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野心就要去争夺
    “你那边是还有女人吗?”凯查尔皱眉。

    难怪这个南宫少爷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原来他身边还有女人。

    这女人还明目张胆地伸出一只腿出来,凯查尔手里不自觉地握紧。

    女人就是麻烦,到处会掺和事。

    可是南宫若熏没理他,完全被吸引走了,和女人打情骂俏起来。

    这要是凯查尔知道那女的是苏月一,保准气疯。

    不过他两个也没太过分,至少南宫若熏没有给凯查尔吃狗粮的机会就关了视频会议,继续玩乐去了。

    “你什么时候给我拿下啊。”苏月一却不让他占便宜,一脚抵着他前扑,问。

    “半年内。”他给了个准信,拿下奇蒂家族给她还债只需要半年。

    好像都是钱惹的祸,半年可以帮她还完银行的债,可是两个月后她就要嫁给他了。

    啧啧,这个算盘打得也太心急了吧。

    “太久了,两个月。我要你把奇蒂家族送给我当聘礼。”苏月一俯下身用手戳了戳他的胸口,没有开玩笑,确实是在认真的和他说。

    “呵呵,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给你当聘礼,第二天就跑了是吗?”南宫若熏抓住她不安分的手,若有若无地摸着。

    啧,怎么说话的。第二天就跑路也太不像话,至少要先悔婚后再跑路吧。要不然外面的人还以为她躲他呢。

    不过这话,苏月一没说。她也不敢现在就说。

    南宫若熏倒是没有逼她,他心里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也有自己的打算。绝不会自己吃亏就是了。

    “我带你玩。”南宫若熏也不想呆在这里,索性站起身,把她从桌子上抱下来说。

    “去哪?”

    “打球!”

    “?”疑惑现场。

    事实证明,他就是闲得发慌。而且缺心眼。

    他带着她来高尔夫球场玩,而给她的任务就是当球童捡球。

    本来不捡球也可以,要捡球也有球童,为什么要她去帮他捡球?

    “你存心找茬是么?”苏月一是真的生气了,她能来这里跟他玩,已经是够给他面子了。他竟然让她去捡球,真是笑话,“你要真喜欢那个球,就带回去当祖宗供着,别来烦我。”

    但是南宫若熏非是不听啊!苏月一扭头就走,他也跟了上去。

    但是他只是走了一段路,换了一个球杆就停下来说:“外面跟着来的记者可是等得不耐烦了,你要真不捡,就接待一下他们,我随后就去接受他们的八卦采访。”

    致命打击,砰一声。苏月一咬牙。他们刚才出来确实被记者发现了,然后被他们一路跟到了这里,但是没有敢进来。

    要是南宫若熏真接受他们的什么联姻八卦采访,她非疯了不可。

    所以苏月一还是很窝囊地停住,脚步,转过身对着他笑了一下,然后答应:“我去。”

    他捡完球回来后在不远处就拿球朝南宫若熏狠狠扔过去。但是那货直接轻松接住了。

    苏月一翻了一个白眼。他专心去打球,她就去一旁坐着翻手机。

    正好有一个消息弹出来。是时轩影的。

    “全员到齐。”

    苏月一回了一个好。

    她没想到时轩影和其他人办事效率还挺快的。她昨天晚上通知在外面的所有人全部回梅岛帮她做事,今天就全部到齐了,不错。

    随后她翻翻新闻,新闻到处都是有关苏家和南宫家联姻的事。她看这些文章都快看吐了,反正也没对她产生什么影响。

    就是有一些奇葩言论会让她觉得特别好笑,特别是那个奉子成婚,简直要把她的牙都给笑掉。但是这一次她竟然看到提到了路家。

    说什么是路家撮合这两家联姻的。苏月一想起来之前她父亲和南宫若熏在谈联姻的事。

    此时她就觉得不行,那天她还没想好要怎么和南宫若熏关于这事谈谈,现在有时间,她还是得和南宫若熏说一说路叶寒插手他们联姻的事。

    她也就装模作样地拿起球杆走到南宫若熏身边,在他耳边和唐僧叨叨一样念叨着:“比起路叶寒插手,倒不如应付你。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连同他的伪善彻底消失比较好。我奉劝你一句,他连亲生女儿都可以无所谓,更何况吃掉看起来经验不多的你,在他眼里只有自己和利益,你确定要和他打交道?”

    南宫若熏则停了下来,望着草坪不知在想什么,没过一会就说:“我们只有互相利用的关系,任何损失都要以等值或者更有价值的利益来弥补,这一点也是我的原则。”那意思就是说他完全可以不掉进路叶寒的陷阱里。

    反正在苏月一听来真是笑死人了:“我被他当做商品没错,但你以为你能以很大的风险来赌赢这场局并且得到惊人利益吗?这样他岂不是白活了?”

    “难道在你看来我眼里只有利益吗?如果你想用路叶寒会让我吃亏这件事来劝我放弃,很抱歉,我做不到。因为在某种实际上也许有一天会夺回来,且附属不错的礼物也说不定。”他微微勾唇,似乎势在必得。

    “他妄图控制我的人生,你以为我会让他得逞?”苏月一只觉得这个人未免太过自信,他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路叶寒的厉害。

    “不会,有我在,怎么会呢。”南宫若熏却很豪爽地一把搂住苏月一的腰,亲了一口她的脸。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苏月一嫌弃地抹了一下脸无情吐槽。

    但是南宫若熏一下又放开了她。他开始要打球了,目光锁定在目的地处,如此坚决。,这就莫名给人一种信任感,相信他一定可以达到:“怎么说呢?不想要路家的权势是不可能的,因为看中了一件展品,想要他完全属于我,却碍着产品背后耀眼的光芒而一并想夺取,让产品能在自己手中被欣赏到的这种利益实在是太诱人了。”

    话说完,他的球也打了出去。

    她完全看到了,从他挥杆把球打出去的时候,就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形成了一只手把球往洞里瞄准了打,一股强劲的风弄乱了她的发。

    但是这样一说来,南宫若熏的意思就是他知道苏月一是路叶寒的女儿,就有野心想要得到路家吗?

    这个人想得到苏月一,也想得到路家。竟然什么都想得到,那就去争夺,他是个很有野心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