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八十章 和路家人说出生在路家很幸福
    “哇哦,秦教官,秦教官。”

    “哦,玉教官,玉教官。”

    那边很吵,没错,吵得让人想不注意都难。

    苏月一站在那站得好好的。突然来这么一阵激动的声音,她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回头看去。

    她看到远处有两个队列正对着,也不知道搞什么玩意儿就在喊。

    而在两班中心,秦声对着一个女教官站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很快秦声和那个女教官就各自站到一边,派出了队里的军人互相对练。

    这应该就是军校里的必备课程吧。有一身本事也要有地方去发挥。

    所以对练就成为了基本训练的一种方式。不过看小哥哥对练都不如看教官厮杀倒是真的,那样才更刺激。

    只见他们队列中出来的小哥哥都挺厉害的,很多实力不分上下。那边的加油助喊声也越来越激烈,

    其实说起来两个班经常这样对练,主要还是因为这两个教官算是军校的风云人物。

    而且他们两个还存在一种莫名的cp感,让不少人想吃一顿他们的八卦。不过两位教官都表示只是朋友而已。

    “秦教官来一个,秦教官来一个。”

    “玉教官,玉教官。”

    这会两个班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想要两位教官开始对练了。

    这才是神仙打架,而且他们也能学一学。

    好吧,这两位教官显然也有对练的意思。今天算他们有眼福,可以观看这么一场好戏。

    但是两个班很快就围成了一个圈,两位教官在里面神仙打架,其他的人都看不到了。

    苏月一竟然掂起脚尖想要一睹为快。可是她眼睛有问题,看不太清。

    于是她回头看一下朱毅还在跑,她就走两步,走着走着就直接跑了过去。

    谁不去看谁傻子,反正看完了,她再偷偷溜回来,秦声也不知道。

    要是被朱毅发现了,她也能忽悠一下。

    苏月一特意挑选了一个高处,她终于看到圆圈里面两个互相交错的身影。

    他们打得很激烈,而且那个女教官看起来特别英姿飒爽。抬腿,侧翻,空踢那些技巧格外帅气,打得秦声那是一刻都不能放松。

    而秦声也不是盖的,出拳出腿的速度特别快。两个人这样一打起来,简直就是一场饕餮盛宴,有享用不尽的视觉盛宴。

    “喂,你觉得谁会赢?”这时候一道声音从她身边传来。

    苏月一下意识就说:“我赌那个女教官赢。”她心里一点都不希望秦声赢,毕竟她对他有意见。

    “我赌秦教官,玉教官虽然厉害,但是每次都没有赢。秦教官还给她放水了呢。”朱毅一脸骄傲地说。就好像秦声赢了,也是他赢了一样。

    其实苏月一这才反应过来,她身边站着的是朱毅,她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朱毅就知道苏月一困惑什么,他无所谓地摆摆手说:“反正秦教官不知道,就当我在跑呗!”

    哟,这个家伙还学坏了呢。不过苏月一也没有针对他。两个人就开始欣赏起好戏来。

    时间一分一秒流失,那边打得难分难解。

    这一次好像有一点意外,玉教官又进步了,秦教官竟然没有在很短的时间内打败她,反而拖延了起来。

    而这边苏月一也见识到了秦声的身手,之前她以为秦木是最厉害的,听秦木说他哥哥很厉害,她也就以为他哥哥其实也和秦木差不多。

    但是现在看来,秦声和秦木的身手的等级相差不是一点点啊!

    如果当初路叶寒把秦深交给她,那将会是一个不错的得力助手。

    可是秦声就是这么一个骄傲的人,怎么甘愿在苏月一手下做事呢?

    这会苏月一就慢慢开始打起了坏主意,其实要是把秦教官收入麾下也不错嘛。

    后来没有过多久,那边还是分出了胜负,秦教官赢。

    “这女教官和男教官打,有点不公平吧。”苏月一发出了一个很好的疑问。

    而朱毅在一边就是个很好的解释专家:“不不不,玉教官和秦教官都是军长特命的军校教官,玉教官虽然是女儿身,但是她却和男儿一样强悍。没有一个女教官或者是女军人能敌得过她,所以她的实力就会被放在男儿当中比论。不过论实力,她还是没有秦教官厉害就是了。”

    “这样啊,那个玉教官看着挺酷,她叫什么?”

    “玉女,据说是军长带回来的孤儿,并且安排扶养。现在她长大了,就来这里为军长训练新生了。”朱毅还特意偷偷凑近苏月一在她耳边说。

    朱毅也是前几个月来的军校,他父亲要他在这里训练半年。他差不多也知道了这里的许多八卦,至于玉教官的事,也是听别人说的。

    而苏月一总是听朱毅说军长军长,觉得有一些别扭。这个家伙嘴里说的军长可是她的父亲。她一时兴起就想听听别人怎么说她父亲。

    “你见过那个什么军长吗?”

    “没见过,我们都没见过。估计只有教官能见了。”

    “他很厉害吗?”苏月一有点明知故问了,但她就是想问。

    “厉害啊,”朱毅的反应则很大,他两只眼睛都快冒出光来了。小手忍不住激动的紧握挥起来说,“军长那可是我最崇拜的人物。据说他手揽四方,脚踢八方,整个梅岛,小梅岛都是他的天下。就连那个什么世界政府都敬他七分。哇,要是我父亲有这么厉害,我该有多幸福啊!我还何必来什么军校,早就当自己的公子哥去了。”

    “幸福?你觉得当那个人的孩子会很幸福吗?”苏月一满脸疑惑,她为什么不觉得自己很幸福?

    “大姐,你要是能继承整个军事之城和这个军校以及军长的所有权利,你还不飞天,”朱毅着实有感而发,并且脑子也是这样幻想的,“军长不是有个儿子吗?我就挺羡慕他,多好啊,以后可以继承这么大的家业。从一出生开始就站在我们达不到的终点。”

    “我去,您可真单纯。”苏月一摇摇头,对他说的话表示听不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有错吗?”

    “没错,您没错。幻想可以有,也确实很多人都和你想的一样,觉得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是很幸福的事。我能说什么?”苏月一非常无奈摊手,有话说不出,也不想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