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围一桌只有诡异的和谐
    是么,习惯了没有,当然也不需要是么。

    纪北安将她转向她面前,看着她,也要她看着他的眼睛。

    “那你能施舍给我吗?一年前你还欠我一次施舍。这一次我不要钱,要你。”他是何等的卑微。

    “有些事强求不来,人也一样。”

    “贪嗔痴,爱恨怨,逆天道,求不得,放不下,痛苦即堕地狱。这一生,我别无所求了。”

    纪北安自小生活在孤岛,那里有一座坟墓,坟墓上写着许多有关于这个世界上的大道大理。

    他一一都是记着的,所以他也相信。求不得就是求不得,但放不下也是放不下。

    痛苦可以将一个活生生的人打入地狱,别无所求的人生只有等到一切都经历了,才可以真正别无所求。

    “今晚,就今天一晚。当我的新娘可以吗?唯有今晚,和我同台,你是我一个人的。”

    话音渐弱,没有回应。这似乎只是没有结果的乞求而已。

    房间里的沉默越来越深,时间一分一秒而逝。

    她其实没有其他顾虑,只是要答应他还需要一点心理建设。

    然后她不善于找台阶很自然而然地引出了下面一段还算和谐的对话。

    “你先放开。”她轻微叹气。

    “不放。”他倔强摇头。

    “耍无赖呢?”她挑眉疑问。

    “没有。”他面无表情否认。

    “放开,放开就答应你。”然后无可奈何。

    “说话算话。”这会有点小开心。

    “嗯。”找到台阶下就勉为其难答应了吧。

    “好。”他放开了她,乖巧地像个等待糖果的孩子。

    外面已经势如排山倒海,地动山摇,全场座无虚席,一片红海,尖叫不停。实在是可怕至极。

    半圆的观众席除了一楼还有二楼机器摆放的天台。

    额,工作人员们在那坚守岗位,随时为准备开场做好机器配合支援没错,但是他们工作休息的地方为什么围着一桌人。

    起初只有言少爷过来,他们是同意的。毕竟言少爷和他们大老板关系好,刚刚大老板也同意言少爷可以在二楼观看。

    可是为什么接二连三的又来了好几位大佬就在这里不走了?其中还有几个他们不认识的,而且他们围成一桌起来还聊起天来,简直绝了。

    开始来了南宫若熏,言苏予是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这货现在还真的是苏月一名义上的未婚夫。他只能暗戳戳在心里骂他罢了。

    然后墨辰悠也来了,言苏予就有点怂没有说话。因为好像南宫若熏已经和墨辰悠互相看不顺眼很久了。已经火花四溅。

    但是孟闻舟来是怎么回事?这货还笑嘻嘻地拿来了几瓶上好的醉兰分享。

    然后就是洛行州,他来其实让言苏予没有想到。

    洛行州是谁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呢,哪里受得了一楼那些娘们的尖叫吵闹,简直不入格。

    “surprise!”突然一个小女孩跑过来了,吓得言苏予赶紧扭头装作没看见。

    然而小六六早就看见了言苏予,她兴奋地朝他跑去大叫:“哥哥,哥哥。姐姐让我跟着你玩。”

    “你谁家小孩啊,走开走开。”然而言苏予一脸嫌弃就推她走。

    可是小六六才不要,她直接跳上言苏予的背上,让他带她去玩,死皮赖脸。要是言苏予不带她玩,她就哭的那种。

    最后言苏予实在是被她磨不住了,只能带她去外面转一转,趁机把她给甩掉。

    在他看来这个小姑娘是绝对不会走丢的,这货看着就行动自理能力一流,又绝顶聪明。所以他完全不担心这个女孩的安全。然后这里就只剩下其他人。

    可就是言苏予走了,另一个人才姗姗来迟。毕竟也只有言苏予走了,这里的人才能好好围一桌谈谈。

    席非和出现的时候,洛行州倨傲地看了他一眼。席非和没想到他会在这种场合见到洛行州,有点随意了啊。

    反正孟闻舟倒是没心没肺极了,还给席非和倒上了一杯酒。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神仙见面组合,这到底是怎么凑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但一定有阴谋。

    长子席非和为人精明干练,主掌席家商业命脉。次子席非默为人八面玲珑,主掌席家政事命脉。这两个人可谓席家支柱。在华夏国也是一个传说了。

    现在席非和竟然亲自出面来这里,不了得。

    “太子殿下这些年可是受委屈了。”席非和温和地笑着问洛行州。

    已经非常之震撼了。过来直接放了一个大招。但是在场的人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看来大家也都知道,果然只有言苏予是多余的。

    洛行州淡淡侧目而视席非和说:“这些年我很好,不该你问的问就问了,但请向老太太慎言。”

    “嗯,好。”席非和依旧是笑笑,答应得爽快。

    洛行州知道是老太太派席非和来找他回去的,也不知道怎么了,怎么就泄露他在这里的消息,让席非和这么快找了过来。

    反正背后有鬼就是了。

    “最近是不是操劳多了些,你瘦了。”突然墨辰悠靠椅背,很随意地问席非和。

    席非和有些受宠若惊,他和墨辰悠有好几个月没见了,一见面就这么聊可还行。

    “应该还好,商界没什么大事。倒是政界事麻烦。”席非和这话显然是对洛行州示意的。

    南宫若熏反正听着觉得好笑便说:“席家摄政也不是一两年的事了,怎么,还有你们染指不得的事。”

    “有摄政这回事吗?南宫少爷可别在正统太子面前这样污蔑我们。”席非和的语气有些冷了,眼神也很犀利地看向南宫若熏。

    “有这回事哦。我们鬼街老大前几天还提到你们席家现在翅膀硬了,了不得了呢。”孟闻舟撑着脸,一脸无辜地接着南宫若熏的话怼席家。

    席非和不难看出这些人是要联合欺负他们席家,欺负他了。但是他敢单刀赴会,就不会怕。只是他不知道墨辰悠是哪边的。

    但墨辰悠也就开了个头,就在一边悠闲地坐得好好的,并不打算接话。

    他偶尔看向舞台,想来也没有多久,演唱会就要开始了。

    “是么。应该是席家拒绝了于明海的求助,他就在背后说起我们的坏话来了。”席非和冷不防接话。

    “哦?怎么说?于明海求你们席家什么事了。”孟闻舟显然对这事感兴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