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不被查就是肆无忌惮
    他们走在幽长的暗道,言苏予感觉到了之前古代人进入密道是怎样的感觉,真的十分压抑,阴森。

    就算里面装了灯,他也感觉这里的环境非常可怕,还有拉着他的女人更是可怕。

    尽头是一扇古欧式的大门,他也发现了这个包厢就是古欧式建筑风格,和其他包厢格格不入,有点莫名其妙,难不成这里面暗藏什么玄机吗?

    苏月一推开门,气氛都一瞬间紧张起来,言苏予就感觉好像要进去冒险一样。

    等他进去后,扫一眼全场,整个人都不好了。

    卧槽,这个女人深藏不露啊!看着平时挺老实的,嗯……也不太老实,没想到背后的能耐这么大。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地下工厂。而且还是在御星的地下。

    “你这黑chang竟然躲过了路家的监控?”言苏予站在了旋转楼梯上往下一看。底下是巨大的停车场,一辆辆的全都是世界名车。还有上面有不停运作的机器。就是一个巨大的生产流水线。

    “所以我将它建造在御星的底下啊。路家从来不查我的产业,这是我和路叶寒的约定。”

    “那你岂不是可以造反了?”言苏予也就顺口一提。

    “是啊,这里全都是改装车。”苏月一很诚实。

    言苏予:“……”好像改装车是路家命令禁止来着的,和枪一样。

    “你真是疯了。你可别告诉我这些都是你出钱买的,你哪里来的资金?”

    “你管我哪里来的?”苏月一慢慢走向旋转楼梯,但就像一个高傲的公主在欣赏自己的财产一下,炫耀着她的杰作,“经过改装的车,卖出的价钱可以翻三倍,为何不做这种买卖呢?”

    “啧啧,你个可怕的女人。言家的车也被你改装了。”言苏予眼尖的看见一排豪车里面有言家生产的车。

    “你不知道我为了把这些车运到御星地下花了多大的功夫。”

    “你就是作死,闲着没事干啊!能怎么办?”言苏予早已经看透她了。

    “这话可不是这样说的。要是没有这里,angle被运回来后怎么进行改修呢。”苏月一走到了一个高科技控制的门前,在门上确认了指纹,门就打开了,露出里面的光景。

    言苏予的表情开始变得很淡很淡。

    那辆蓝色的angle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车,这车有他和父母在一起的记忆,也有最后的最痛苦的记忆。

    言苏予眨了眨眼睛观察了这辆车,和之前有很大的区别。毕竟是从破碎中改装过来的。

    “我以为你还有好久才能还给我呢。”

    “确实之前是被南宫若熏给扣下了,最近他才还给我。我现在把它放在这里进行检修,我怕它会被动什么手脚,威胁你的生命安全。”苏月一说得很自然。

    她走进去,绕车一周看了看改装的成果。

    和新车一样,洗涤了过去的罪恶,它重新焕发着希望的神色。这个车就寄予了言苏予深厚的感情。

    “但是……我看到它又会想起当初是我建造的它。是我的自大,不想给他定期检修才让别人钻了空子,害我父母丧命。我……这些年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不是因为我,才害死了他们呢。”这时候言苏予却有些纠结了。

    他苦笑着看着angle很久,它将痛苦的回忆说了出来。

    他很平静,很平静地回忆着以前的过往,但只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在纠结在挣扎在痛苦。

    他其实希望angle能回到他身边的,所以他很想见到它,但是一见到它之后,那复杂感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这不怪你,你父母也不会怪你的。”苏月一安慰着言苏予,拍拍他的肩。

    “丫头。”言苏予真的深有感触,他一把抱住了苏月一,埋在她脖子里不想说话。

    苏月一让他抱着,等他心情平复了就好。这家伙平常看着没心没肺的,其实心里感情很细腻,也是个怕受伤害的人啊。

    “丫头你真好。”言苏予低低地呢喃着,小小亲了一口苏月一的脖子。

    苏月一:“……”她可以申请把这货拿走吗?

    “抱歉啊,情不自禁。”言苏予对他这个举动这样解释道。

    苏月一:“……”

    “没事,姐看过的片子比你看过的动画片还多,这不算什么。”她突然想逗一逗这个家伙,她还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很纯情呢。

    反正说苏月一自己是不纯情了。她自小就开始混迹在外面,她可以发毒誓,要是那个画面摆在她面前,她都可以脸不红心不跳的跟没事人一样。

    言苏予倒是反抗起来,他哼了一声,推开她:“以为我没看过。justsoso。”

    其实他是看过现场版的,他只是没有说,不敢让苏月一知道而已。就让那往事随风。

    “哦,看过,嗯。”苏月一点了点头秒懂,“你不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了嘛!”

    言苏予一听这话,立刻炸了:“我和你说多少遍了,那不是我。”

    “哦。”苏月一也只是随意答应了。她知道不是他,但是这个梗反正是过不去了。

    不过言苏予气归气,他还想到了一件事情,突然一脸严肃地说:“那个斐斐倒是和那个怀孕的女人有点关系。”

    “怀孕的女人?”可是苏月一的重点不在斐斐,而是在怀孕的女人。

    “对。应该是闺蜜那类型的。”

    “我知道啊。斐斐出事前一晚我还见过她俩。”苏月一漫不经心地说。

    “那女人是孟闻舟身边的人,没准斐斐出事是鬼街的阴谋呢。”言苏予耸肩。

    “那不是你女人吗?都死心塌地把孩子赖你身上了。”苏月一故意撞他的肩,调侃道。

    言苏予切了一声:“那个女人看我好欺负,想赖我头上。”

    “逛街不香吗?非天天去鬼街装逼。”苏月一无情吐槽。

    “老妹你……我是在关心你,你却调侃我?要是等鬼街找你麻烦,可别求我帮你。”言苏予看起来是生气了。

    苏月一笑了笑不作声。她又何尝不知道鬼街已经盯上她了,并且很有可能最近就会有行动。

    “过几天演唱会就开始了。我怕鬼街对演唱会下手。”苏月一还是把她的担忧给讲了出来。

    “你不用怕,必须下手的。到时候派几支军队把他们一窝端了。”言苏予开玩笑打趣道。

    苏月一白他一眼:“我认真的。”

    “哦,好吧。那我俩商量商量?”

    “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