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零七章 送路言惜小姐回苏家
    成浅儿看上了二楼长廊墙上的一幅画,那是一朵娇艳的紫罗兰,那色调调得非常的温情,有一种让人想恋爱的感觉。

    成浅儿特别喜欢它,就不禁多看了一会儿。她在这画前站了很久,似乎很想把这幅画印在脑海里。

    “你这样看它,它是会害羞的。”突然一道很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吓了她一大跳。

    她连忙闪开回身看是谁,却只是看到一个脸色有一些苍白,穿着白色长裙,看起来很羸弱的女孩。

    但是她很漂亮,有一种孤傲清冷的美。

    “画?你是指这幅画吗?画还会害羞吗?”成浅儿不禁疑惑地问。

    “它不是画哦,它是我的母亲大人。”苏月一笑了笑解释。

    “什么?”成浅儿怀疑自己听错了,很疑惑。哪里有认画作母的人,这孩子是遭受什么打击了。

    然而这女孩又接着说:“我母亲大人昨夜托梦给我,她说她的灵魂无处安身,便进了这幅画里。这是她生前最爱的花,你刚才在看它,其实她也在看你。所以说,你这样盯着她,她会害羞的。”

    成浅儿:“……”一时摸不着头脑的无语,这孩子在说什么?什么画中有灵魂,这么恐怖的事情真的是她刚刚经历的吗?

    成浅儿不禁又看了一眼这幅画,娇艳的紫罗兰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

    但是她仔细盯了盯,就好像是心理作用一样,真的感觉有一双眼睛也在看着她。

    成浅儿瞬间不禁感觉毛骨悚然,吓得后退了一步。

    “阿姨,母亲大人好寂寞啊,你去陪陪她好吗?”苏月一适时幽幽开口道。

    “什,什么?你这孩子怎么吓人呢。”成浅儿本来就因为好像看到个眼睛吓到了,更因为这女孩的话,她猛然后退,远离这个女孩。

    现在她又发现这个女孩死死的盯着她,就像是垂涎她已久,特别恐怖,她现在就像一个不存在的女孩。

    不过不会真的是鬼吧。不,不可能的吧。这可是大白天,而且这是二楼。

    对啊,这是路家人住的地方,还是二楼。那么这个女孩就是路家人了。

    “你,你是谁?”成浅儿皱眉思索了一下,忍不住问她。

    苏月一笑了笑,走到对着画的房门前,她突然偏头给了成浅儿一个十分诡异的微笑,说的话阴测测的。

    “我叫路言惜,言洛心是我母亲。既然今天你和她如此有缘,今后就去陪陪她吧。”

    “不,不是的。”成浅儿很显然被路言惜给吓到了。

    她听到这个路言惜就已经心脏漏了好几拍,还有言洛云这个名字。

    她瞬间瞪大了瞳孔,表情显露于表面,没有来得及收回。

    她心里十分害怕,这份恐惧是源自心底的,永远都抹不去,就算再怎么伪装,也永远都掩饰不了。

    更何况这个女孩盯着她,就像把她整个人都看穿了一样。已经不单单是毛骨悚然的感觉,更有被她吃拆入腹的感觉。

    成浅儿止不住颤抖双腿,她害怕去看那幅画,也害怕那个女孩的眼神。

    她只有躲避,只有慌里慌张地转身就跑。

    苏月一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模样,不屑一顾,面无表情地关上了门。

    等着吧,该讨回来的,她要十倍讨回来。

    当晚成浅儿就被噩梦吓醒,一夜没睡。他好像看见窗户外总有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在外面晃来晃去,就算窗帘关着的,她一闭眼,眼前也会出现那个白色的影子。

    还有今天那个女孩说的话。一句一句萦绕在她的耳边,几乎把她给逼疯。

    言洛心,言洛心这是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名字,这是她这辈子都掩盖不过去的罪恶。

    是不是她来报仇了?是不是她女儿要报复她他?

    她怎么想得到言洛心的女儿竟然住进了路家,不是说她从小被放在国外养吗?并且路叶寒和她的关系一直很不好吗?

    她害怕极了,害怕得连夜发高烧。

    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后半夜,苏月一竟然直接撬开了她的门,赤脚走到了她的床边,猛然掀开她盖紧的被子。双手撑在两边吓她:“成浅儿,是你害死了言洛心,她是我母亲,你害死得我家破人亡,你要不要还回来?还我的母亲,还我的人生,还给我……”

    苏月一此时头发遮面。在成浅儿上边怒吼,还掐住她的脖子。她和一个厉鬼一样吓成浅儿。

    成浅儿只有失声尖叫痛哭,双手双脚疯狂的挣扎。

    “哈哈哈哈……”苏月一又开始疯狂大笑,“告诉我,当年你是怎么害死我母亲的,路叶寒有没有参与,是不是你们两个一起合谋害死她的?贱人。你为了我母亲的位置,竟然害死她,我掐死你。”

    “啊咳咳咳,没,没有咳咳咳。不是,我没有,你放,放过我……不是我咳咳。是,是……”成浅儿实在受不了了,就要脱口而出什么。

    “是谁?”苏月一敏感地抓住最后一句话,猛然放开她,让她说话。

    可是突然不受力,成浅儿又猛烈咳嗽起来,连话都说不出。

    这一刻,她却只想逃,疯狂地推开苏月一,就跑下床出卧室求救。

    苏月一直接回身拽住成浅儿的头发把她往地上撞。

    她一向很暴力,之前对待林欣雅是这样,现在对待成浅儿也不会例外。

    “告诉我是谁?说啊。”

    哭闹撞击声中,苏月一的怒喊声就像一头失控的狮子,让猎物陷入无尽的恐惧当中。

    “砰……”但就在成浅儿哭喊着的时候,突然门被狠狠踹开。

    “路言惜,你有完没完。”路成希冲了进来,扯开路言惜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宫云率先把成浅儿给架着出去,这里就剩路成希和路言惜对峙。

    终于又对立上了啊。呵,路言惜大笑着甩开路成希。

    她比他高一个一个头,而且她还在军校训练了三个月,身手有明显的进步。所以路成希一时抵不住她,后退好几步。

    “我还就没玩没了了。你个野种到底有什么底气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和成浅儿就该死……一群混蛋,都是混蛋。路叶寒也是一个彻头彻底的大混蛋。”路言惜又哭又笑,她愤怒地喊叫着,已经没了人样。

    可她转身就要冲出房门的时候,赫然看见路叶寒就门口站着,冷静地站着,看着她。

    路言惜也歪头看着他,看他要对她这个行为做什么。

    “送路言惜小姐回苏家。”然而他却只说了这一句话,逆着光看不见他的表情,最后连一个眼神也没给就走了。

    接下来只有楼宇走进来,将她带走。

    这就是命啊,一个让人看不清前方道路的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