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八十四章 画风好像经常突然正经
    但是玉女好像没有get到她这个点,准确来说玉女对外面的情况是不感兴趣的。

    她也就深深地看着苏月一没有说话。可能她猜错了,只是像而已。

    好吧,后面玉女也没有什么可问的,问多了反倒不符合她的性格。

    到此为止就好。

    苏月一微笑着送她离开,直到她消失,苏月一才失去了笑容。

    人一旦伪装惯了,好像做什么都带着面具。而人一瞅四周无人的时候就会松懈下来。

    当然境界高的人就是没有人在的时候也不会摘下面具,依旧过着虚假的生活。

    不过苏月一想放松一下,她后退靠着树身上,环视了一圈周边,神情冷凝地想了一些事情。

    ……

    夜晚,夜深人静,人已经进入睡眠当中。

    苏月一趴在阳台上思索了半天没有走。

    她一直在目测从她的阳台翻到秦声的阳台的距离。其实两个阳台之间并没有隔很远,反而只要你敢,就可以跨越过去。

    这个设计也是蛮感人的,可能军校觉得隔壁大家都是兄弟,偶尔阳台串个门没事。

    所以终于在某一刻,苏月一出动了。

    她身手矫健地爬上阳台栏杆,瞅了一眼楼底,有些慎得慌,但是她忍住。

    只是几番操作而已,苏月一成功跨越到了秦声的阳台。

    她轻手轻脚地踮脚扒拉住了阳台上挂着的教官服,扯下来后就一把扔到了自己的阳台。当然还有一些私密的东西,她也劫走了。

    要不是怕秦声发现,其实苏月一还想进去把他的其他衣服都拿出来,把他玩傻。

    夜幕总是深沉,人们各怀心事沉沉睡去。偶尔几声秋蝉的鸣叫,其实预示着他们生命的即将凋谢。

    而当天空慢慢沾亮露出鱼肚白,一阵敲门声打破了苏月一的美梦。

    拜托,她难得感觉今天天气挺好,可以舒服地睡一觉,但是怎么就变成这样。

    不过刚刚听到门外的声音是秦声的,她立马惊醒起来。

    应该是来找她算账了吧?她立刻装迷糊走到门前给他开了门。闭着眼睛就骂骂咧咧:“能不能再有点素质?别一大早敲人门好吗。”

    “起来训练。”然而秦声只是冷着声音对她说。

    苏月一有点摸不清头脑:“什么训练。”

    “你的个人专属加练。昨晚因为你没吃饭就放过了你。现在开始加练,给你十分钟,回去整理一下出来。”

    抱歉,稍等一下。苏月一二脸疑惑,难不成饿了一个晚上的人的精力会比才饿了一顿晚饭的人要好吗!

    “能不能让我睡一觉再去。”苏月一开始讨价还价,虽然她知道和军人打马虎眼那是绝无可能的。

    然而秦声就用一种你认为我答不答应的犀利眼神看着她,这是非要把她盯出来一个洞来才行。

    “哎呀哎呀,好吧,”苏月一勉强妥协答应了。

    其实她更在乎的是那套衣服。那套衣服还被她藏在一个地方。

    她以为秦声是来向她要衣服的,毕竟那傻子也能想得到应该就是阳台,谁穿过阳台偷了他的衣服。

    可是现在目前为止秦声都没有任何反应,并且还换上了另一套教官服。这就让苏月一很难理解。难不成他没有怀疑她吗?

    不过她也没必要给自己制造没有权利嘛,关上了门去换衣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等到秦声问起来,她再整他。

    早上的加练课程无疑就是先前他们学的那些格斗技巧基本功。

    好吧,苏月一都会。从这里可以看出她的基本功还是很扎实,实力也不错。

    “很好,有底子就是不错。你现在就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对练。”秦声第一次对苏月一发出了奖励,还是发自内心的。

    但是在秦声看来,女的好像没有人能超得过玉女那般厉害。

    “那教官,我可以挑战你吗?”苏月一大宝贝突然买萌。

    秦声低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苏月一,眼里没有任何光,似乎是无感,理都懒得理你的那种。

    “你先打败玉女再说。”秦声哼笑一声总算也是给了回应。

    “你说的,万一我连你们两个都打败了,那我有什么奖励?能不能减少一两个月在这里,提前放我回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苏月一总有一股大佬的气势在和对方商量,她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卑微。

    “这个不行。军长有令,你必须学满三个月。”秦声拒绝得很快。

    军长军长又是军长,每次都是他压着她,还让她反抗不得。

    这时候苏月一就看了一眼秦声,故作神秘地瞅了一眼秦声说:“难道你就不好奇为什么那个军长这么关心我,还为我下命令吗?”

    秦声也在疑惑这个问题,可以说这个其实是破了先例,军长从来没有为任何一个人下过命令。而对待这个女的,军长可谓是下了很多命令。

    秦声其实想听,他沉默了。但是他就是没有好意思说出口。

    苏月一也知道他这个内敛的性格,所以她想要逗一逗他的心思更大了。

    只见她对秦声勾了勾手指,让他主动低下头来,而苏月一则慢慢地掂起脚,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其实啊……我是路家军长在外面养的小情人。军长可宠我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当路家的女主人呢。”

    她反正也是说谎不打草稿,并且也什么话都敢说。

    秦声那一副都没有表情的冷脸上的表情变化可谓丰富多彩。但如果这是真的,那可就太毁三观了。

    “好了,停止。既然你来了,我就有责任教好你,继续训练。”秦声没有去把这个话题引开,他本身也不是那种八卦的人,既然他有任务,那就执行好了。

    可是这样对苏月一来说也太没有趣了,这丫头还小小失望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我可不是要拿自己的身份压你,在军校人人平等,你以后也不必对我有什么特殊照顾,要是你虐待我了,军长不会说什么的,你放心好了。”

    “激将法没用,继续。”最后秦声还是十分坚定地打破了这个话题,没有再说话,十分认真地陪练。

    苏月一撇了撇嘴没有说话,和这个钢铁到不知道怎么办的直男说话,必须要有过硬的素质。反正到最后还不是被折磨得要死要活。

    天初露白很快就过去,又到了每一天的晨练时刻。军校又开始活动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