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这种气氛下她回来了
    短短几分钟,军校已经不成样子,说是成为了一片火海也不为过。

    却也是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小梅岛的路家军城迅速派遣了十几架轰炸机和战斗机过来保护军校。

    但是那些被击落的敌方轰炸机也掉落在军校里。所以军校毁掉是无法避免的,也只有拥有防御外壳的中心控制塔完好无损。

    这一夜,路叶寒下达了死命令,对军校进行全面清剿,不留活口。

    军人们只能照做,可能军长已经知道是谁搞的鬼了。

    而等到救援队进去中心控制室的时候,他们却看见秦声跪在地上抱着苏月一一动也不动。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那双在发丝下的眼眸,隐约可见心疼。但是他不敢有太多的感情,他不敢。

    他就只能这样,在紧急处理完苏月一的伤口后,一动不动地抱着她,生怕她有什么事。

    这一夜,胆颤心惊。这恐怕是苏月一唯一一次自己经历过的战争。

    小时候她是被保护的,这一次却换成她保护别人。不过她经历了这一次,可能心理难免会有过不去的坎。

    ……

    军校被空袭肯定是爆炸性的新闻,梅岛第一时间就关注了。

    毕竟轰炸声响彻云霄,整个梅岛都听得见。他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看见军校的上空有十几架轰炸机在盘旋,还有小梅岛出动的战斗机也是非常震撼。

    总之场面十分壮观,被媒体迅速拍下远景在世界疯传。

    他们虽然拍不到军校里面的情况,但是从火光映天的上空可以看到军校多半是毁了。

    火光冲天,近一个晚上都消散不去,那可不就是毁了嘛。

    然后电视媒体等网络连续报道各种各样的相关消息,但大多也都只是猜测,谣言,干着急罢了。

    第二天一大早路家就禁止所有媒体散布不实言论,否则将会被封杀。

    最后路家给出的消息也只是军校被袭,路家严查。

    这梅岛已经接二连三出现了很多事情,一开始的大事件是苏家演唱会被搞砸,这次又是军校被空袭,下一次又不知道是什么。

    看来最近的社会十分动荡,而炽兰帝都那边也是有一些慌乱的。

    竟然有人敢公然挑衅四大生命树之一的路家,看来如今这个天下慢慢要变了,未来只有未知的情况,接下来不知道有什么家族会中招。又会发生什么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反正这路家是一定要查出来的,也免不了一场混乱。大家也都安分守己,尽量不与路家扯上关系。生怕招惹到麻烦。

    路家,阴雨蒙蒙,是糟糕的感觉。

    路叶寒忙于应付军校带来的负面效应,他拒绝了一个个来自炽兰帝都军管高层的视频会议,终于,在最后和黎明渊接通了视频会议。

    两方大佬对阵交谈……绝对案场腥风血雨。

    而路成希这边就显得轻松多了。

    他戴着耳机接听电话,手里在和自己下着一盘没有输赢的五子棋。

    “看来你父亲知道是谁炸的军校了。”

    “皮都崩严点,别惹到我身上。”路成希重重落下一黑子,警告。

    “你放心,鬼街这锅背定了。两次都差点害死路言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呵呵,我其实没想要她的命,是她自己上赶着撞枪口。要是这次她能脱离危险,也算她命大。”路成希完全不像一个小孩子,说最恶毒的话。

    “听说你母亲回来了是么。”

    路成希听到这话,下意识顿了顿手,没有落下棋子。

    是啊,成浅儿回来了。就在今早,你说赶这个时间赶的是不是很巧,非要等到路家出这么大的事才回来。

    她一回来争议就大了,不过父亲也不在意那个女人就是了。

    “回来了,只要她不惹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关键是路言惜在路家,你可注意点,以后别让她们遇见了。”

    “知道。”路成希微微皱眉。

    他讨厌这种感觉,好像成浅儿在路家是见不得人的存在,连带着他也见不得人。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是路家的少爷。就算他母亲再不被承认,也不能影响到他的地位。

    所以路言惜和成浅儿是绝对不能见面的。路言惜绝对会给成浅儿难堪,到时候连他的面子也挂不住。

    “成希,你在吗?”这时候很不巧,他的门被敲响了。是成浅儿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

    路成希立刻挂断电话,打乱棋盘。拿起遥控器打开了门。

    成浅儿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路成希从小不在她身边长大,和她并没有什么感情。

    她也只是每年回来一次看看他,难得他会对她有这么好的态度主动给她开门,应该是长大了,懂事了吧。成浅儿这样想着就进来了。

    成浅儿是一个长相很温婉小巧的女人,看她的外貌是觉得她会很乖。

    但是想想,如果她很乖的话,又怎会给路叶寒生下路成希呢。

    女人啊,一旦想要得到一个男人,什么理智都没了。

    “成希,妈妈给你洗了葡萄。”成浅儿看着她和路叶寒的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而且已经有几分路叶寒的影子,她就很自豪。这是她儿子,她和路叶寒的儿子。

    “放哪吧。”路成希没有抬头,慢慢说着,有些冷淡。

    成浅儿也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手足无措,放下了就不知道该干嘛?

    她是该出去还是该留下来和他说说话?好像都挺尴尬。

    “还站着干什么?出去!”然而后面也不需要她纠结了,路成希直接下了逐客令。

    “我……成希,你不想妈妈吗?妈妈有好多话想和你说。”成浅儿尽量挤出微笑说。

    “抱歉,没有。你呆的这一个月不要给我惹事生非就好。”路成希看起来不太好说话的样子。

    成浅儿心里只感觉难受,成希终究是和她没有感情的。就是路叶寒也一样,甚至是所有人。

    就好像她每年来的这一个月就只是路家不怎么样的客人而已。

    但她也不能怎样,只能低下头默默出去。

    路成希攥紧了手,把棋盘上的棋子一个个弹落到地上。很不爽,心里特别不爽。

    如果他只是一个平庸的人,他根本不会得到父亲大人的赏识。父亲大人也根本不会在乎他。

    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赚来的,所以他如果想要继续在路家呆下去,就不能被任何感情所左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