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终有离散欢别
    “好啊,那你不娶我。我就嫁给别人。”苏月一反正不怕他,能和他犟。

    墨辰悠的手不自觉地加重了一下,但是苏月一感觉不到。然后他又若无其事地缝合伤口,没有说话,

    苏月一害怕他生气,就伸出另一只手碰了碰他的衣服。

    “别闹,想要留疤吗?”致命打击。

    “不想。”果然放弃乖乖的。

    这一枪正好打在锁骨下面的肩窝处。要是留了疤,以后穿吊带就要遮遮掩掩,那多烦啊!她还是希望自己的身体完美无缺的。

    苏月一接下来没有再说话,她试着闭眼睛去睡觉。

    可是墨辰悠在她身上动刀子,现在正在缝合。她就是莫名感觉她自己在任他宰割。

    要知道墨辰悠表面温温柔柔,但其实内心住着一个小恶魔,腹黑得很。

    而等到完全缝合完毕了,苏月一才松了一口气。

    她现在半边身子都不能动。只能乖乖地躺着,让墨辰悠把她给送到房间里去。

    “你等会过来陪我睡。”苏月一难得撒娇。

    “好。”墨辰悠答应了,随后他就去处理余下的事情。

    等苏月一感觉自己麻醉效果过了,她隐约感觉到了伤处的疼痛,一阵一阵的。

    房间门打开时,墨辰悠已经洗好澡躺了进来。

    “有点疼。”苏月一小小地朝他抱怨。

    墨辰悠将她轻轻带过去,手臂搭上她的腰,安慰她说:“开始会有点疼,睡一觉就好了。”

    “你有缝得很漂亮吗?”

    “有,差点没给你缝个蝴蝶结。”

    “贫嘴,那丑死了。”

    “怎么丑了,你最好看。”墨辰悠摸了摸她的侧脸。

    “你是在夸我吗?”苏月一明显不信。

    “小笨蛋,听不出来吗?”

    “我觉得你在逗我。”

    “我什么时候逗过你?嗯?说清楚,什么时候。”墨辰悠就纳闷了,这丫头尽说胡话。

    “没有没有,你最好了。”苏月一赶紧买萌,贴近他,窝他怀里去。

    这样软萌的才好不是么。非要和他刚,结果不会成立的。

    所以她弱下来,墨辰悠就怜惜她。将她搂怀里,细细亲了亲她的额头。

    “我还没卸妆洗澡唉。”苏月一才想起来自己什么都没收拾就躺他床上去了。会不会遭到嫌弃?

    “嗯,你刚动好手术,等明早我给你洗。”

    他洗?有点子迷!她的一只手不能动,是不是真的就要被看光光了。

    “那好吧,那你……唔。”苏月一本来就勉强要答应的。没想到墨辰悠直接翻身过来,将她圈压在下,亲她。

    这是什么神仙浪漫的事,苏月一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感觉软软的,像吃了一个果冻。

    就是这么神仙浪漫,某人亲完后还轻轻吹了吹伤口,低声说:“我带你走,我们去华夏结婚,过我们的日子好吗。”

    苏月一听到后很震惊,他这算是回应她刚才的问题吗?原来他是这样想的吗?

    可是,她还有太多的事没有做,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就这样去往华夏过他们的生活。在这里有太多的牵绊,有太多的束缚。

    “我……”苏月一面对这个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欲言又止,想说什么又怕他生气。

    “先睡吧。”墨辰悠也看得出来她的心思,她的为难。

    那确实是他的真实想法,他也只不过是想说出来而已。至于结果不重要了。

    气氛就这样一直尴尬,他们都知道彼此都没有睡,还有一定的疙瘩没有解决。但是真的解决不了。

    时光是慢慢催人老的,而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

    一晃半月,苏月一在墨辰悠家不问世事,住了半个月。至于怎么避开其他人,苏月一放出消息说她在苏家静养,不见任何人。

    这些天,她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墨辰悠果然是专业的,最后皮肤上没有疤痕。

    近秋的时节,小区里的树开始发黄。树下人来人往,忙忙碌碌,这样才有生活的气息。

    鸽子扑簌簌飞过来,苏月一一早拿好鸽食喂它。

    这鸽子也不知道是哪家养的,经常飞过来觅食。

    自从苏月一发现了它,便每天都会喂它,鸽子似乎是习惯了过来讨食。

    “这是对面楼的鸽子,经常过来要吃的。不过今后这里可能没人会喂它了。”墨辰悠慢慢走过来,看她安静喂鸽子。

    “为什么,你不喂吗?”苏月一倒是好奇他为什么会这样说。

    “我要回家里去了,回炽兰帝都。”

    苏月一十分震惊得回头看他,他说什么?她是没有听清楚,还是没有听明白。他说他要回家,还是回炽兰帝都。

    他之前是没有刻意打听过他的家庭的,但是他竟然是炽兰帝都的人,难怪啊,这么厉害。

    “那你来这里是干嘛的。”苏月一有点气,她开始问。

    “实习。”

    “实习什么?”

    “学业。现在我已经修好了所有学业。父亲让我回去接手家里的事业。我是长子,这事逃不掉。”

    苏月一:“……”她怎么越听越糊涂,并且越听越觉得不妙呢。

    “你……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华夏吗?”苏月一睁大眼睛看着他,认真地看着他,问他。

    “可你没有答应我。”墨辰悠苦笑。

    “这算什么,我没有说话,不代表我拒绝了,而是时间不对,完了……”苏月一有些手足无措,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道在说什么。很快她又冷静了下来说,“我知道我经常疏忽你,但是你知道的,我喜欢你。可能现在我还无法给你承诺什么,但请你相信我好吗?我们以后一定会在一起的。所以你不要走,你一走我就没有安全感,我害怕。”

    苏月一一番急切深情表白,墨辰悠无奈笑了笑:“傻瓜,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暂时回去做我该做的事,等有机会我会回来和你一起。你就别担心了,这段时间好好照顾自己,我相信你能处理好自己的事。”

    他将她拥在了怀里安抚她的情绪,他知道他突然这样说,她肯定接受不了。

    但是没有办法。他有他的使命,他们彼此都需要去完成自己应该做的事,之后才能谈论私人感情。

    确实,苏月一的心整个都跌落谷底。她来不及去接受,这事就已经石锤了。这多么可悲。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苏月一狠狠锤他的胸口。

    “我怕你心情不好,你还在养伤呢。宝贝,我心疼。”

    “你才不心疼呢,你就是坏,坏透了。你离开好了,不要再回来见我。”苏月一生气了,推开他就跑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