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零八章 秘密就只能是秘密吗
    绝对华丽的长廊,不少名画都陈列在墙上,偶尔有珍贵的古董花瓶里还养着植物。

    但更好看的当属壁画以及穹顶上的古灯,笼罩在金碧辉煌的欧式建筑上,无声的透露着贵族的高贵。

    路成希倚靠在墙上给路言惜打电话,在他身边不远处有一扇檀木门敞开着,有医生走进去,里面的气氛似乎很紧张。

    “我早就警告过你,不许对那个女人说哪怕是一句话吧。就算你想折磨她,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她现在变成这副鬼样子,你到底还想怎样?”路成希已经隐隐地显露出一种令人恐惧的杀气,阴沉得可怕。

    “小野种,她自己做的事情,她敢做,还不敢当吗?如果她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又为什么会被我吓到?她就是心里有鬼。你是警告过我,可你以什么立场警告我?你又凭什么来教训我。我不和你争,不和你抢,不代表我好欺负。成浅儿欠我母亲的,我会十倍讨回来,你也一样。野种。”路言惜反正已经疯了。从她知道成浅儿回来了开始就疯了。

    要不然她怎么敢截军火,就是跪在雨中一夜都可以,就只是为了能住进路家,她就是想发泄,但就是要发疯,她不管说什么都是对的。路成希他管不着。

    而这一边,她没有等到路成希的回答,就听到他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父亲大人,然后他便挂了电话。

    路叶寒走得很快,迅速走进去。

    路成希暗暗握紧手机,他站在原地,表情很复杂地在思考什么。

    最终他还是妥协跟了进去,至少他在一旁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事。

    房内的军医们有些停止了活动,站在原地对路叶寒敬礼以表尊敬。

    随后路成希进去,军医们依然不敢动。直到路成希让所有军医们全部出去等着。

    好在成浅儿而并没有醒过来,路成希决定自己先一个人稳住父亲。

    路叶寒只是看了一眼成浅儿。看她还没有醒,就独自一人走到单人沙发上,坐着打算等她醒。

    按理说就算成浅儿不管怎样,路叶寒也不会搭理,今天怎么会坐在这里等她醒来。

    其实路成希心里是有数的。

    因为路言惜吧,路言惜发疯是因为她怀疑成浅儿害死她母亲,她一定告诉了路叶寒这事。

    所以路叶寒就等成浅儿第一时间醒来,问出一个真相来。

    路成希心里明白,既然路言惜怀疑成浅儿,那么她就一定做过。

    而且路成希多少也查过之前的事情。路叶寒不想去查,他却查到了。

    之前路言惜母亲的去世确实和成浅儿有点关系。

    要是路叶寒知道什么对成浅儿不利的事情,那么路成希也会受到波及,这是他不允许出现的事情。

    “父亲,路言惜已经疯了。她没有经过证实,就把所有事情赖在母亲身上。要是再让她继续任性下去,不知道以后她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您应该限制她的自由才对他。而不是在这里浪费时间。”路成希这样没大没小的和路叶寒说话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但和路言惜的没良心比起来,他算是态度很好的。

    然而路叶寒就只说了一句话:“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注意她的?又是什么时候竟敢干涉我的决定?”就算对方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容不得一粒沙子压迫他。

    然而路成希还接话道:“父亲难道还会小看路言惜吗?从她截获军火开始,您不也确定了她为达目的,什么都敢做吗。您想做的,我又怎会干涉的了。同样我想做到,父亲大人也无法阻止。”

    路叶寒身上的气息逐渐沉冷:“你母亲有多少把柄在他手上我不管,若是善后时不懂得把握分寸,那她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其实最后路叶寒说这话也算是妥协,他决定不再干涉这件事情,起身就走,依旧那么果断利落。

    其实路成希心里是很紧张的,他的手心都出汗了。

    他刚才说那些话也是孤注一掷,要么成,要么败。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父亲大人不去管他们这些人恩恩怨怨。

    这其实也是给路成希一个机会不是吗?想来他也是看重这个儿子的吧,之后可以继承他衣钵的儿子。

    路成希有一些颓废地坐到了沙发上,他闭着眼睛,还有些缓不过劲来。

    如果刚才他没有让父亲走掉该怎么办?绝对会适得其反,他无法想象后面会发生怎样的事,就只能趁现在成功的时候赶紧挽回。

    他休息了一会儿就走向成浅儿的病床边。

    他发现成浅儿已经醒了。

    “你看你干的好事,怎么就不能多考虑一下我的处境?”

    成浅儿呆呆地瞪着天花板,心痛啊!她听到了刚才路叶寒和她儿子的所有对话。

    她不敢出声,不敢呼吸。真怕路叶寒感觉到她已经醒了。

    那个男人还是让她又爱又恨又怕又想接近。可他确实是恐怖的,他是魔鬼,稍有不慎,她就会被亲手毁灭。

    所以她现在的依靠只有路成希,她不能害了路成希。

    “成希,我错了,是我差点毁了我们两个。但是成希,我没有办法,我一想到……我就无法控制自己,那孩子知道了,她总有一天会杀了我的是不是。”成浅儿越说越激动,瞪大了眼睛去问路成希。

    路成希垂下眼帘,有些过分冷静:“到底你做了什么,对言洛心做了什么。”

    “不,没有,我没有呜呜呜。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成浅儿瞬间哭出来,“成希,你不要让路叶寒知道,天啊,他会杀了我,还会害了你。我死后是要下地狱的,你不可以,孩子,你是我的骄傲,你是将来要继承整个路家的孩子,你不可以有事。”

    “成浅儿,请你说话慎重。”路成希猛然瞪了一眼成浅儿,继承的事情能乱说吗。

    隔墙有耳,万一被不怀好意的人听到了,会更麻烦。

    “呜呜,好,我不说,我不说。成希,你要保护我,不要让路言惜再来了,我怕她,我怕她。”成浅儿伤心欲绝,不断哀求自己的儿子。

    路成希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他虽然不是和成浅儿一个阵线上的,但是成浅儿要是出事,必然会牵扯到他。所以之后的烂摊子还是得他收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