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五十章 谁面目可憎,谁掌控棋盘
    第二日,阶上雪。

    “二哥哥……”娇俏的萝莉音从没有什么客人的舞池中央响起。

    孟闻舟刚好懒散地经过舞厅,听到声音后他循着声音看过去。

    一个背着娃娃书包的扎着两只辫子的小萝莉兴冲冲地朝孟闻舟跑过去,看起来娇小可人,引发人的保护欲。

    孟闻舟难得宠溺地笑了笑,把这孩子抱到怀里抚摸了一下。

    “小六,上完课了?”孟闻舟宠着还是宠着,但是正经事可没有忘。

    小萝莉听到他问这个,立马就扁了嘴,摇摇头说:“哎呦,我们这么久没见面,就不要说这种话扫兴了嘛。二哥哥,你带我去玩吧,我来就是找二哥哥玩的。”

    “不行,我待会儿有事。你去找五哥玩。”孟闻舟果断拒绝,放开小萝莉就走。或者现在把她带到孟听阳那边也行。

    “不要嘛,二哥哥。”小萝莉穷追不舍,虽然二哥哥做事认真不许有人打扰,但是她是例外的,只要肯撒娇,带你天上飘。

    然而孟闻舟很快就把她给甩了。自己进了暗间,不让小萝莉跟上去。

    小萝莉没有办法,只能在外面等。

    她正无聊着,突然一阵嘈杂,闯进来了一些人。

    她坐在吧台上,一脸呆萌地看着他们进来就气势凶凶地砸东西。

    不对,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不知道这个酒吧要拆迁啊,还有这些人是谁?

    小萝莉刚想跑过去阻止他们,就看见一个女的从他们之中走出来,直接往里面走去。

    小萝莉都惊呆了,她从来没有看过那么有气势的一个女人。就像大姐大一样。

    难道这些人都是她带来的吗?哎呀,这是砸场子啊,小萝莉赶紧跟过去。

    现在阶上雪只有她二哥在,二哥肯定会跟他们起冲突的,她得保护二哥。

    这边孟闻舟没有想到苏月一会做出这种事情,直接带人来砸了阶上雪。

    而且她现在就和昨天又完全变了一个样。神情冷,很是决绝。

    他终于等到她与他面对面的时候,发现这个女人得看他的眼神又变了。

    是让他不想接受的一种陌生的冷漠的态度。

    果然还是要为纪北安报仇啊。这口气,她考虑一个晚上终究是吞不下去是吗?很好。

    “你要是不硬气点,我还真以为你好欺负呢,”孟闻舟对她表示赞许,“请坐,我为你泡了茶。”

    “确实,窝囊不是我的风格。我们还是适合做对手,那样才更好玩。”苏月一欣然坐下,放松开来,有更好的状态来面对。

    “是啊。你从来没有想过和我和平相处。这件事上你看的开,我也看得清。”孟闻舟有些许自嘲,却也说的是实话没错。

    他给苏月一倒上了一杯茶,难得如此有闲情雅致,当然要忘了刚才阶上雪被这个女人给砸了的事实。

    “说起来,于明海不是你们原本鬼街的人吧。”苏月一突然收到了另一个话题。

    这小妮子还真会问问题。孟闻舟笑了笑不置可否。

    谁都想打探他们鬼街的二三事,这些事情也都人尽皆知,她想要问便问吧。

    孟闻舟更感兴趣的是苏月一的目的是什么,接下来又会问什么?

    “鬼街的老大原本应该是你,可为什么你会对一个草包拱手相让?这看起来很奇怪,不过总有你的道理。可能与你的身世有关,又或者你遭受人的威胁,或者与他人合作……”苏月一说着说着听起来是要把所有潜在的可能都给列出来。到底为什么。

    孟闻舟只是不动声色地笑笑,看起来很友好。

    但其实苏月一知道他心里慌了。确实,孟闻舟万万没有想到苏月一能知道他这么多事情,而且还都说对了。

    往往一个人就算心里素质再怎么强大,他也逃不过心理防线这一关。

    真相就是真相,猜测就是猜测。一旦猜测接近真相,再怎么伪装,也总有披露的时候。

    苏月一素来擅长攻心。只要她想,她可以将你的心理防线各个击垮。当然对付二爷她还得使点力气。

    “你是不是还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这些?而我说这些又想做什么?你在想这和我们昨晚说的要谈谈不是一回事是吗?你失算了,所以你之前还很得意,现在,只有冷静,强装的冷静。”苏月一看着孟闻舟逐渐冷却下来状态,她就知道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就算是她猜错了,也要说得让孟闻舟自己觉得他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孟闻舟表情微凝,转而嘲弄道:“呵呵,果然是读书人啊!这套心理学玩的一溜一溜的。但是可惜呢,我没有接受过这个训练,不知道怎么样防着你。那我不妨直说好了,”此时他端坐在椅子上,手指细敲扶手,“你说的一定不是你自己查出来的。是言苏予说的吧,他在鬼街这么多年,一直想尽办法搞我们。我们不是傻子,看不出来。之前他一直都是在准备状态,现如今有了你,他是不是就要开始要玩小动作了?也好,我现在就说明白,请你告诉他,鬼街不是他想象的只是一个乱党势力,它背后还有正统的操纵。否则鬼街凭什么在路家的管辖之下日益壮大。我劝他趁现在还知道惹不起,就不要去惹。等你们收不了手的时候。谁也阻止不了你们自取灭亡,懂么?”

    孟闻舟这些话很霸气,他面无表情陈述事实。他不是在恐吓,也没有任何的夸张手法。他倒是觉得自己还真是出于好心提醒他们不要淌鬼街的浑水,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好像我们本身都在走自取灭亡的路。这人活这一辈子。相中的东西不多,要争取,争取到的少之又少。趁现在我们还有胆量,我想拼这一次也无妨。毕竟人总有一死嘛……”苏月一听进去了,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我希望我是活到最后的。很好喝,谢谢款待。”

    “说实话,你这丫头还是太嫩了。言苏予那是有能力挑战这片黑暗。而你又发生了什么,要与他为伍,一起深陷于此。我不觉得这是你的野心,因为你从头到尾都没有了解过这个社会。我很明确地告诉你,现在弱肉强食的阶段已经过去了,不到最后,你永远都不知道谁才面目可憎,谁才是真正掌控棋盘的人。”

    这一刻,是谈判,劝告。是真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