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九十章 哦豁,偷柚子被抓包了
    可如果这真的是路成希的话,苏月一决定原地爆炸。

    这个时候被那个小野种看到她在爬树摘柚子,这是什么道理。

    “秦,秦教官。”其实现在朱毅有点不敢动,他站在树下,可能要去接苏月一下来,但是秦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一只手按在朱毅的肩膀上,他就怂得不敢动了。

    额,这其实是一个悲伤并且尴尬中带着点悲伤的故事。

    苏月一也听到了,她就在想下面是什么情况?

    “可以自己下来吗?”就是秦声的声音。

    苏月一想了想说:“你要不给我找个梯子?”

    她还来劲提要求了。然而秦声还答应了说:“好,你继续呆着。”

    然后他真的走了。这是什么鬼操作。

    “喂,74号。你傻呀,秦教官给你找梯子的意思是你现在就别下来了,你还想在上面呆多久。”浩子还好反应快,很机智对楼上苏月一说。

    唉?是这个意思吗?苏月一用她聪明的脑袋想了想,然后果断要下去。

    “呆着别动。”但是秦声突然严厉呵斥道。

    这一下,吓得苏月一差点腿软。天太黑,她看不清秦声是怎样的表情,下面又是怎样的情况,怎,怎么的呢,秦声这是生气了吗?

    “额,我能,我能自己下去。”苏月一放弱了声音,有点怂。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怂,就好像一世英名全毁在这里了。秦声这个人是不是对她下过诅咒,诅咒她见到他就胆怂。

    “没听见吗?耳朵聋了。”又是一顿骂。

    嘤嘤嘤,浩子都在原地发抖,更别说朱毅了,他本来就怵秦教官,现在还是愤怒的秦教官。

    苏月一立刻闭嘴,真丢人。还是在路成希面前。

    不过现在路成希没有说话,现在苏月一眯起眼睛努力想看下面的情况。

    但是马上路成希就说话了:“74号?呵呵,真是有趣的数字。”74=气死。

    苏月一翻了个白眼,要你说!

    “果然数字就不让人省心,”这是先前说有蛇的那个男孩。是和路成希一起来的吗,他又说,“路成希你还看什么,我们先走吧。”

    路,路成希?浩子和朱毅听到都懵逼了一会。

    姓路的呀,还是路家小少爷的名字。呵呵了,这么厉害的吗?偷摘个柚子都能遇到天选之子。

    尤其朱毅有点激动,之前他还说他羡慕路家小少爷来着。

    “不觉得小丑挺好看的吗?”路成希灵魂发问他身边的和他一般大的男孩。

    男孩撅嘴不屑道:“才不好看呢。”

    “好看,这个女人爬树,我还是第一次看,挺新鲜的。”

    “真的吗?没感觉。”

    “叽叽歪歪,路成希你有完没完。”苏月一忍不住了,这货把她当猴子看呢。

    “和你永远没完。”路成希懒懒道。

    绝了,苏月一作势就要跳下来。再在树上,路成希都要笑她好几年。

    “喂,你想摔断腿吗?”路成希这会有点急,显然他看得清楚苏月一在干什么。

    但是苏月一就是不管,直接跳下去。她不是没把握,只是这个需要勇气而已。

    可苏月一跳下去的时候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她准确无误地落到了秦声的怀里。

    浩子和朱毅都齐齐发出了卧槽的字眼。

    苏月一也有点懵逼,怎么就接住她了呢?这个说实话有点尴尬啊。

    “教官……晚上好。”她嘴欠,只说了这句话。

    “下去。”然而我们秦教官一点都不解风情。明明刚才还很着急地接住她,现在就冷言冷语,让她下去。

    苏月一直接吃了个瘪,立马跳下去。不过刚才秦声接着她,还是让她很感动的,只不过现在酒醒了。

    “咳咳,我……”苏月一想解释什么来着。

    但奈何秦声直接转身就走说:“全部过来。”

    真是冷漠!三货都慢悠悠跟过去了。

    路经路成希,苏月一才看清他。他高傲地抬头瞧着她,眼里尽是不可一世。

    “哼,小野种。”苏月一直接对路成希做了一个口型骂他小野种,她没有说出来已经很不错了。

    “她说你什么?”然而路成希身边的就是个小憨憨,直接问路成希。

    他看到这个爬树的姐姐对路成希做了口型来着就很好奇她说了什么。

    “要你管。”然而我们路成希是有点不开心了,也冷言冷语。

    他身边的小憨憨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一脸懵,摊手说:“喂,是不是好兄弟。”

    “谁和你好兄弟,我是你上级。”路成希瞥眼过去没好脸色。

    小憨憨直接震惊了,指着路成希就说:“哇,好哇。你终于说出口了。你就是不把我当朋友。哼,我要和我爸爸说,我爸爸会告诉军长你欺负我的。”

    “你脸呢?别烦我。”路成希抬脚就走,一点都不想理他。

    “喂,路成希,你别走哇。等等我,我跟你来一趟不容易呢。”小憨憨特别活泼,和路成希聊得起来,也说得过他。

    苏月一在前面就回头看了一眼路成希,刚好对上他冷漠看过来的眼神,苏月一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路成希瞪了回去。

    这俩姐弟反正面不和心更不和,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撕破脸。要是真的到了那一刻,恐怕谁都不是善茬。

    秦声把他们领到了小黑屋,额,准确来说是军戒室,一般违抗了校规的都会进这里受罚。

    秦声把他们叫着站成一排,给他们一人两个哑铃,让他们蹲马步,向前平举哑铃。

    这真的有种被大人体罚的感觉,为什么这么幼稚呢。

    “谁提的?”秦声站在他们面前问。

    “报告,我。”

    “我们一起要去的。”浩子英雄救美。

    “摘柚子是吧,我有没有告诉你们军校的东西未经允许不准动?”秦声开始厉声问。

    “报告,有。”三人齐声回答。

    “好,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明天就给我去打扫厕所一个月,看你们还动不动。”

    三人:“……”

    苏月一才是震惊到不可思议,扫厕所?她扫厕所?

    “有意见?”秦声看到苏月一满脸不开心就问。

    “当然有意见,谁愿意扫厕所。”苏月一嘀咕。

    “我看你摘柚子的时候一点意见都没有。”秦声怼回去。

    苏月一:“……”她竟然哑口无言。不就摘了个柚子嘛,有必要这么狠吗?还打扫一个月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