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情报可以改变很大态度
    颓废,无知,迷茫,无尽的黑暗……

    苏月一感受到了未来对她的压迫。她现在有一些无法呼吸。

    面对现在的场景,她开始在纠结她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处理到最好。

    往往有些事情不能一概而论,不能一棒子打死过去,堵死现在,斩断未来。

    她现在做的每一步决定都有可能决定后面的命运走向。

    对于孟闻舟,苏月一知道在他身上有很多秘密,他牵扯太多,也知道太多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外面,他一直都在伪装,实则他比谁都看得清楚接下来会有什么事发生。

    单单他这么年轻就是鬼街第二把交椅这个身份,就可以知道他这人不可小觑。平常见到的他吊儿郎当的样子也不过是掩人耳目。

    他就算是面对苏月一,也是在全身的伪装。话可以不说真的,事可以不做对的。他想给人一种什么感觉,他就做得到,他完全就是在按着面具生活。这种人是很可怕的。

    而言苏予一直想要拿下鬼街,他们两个必然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相遇碰撞。她又是帮言苏予的,所以他们两个人的路必然是相反而行。

    可难就难在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她一旦和他撕破脸皮,孟闻舟绝对会以一种的意想不到的速度对苏家下手。

    就比如这次演唱会。孟闻舟绝对会出手捣乱。毕竟没有什么牵挂了,他这人狠,做得出来这种事。

    可是现在发生这样的局面,苏月一也不能忍气吞声。

    其实他今天做这事有两个目的。

    一是想给纪北安一个教训,逼他动手。让苏月一真正看清他其实就是影子。更在警告苏月一不要再留着纪北安,否则最后他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但是孟闻舟不知道苏月一相信他的话,还是不相信他的话都是一回事,她只认识现在的纪北安啊。

    另一个目的就是看看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到底要发展到什么地步吧。到底是彼此还保持着表面,还是正式对立。

    苏月一都知道的,分析一下都可以知道这样的形势。

    “说话啊,看着我干什么!”孟闻舟有些许不耐烦,凶苏月一。

    苏月一避开他的怒点,好好和他讲道理:“我相不相信又怎样?他就算是,我也认了。至少他没有做过伤害我的事。那你呢,我们的身份本就对立,你不应该这么鲁莽。还是说是你想要捅破这层窗户纸,以后见面就势不两立了呢。”

    “呵,你不是已经和我没有瓜葛了吗?我就一时兴起,想要动动手,不巧被你知道了,我有什么办法?还有,我是混混……听不得道理。”孟闻舟摇头,邪气一笑。

    他前面简直耍无赖到极致,后面示意她说得简单粗暴一点。

    “那你现在是想怎样?打架还是要人命,我都奉陪。”苏月一也就气得,气得吼了一句。但是不应该是她最生气吗?怎么弄得是她的错一样。

    反正孟闻舟被她突然吼,有些听愣。这才是这妞的脾气,刚才在忍什么呢。

    没办法,总不能真打架。这也不是他想做的事。和苏月一打是不可能了,要和秦木打,可能没多大胜算。

    孟闻舟想了想,有些许妥协:“明天来阶上雪找我,我和你谈谈。”

    可苏月一却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竟然想谈谈,还是在阶上雪这个鬼街的地方。

    但最后苏月一还是答应了,她现在当务之急就是给纪北安处理伤口,不然就是铁打的身体也会得病。

    虽然这场本该现在就爆发的恼火不知为什么就突然消灭,但确实今晚还是不要再冲突得好。会让苏月一不知道该下手重还是轻。

    ……

    车内,苏月一不敢去动纪北安。纪北安蜷缩在她旁边,不知道有没有睡着,只有一阵的沉默。

    终于纪北安抱着自己缓缓开口:“你想好了吗?明天要去,但你必须做一个决定。”

    “我没有怕他,只是想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如果真有解决的办法,我也不至于在他面前丢了颜面。”苏月一认真地说,表达了她自己的想法。

    苏月一有自己的想法,但是纪北安也有自己的想法,在他看来苏月一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只要你肯,他明天就可以消失。”纪北安闭上了眼睛,按着自己隐隐发痛的身体。回想起刚才自己不还手的一幕幕,他心里掩藏着悲哀。

    他身体受伤,这辈子也就出现过三次。

    一次是他小时候在训练的时候,每时每刻都在添加伤口。

    还有一次是一年前他刺杀路叶寒的时候。

    第三次就是刚才。

    很奇妙不是吗?前两次是为了自己,后一次却是为了这个女人。

    所以他的世界就只有她了。只要她一声令下,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包括重新杀人,影子重现于世。

    “不,有些事情不能想的太简单。他虽然是个威胁,但对于言苏予和我来说,他都有利用价值。”苏月一摇头,内心有一定的考量。

    “他有什么利用价值。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对你有什么心思。你总是这样顾虑太多,这对于领导者来说是致命的。”纪北安很不满。

    “他不能有事,言苏予查过他小时候,他年少参与过鬼街改朝换代的斗争,打败加利尔一家,是鬼街里唯一一个和鬼街真正统治者有过接触的人。而且我们怀疑他和席家有关,席家牵连华夏国秘史,他可能是重要的突破口。好多事情在我们不可控范围内,所以我必须谨言慎之。”苏月一将全部情报都说了出来,毫无保留。都是她顾忌的理由,也是她信任纪北安的证明。

    这其实让人很震撼,不知道的根本不知道孟闻舟这人背后还牵扯这么多。知道的就会格外小心对待。

    要是早几天,言苏予没有把这些告诉她,她或许会直接气得端了阶上雪这个鬼街的窝。

    但是现在不同了,孟闻舟这人必须留,还有好多一环扣一环的事也有待考究。

    说起来言苏予的情报网也是办事能力感人,这么隐秘的事都查得出来。一个个都不是好惹的。

    现在想想要是她和言苏予是对立面,那可太倒霉。

    与这样一个有野心,有能力,还做得不动声色,几乎完美的人为敌,真是挂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挂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