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零五章 错过的雨,戏剧的夜
    他跳下来后直接朝于明海走过去,站他面前,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刚才人走了,嘀咕什么呢?再说一遍如何。”

    于明海气得脸都红了,这个家伙绝对听到了。但是,男人嘛,谁不对漂亮女人动心。

    包括孟闻舟,肯定也是喜欢那个姓苏的女的,干嘛还要装绅士,多累啊。

    “不如何,我没说什么,你别在这以下犯上,”于明海赶紧转移话题,转身往内屋走,还装作有那份老大的气势背起手问,“找我有什么事。”

    孟闻舟手插裤带鄙夷了一眼于明海的背影,看这个老色鬼是真不爽。亏他还娶了一个贤惠的老婆。真是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

    “我没什么事,就是那丫头让你劫路家的货的事我知道了。怎么,上头答应了可以劫?”孟闻舟跟着他走进去,漫不经心地问。

    “可以啊,怎么不可以。能给路家下马威的事为什么不做。要是出事了,把锅往那个女人身上一推,简单得很。”

    “德行,还出卖人家。你这人真是没品。”孟闻舟不禁吐槽。

    “哦,你要是这样说,那我也得回你一句话,就刚才你说的,你这是在跟混混说怎么做才是有品吗?”于明海倒是记仇的,还学聪明了拿孟闻舟的话怼他自己。

    孟闻舟显然小看了这个家伙,得,是他一时失误。

    “那你怎么打算的,用谁出任务。”

    “随便一些人都可以,被抓到后顶多被路家关几天。”于明海坐到大堂的主位上,端起茶喝。

    但是这话怎么有点让人费解呢?什么叫被抓到后就关几天?敢情目的就是跑过去被抓是么。

    于明海瞅了一眼孟闻舟疑惑的样子,哼笑一声说:“不懂吧,说实话我也不懂。但人家就要求这样做,暴露是她劫的军火,我能说什么。我也阻止不了她做傻事啊。”

    “行吧,没事了。”孟闻舟也不懂,他只是关心一下她有什么动作而已,具体他也不能掺和。

    所以他拍拍手就走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不知不觉,天空飘下了细雨,湿润的空气夹杂了些青草的香味。

    这样一个古色古香的街道,加上年代以及的古屋,在烟雨之下确实美不可言。

    苏月一并没有急着离开,她走出这条古街,抬起头看着蒙蒙细雨,一时失了神。

    不久后她就听到了后面有脚步声传来,她下意识回头去看。

    正好与孟闻舟四目相对。

    一个在古街内,一个在古街口。细雨点缀下,两个人的视线相撞,样子竟然那般纯粹美好。

    这一刻,他们该说什么呢?或许需要擦肩而过,彼此装作不认识吗。

    那也好,孟闻舟率先垂下眼帘,不急不慢地走出古街,一步一步靠近她,慢慢脱离原来的轨道,向旁边走去。

    与她擦肩而过,再没有了刚才相遇时的恰好。只剩刻意的逃避,但这个逃避却逃避得那么顺其自然。

    在他们心里应该都想到了对方,并且想到了什么吧。

    可惜,终究是错过了。一直都在错过。

    ……

    夜晚的来临是顺带紧张的,路家启用规规矩矩的B港运货,一切都那么顺利。

    当变故来临时,苏家这边,苏月一在试着弹古筝。

    这是洛行州送给她的,说是华夏的乐器,叫古筝。他还教她弹了几曲,甚是好听。

    苏月一反正对这个爱不释手,这几天都在弹它。

    “当,当……”浓厚的音如垂暮的古钟在静谧古老的森林中敲响了新一天的赞礼。

    它开了一个好头,以便后面森林中其他美妙的声音加倍洗礼大自然的听觉。

    一曲《寄长安》终究还是完整地弹了出来,声声入梦,它是有古韵的。

    这边B港发生的短暂的混乱很快平息。被抓起来的混混们开始七嘴八舌,各说各话是谁命令他们来的。

    他们说得混乱,但是楼宇在其中抓住了一个关键词。

    就是他们老大与苏家小姐赌输了,便答应帮苏家小姐劫持路家的军火,等她来收尾。

    但是这都老半天了,苏家小姐还是没来啊。

    混混们也都是不明所以,一个个都面露无谓,任由训练有素的军人带他们走。

    唉,这画面真是莫名搞笑。没想到一向严谨严肃的路家军人会被这群颠三倒四的混混给蒙混了进来。

    不得不说,那个背后的人还有点能耐。

    但是楼宇又不禁沉思,这事要不要委婉一点告诉军长。

    他相信大小姐这只是一时任性开的玩笑,没有那么严重。要是不好好组织语言和军长说,估计军长会误会大小姐。

    没过多久B港开启放行船只,楼宇一个人去传讯室向军长报告刚才发生的小插曲。

    或许大小姐是在暗示什么,要不然不会这么做。

    接通电话,楼宇还没说话,对面军长的话就传了过来。

    “直接让路言惜过来。你此去帝都不要和路闵珂有联系。”

    “是,军长。”楼宇是啥都没说就又被安排了。

    军长消息这么灵通的吗?才刚发生的事,立刻就知道了?

    还有军长又和路闵珂闹不愉快了吗?又不联系。这好好的一家人都变成三家人了。连楼宇看着路家现状都无奈叹息。

    苏家,下一首是《听凤鸣》。

    传说这是古时候一对情侣共同所创,还有一段佳话呢。

    苏月一边弹边想象着这对情侣之间会发生的事,一定格外浪漫美好。

    曲毕,意境仍然悠远。

    只是手机一亮,打破了这月光下的黑暗。

    苏月一看一眼手机屏幕就知道对方会说什么。

    是楼宇,说起来他还算是格外照顾她的。现在已经发生了事,所以他必然是要打过来的。

    “喂。”苏月一率先应了。

    “大小姐,请您来一趟。”言简意赅,并没有说其他话。

    “好。”她也很乖地答应。

    可以去路家,何乐而不为呢。这一次,就算她要撒泼发疯也好,她一定要让路叶寒看看,她对成浅儿到底是什么态度。

    路家派了军车来接她,这一次就因为这点小事,她终于进了路家。

    或许路叶寒也猜出了她什么意思,所以他让她如愿进了路家。

    可是苏月一没想到她见到的只有路叶寒的贴身军人。

    他们直接将苏月一带到了路家人住的建筑群中心,让她罚跪。

    说是不得到军长的允许,不能站起来。

    呵,这就是惩罚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