他其实是枯萎的,寂寞的,自甘堕落的。因为有人压制着,所以他,忍耐着。

    可是这一刻……是那个人说可以还手的。

    匕首狠狠刺入纪北安挡出的手臂上,但是只伤及表面,他就迅速绕转刀身,两指夹住刀刃,阻止孟闻舟再伤害他。

    呵,力度太小了。纪北安用两根手指抵御他全身的力量都还绰绰有余。

    这就是影子的力量,人类的极限,影子已经将它发挥到极致。

    “呵,来。干掉我,你就是影子。”孟闻舟低着身子,用全身的力气将匕首压下。

    他在和纪北安对峙。同时那双充满嫉妒的眼睛里也透露出前所未有的杀意。

    这一刻,他也是认真的。

    “我从不挑弱者当对手,除非有人要我杀了你。那个人……”纪北安淡扯一笑,黑夜下,毛骨悚然。

    他的声音很低,很哑。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轻唤,呢喃。

    这一刻,纪北安抬起头,凑近孟闻舟,说了六个字:“也只能是苏月一。”

    他是她的奴,只听从她。从一年前就已经是了。

    真是好得很啊,都已经有这么深的感情了,真是了不得。

    传说影子特立独行,从不听命于他人。不是谁给他最丰厚的报酬就可以,只有给他想要的,他才会去帮你做事。

    总的来说他全都是为了他自己,还从来没听说过他奉命于谁呢。

    这一刻,他却亲口承认了他听命于谁。还是说苏月一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而她已经给了呢?

    那边苏月一看到纪北安并没有受伤,也松了一口气。她走过去却遭到了其他人的阻拦。

    “走开!”坚决而决绝。这个女人身上散发的戾气也是让人不寒而栗的。

    谁都不是好惹的料,省油的灯。

    但是其他人是不会让开的,他们二爷和纪北安的恩怨,他们不会让任何人插手。

    脚步声从苏月一后边响起,再轻微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听着只觉前方有未知的危险。

    秦木自从暂替时轩影护在大小姐左右,他慢慢发现好像时机不对。怎么换他来,就有那么多的事。

    之前时轩影都没有他这么忙,打架还要他出手的。

    当秦木出现在苏月一身边的时候,近一米九的他冷冽而危险地盯着这些人,想看蝼蚁一样,气势逼人。

    不愧是从军家出来的,人一出来就让你感受被官方支配的恐惧。

    所以要是再敢挡着,那可别怪他出手就收不回来了。

    这些人也都是混迹在二爷手下的,眼力见还不错,看到秦木就知道这人定然不好惹。

    但是小弟就是要在老大有需求的时候为他冲锋陷阵,所以他们怎么能让开。

    二爷和纪北安在对峙,没时间管这里,一下子双方就开始动手。

    苏月一现在很生气,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她猛然踹开挡她路的人,剩下的全交给秦木一人收拾。

    秦木的速度很快,其他人很快都被他打趴下。

    苏月一不能忍气吞声,她站在孟闻舟身后,难掩难过:“本来我们可以彼此互不相干,我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造成今天这个局面。但至少现在别再出事了好吗。”

    她看见纪北安身上全是脚印以及伤口,脸上都有或大或小的伤,几乎流了满脸的血……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现在的感觉。

    总之,如果不是她爆发,就是他爆发。这件严重的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了,就不可再挽回。

    他们两个注定是死对头。

    “纪北安,我和你的恩怨不止这一点。总有一天你会明白,你给我带来了什么伤害。”孟闻舟放开了匕首,这意思是他先放过他。

    但是在实力上,二爷应该要惧怕纪北安起杀意的,但是他知道苏月一在,纪北安就不敢动手。

    而现在,他要好好和身后这个女人谈谈。

    孟闻舟直起身子,慢悠悠地转身,拿掉嘴里叼着的烟。凑近苏月一,对她吐了一口烟假笑着说:“你这是何必呢,说这么好听的话。对我有什么不满,说出来呀。你一个个说,我一个个听……然后,保证以后还犯。”

    他变了,不,准确来说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是真的想干掉对方。

    苏月一没有后退,就算是在她最讨厌的烟雾中,她也只是屏住呼吸,定定的看着孟闻舟,仿佛眼神就可以穿透他的心,看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样的苏月一很可怕。以前她至少会用语言去表达,用行动去证明她他在想什么,她要做什么。

    但是往往她不说话,如此凝重的时候代表她是真的怒火中烧,真的生气了。

    而这个女人很难得生气,谁也不知道她真正生气是什么样子,就连秦木也没有看过。

    孟闻舟也毫不躲避地直接对着苏月一的眼睛,他又何尝不想去了解这个女人想的是什么。

    他知道她生气了,所以他更要知道她接下来会说什么话。到底是彻底决裂,还是给彼此都有留一个余地,以后要是见面了好说几句话呢。

    孟闻舟就在等她给他一个答复。这也是他今天的另一个目的,挑战她的底线。

    他们两个到底还能成什么样子?如果真的不能再继续,那么以后他就有理由做他该做的事而不同顾忌这个女人,就算伤害这个女人,他也不会后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