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演唱会突变,二爷的决绝
    高音绝了,全场真的炸到飞起。这是所有歌里月满音最高的那一个。

    而且这还是演唱会现场级别,要是月满的声音不好听,这高音飙起来真的伤耳朵。

    但好在是好听啊,高音格外舒适。而且纪北安也有高音,更是锦上添花。

    二楼已经被吓跑了好几个人。咳咳,具体是这样的。

    大家一起明客气暗嘲讽久了,就有点乏味。洛行州是最先走的,他也没兴趣在这听唱歌。

    后面墨辰悠是因为有事才走的,他没和南宫若熏说一句话,面对他和苏月一要订婚的事,他也只字未提。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南宫若熏就显然得意极了。小样,还和他斗,到时候他和苏月一订婚,他一定第一个请墨辰悠,把他安排到最好的位子看着他们订婚。

    当然南宫若熏已经四岁了,个人还是有点喜欢飘飘然的。

    后来他实在听不下去纪北安和苏月一互动,他也走了。他不懂艺术还不行吗。

    言苏予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反正还没回来。估计被小六六磨得够呛。

    这里就剩下孟闻舟和席非和。

    孟闻舟在听苏月一唱歌,他一直都很喜欢。听到要唱《肆野》这首歌,他就来了兴趣去围栏边,边看边听。

    “你喜欢她?难得啊,有你付出感情的时候。”席非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看着孟闻舟对这演唱会这么上心,这么认真地听,也不怕这音量大得伤耳,他便过来了。他看得出来,这二爷是喜欢舞台上那个丫头。

    他也知道鬼街二爷从小就在血路上走,表面有再多感情都没用,那都是装的,实则绝情冷血当属一流。

    所以这就有趣了不是吗。竟然喜欢上这样一个女人,得不到的女人。

    “我是个粗人,再好的花在我看来都和路边的泥没什么两样。但是那一天我看到她蹲在路边半个小时只为了拍好一朵花的时候,我好像能理解为什么我只配给她当路边的泥了。你看她多美啊,这个舞台就是为她而生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场面。呵呵,我是真开心。”孟闻舟撑着栏杆,看着舞台上的她,贪婪地听着她天籁的歌声,抓住放在心上。

    “如果你想要,就争取过来。万一你可以得到呢。”

    “呵,我不想要。”然而孟闻舟却出人意料地说完,潇洒地转身就走。单手插裤袋,大肆甩着另一只手臂走得毫不留念。

    他通往这一条幽暗的长廊,黑暗吞噬了他面部的表情,偶尔抓抓头发,看似轻松又用力。

    偶尔他又自嘲地笑了笑,他刚才说什么呢。不想要?这是真的吗?

    其实要怎样,他也还没想好。只是现在如果他敢回头再看一眼的话,就把自己头拧掉。

    他看着自己走的路,突然感觉好空虚啊。

    走过去了就再也不能奢望天堂。真是验证那句话,他生来不是混混,却用一生去当混混。混混是妄想不到那抹阳光的。

    所以接下来……祝你好运。

    “啊……救命啊。”

    “纪北安,啊,天哪。救人啊。”

    一瞬间可以发生很多事,在席非和看来,这个瞬间太震撼。

    舞台一秒塌陷,上面的吊灯突然砸了下来,台上顿时硝烟四起。然后这么大的场地,发出来爆喊声,混乱得都往舞台上挤,安保人员挡都挡不住,场面极度失控。

    他们的纪北安小哥哥还在台上啊,就是再出什么危险,也要去救他。

    苏月一都是完全懵逼的,舞台下塌的那一刻,她怒骂了一句再保护自己。

    而纪北安虽然也不知道会发生这事,但是他反应很快,下榻那一刻,几乎同时他就朝苏月一那边跑。

    也还好他们距离很近,他冲过去将她死死抱住怀里抵挡一切外来危险。

    他的身手很好,躲过了所有危险,就连灯掉落,他也就和能预知危险一样弯着身体带苏月一移向了后台。

    现在现场很吵很吵,纪北安就是和苏月一说话都说不了,根本听不见。他只能带着她跑啊。

    此时后台早已经乱成一团,不是舞台出现事故而乱,舞台事故没有牵连到他们,但是他们之中有人被袭击了。

    大家都害怕,所以才混乱起来。加上舞台塌陷,更是人心惶惶,不少人先走为好。领导也都及时下发指令让所有明星艺人有序撤离。

    纪北安带着苏月一好不容易脱离了舞台,苏月一却把他推开,让他赶紧回去。

    纪北安当然不会走,要么和苏月一一起走,要么就陪着她。至少他在,就绝不会让她出危险。

    “你忘了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吗?”苏月一却恶狠狠地推开他。

    她知道这绝对是鬼街的人捣的鬼。她快气死了,明明防御工作做得那么好,怎么还是出事了。到底哪里出错了。

    鬼街下手,要么纯粹针对她。要么针对纪北安。所以不管怎样,她不能离开,而纪北安必须离开。不能让他出手。谁知道鬼街又有什么阴谋。上一次斐斐的事已经发生了,这一次绝不可以。

    “听我的话,回去。我有人保护,绝对没事。”

    “我不管,我可以保护你。这事不能开玩笑。走……”可是纪北安还是一意孤行拖着苏月一走。就是要带她一起回去。

    “秦木,带他回去。”好在秦木及时赶来,苏月一第一个就是这样命令他。

    秦木犹豫了一下,对上纪北安阴沉死气的眼神,他挑了下眉。

    果然是被大小姐看中的家伙,这个眼神就是恶魔的眼神。绝对厉害角色。

    可秦木也不是好惹的,他从路家出来,是身手最好的,怎么可能害怕。

    “你要是不走,今后我再也不会管你。我说到做到。”苏月一放狠话了。

    秦木看了一眼纪北安,微眯眼:“我们保护大小姐,你还是别添乱得好。”

    纪北安怔了怔,握紧手看苏月一那么坚定的眼神,想到之前答应她的,还有他自己的觉悟。

    确实,在这里只会给她添麻烦。他不能出手,一旦出手了,以后就收不回来,倒霉的还是苏月一。

    所以纪北安还是走了。秦木带他走得很快,刻不容缓。他还得回来继续守护大小姐。

    希望等会不会出什么事,希望其他人给力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