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有人挡为什么自己冲
    但是希允就注意着苏月一,奈何人家也不注意他。这小娘们就是欠收拾。

    苏月一不是傻子,她知道希允对她不满,直接怼回去:“看什么看,你两个弟弟比你礼貌多了。”

    “哼。”希允冷哼一声,不爽。

    “你真是越来越小孩脾气。”南宫若熏扶额头,无奈对希允说。

    希允这个人身为洛神家长子真的是……偶尔有时候的小孩脾气比他弟弟还小孩脾气。虽然说正经起来还是挺正经的。

    但好像苏月一就是有这个能力,能把人的另一面人格给逼出来。

    “我没有,看人不爽没道理可讲。”希允又任性了。

    “哥……”这时候门口有人小声哔哔。

    希允回头看到希梅里尔和做贼一样混进来,他顿时就站起身去接他。

    他最可爱的小弟弟啊,他可想死他了。

    希梅里尔很久都没有出现了,他开始来到如澜就有很多岛上的通告,又接了一部电影已经拍完,所以他到现在才有时间过来。

    希梅里尔看见自家大哥,激动地冲过去就熊抱上去:“哥,希岚好想你啊。”

    “臭小子,在外面玩疯了也不回家。”希允倒是把希梅里尔当做小孩子一样打他的屁股埋怨道。

    “昂,不系的。我最近工作赚了可多钱了。这次我就和哥一起回去看看父亲好了。”

    “你和你三哥一样,成天泡在公众视野里,也不嫌高调。”希允抱着希梅里尔就走回来,场面很和谐。

    苏月一哪里知道这两兄弟是这样的相处方式的。有点出乎意料,还以为他们豪门兄弟都互看不爽呢。

    “哥,三哥已经来梅岛导戏了,我们有空去看看吧。”

    “好。”

    “唉,小一,三哥的戏你是不是答应接了。”希梅里尔瞅见苏月一也在,甚是激动。

    “接了。”苏月一随意应一声。

    “这样啊,那我能有机会和纪北安合作了。”希梅里尔显然很开心。

    苏月一有点摸不清头脑,难不成希敏把希梅里尔也凑进去了?这两个人一起拍戏不会尬吗?

    这还没等苏月一问什么,言苏予就偷偷告诉苏月一说:“前些日子我替你签了一个人。说是在炽兰帝都机场,你找的他。我看挺帅,就给你签了。”

    “哦?真的来了。”这是让他没有想到的,这敢情好啊,又增加一个颜值逆天的艺人。

    “就等你给他安排了。”言苏予点点头,看苏月一这态度也知道肯定没有签错。

    “行,”苏月一和言苏予的小话说完了,就去回应席非和,“我考虑一下。”

    “好。”席非和温柔地应了。考虑一下就是有机会。

    唉,这年头难做人啊。来请客人都要亲自来,来了人家还不一定给面子。果然社交这玩意得放大一点网。

    “小一,我可以坐你身边去吗?”希梅里尔突然对苏月一卖萌。他喜欢这姑娘,就是喜欢。

    希允听到整个脸都黑了,自家娃怎么要跑人家边上去?留在大哥身边不香吗。

    “拒绝。”南宫若熏瞧着这个世界第一大明星的星星眼就知道苏月一这个丫头又招人家了。他帮她拒绝得倒是快速。

    苏月一反正没说话,就是默认。

    希梅里尔瞬间把头埋进了希允怀里求安慰。

    “噗嗤哈哈哈。”

    也不知道为什么,言苏予看希梅里尔撒娇,突然笑得开心得很,笑得花枝乱颤的。

    也就他长得帅,笑成这样也好看了。要是其他人,一准当成神经病。

    “那个……哈哈哈,卧槽,你能想象吗?在电视上连大佬纪北安都干不掉的人私下竟然会撒娇求抱抱。哎呦我去,不行了,我笑死了。”言苏予使劲拍苏月一的大腿,笑到头快要倒地和她讲道理。

    希梅里尔脸都红了,他私下里就是这样的嘛。

    但是在他热爱的舞台上就要另当别论了,他会完全变成一只小狼狗,嗷呜嗷呜的(之前还说是精灵来着)。

    苏月一觉得这也没啥好笑的,希梅里尔确实是这样的人。他的舞台,她看过,确实很吸引人。

    不过纪北安也不赖,应该是两个人出道的时间不等,人气就不同吧。事实证明,纪北安一年就变成世界第二的能力也不是盖的。

    他们来这里其实也不是说要谈这点事,更多的就是一次豪门子弟小聚会而已。

    很快言苏予就开始组织起了桌球玩。游戏很少,但一个游戏他们可以打到天黑。

    而苏月一没有兴趣和他们玩,她在学习调酒。

    之前她在御星玩的时候,想学调酒来着。但是一直没有机会。

    这会她联系了御星的调酒师,就趁现在拿他们订的酒来实验。要是在御星调酒,一杯酒进价都贵得要死,她还不乐意呢。

    所谓黑暗料理就是这么玩出来的,她举着一杯鲜橙色的酒尝了一口,然后若无其事地送到南宫若熏面前喂他。

    南宫若熏早就看见苏月一在那边不知道在捣鼓什么,什么酒都往杯子里倒,他可不觉得这杯酒好喝。

    然后他接过去没有喝,放在了球桌边说:“怎么不玩?”

    “不会。”确实她不会玩这个。

    “我教你。”

    “不要。”苏月一想到上次他教她打高尔夫坑她的事,表示她并不想去学这些。

    “行,玩你的。”

    苏月一:“……”这货真傻还是装傻,竟然叫她去玩她的,她主动过来显然是有事!

    但南宫若熏就是在装傻,他知道苏月一想说什么,应该是奇蒂家族的事,但是当初他答应将奇蒂家族送给她是当聘礼的。

    本来订好婚约,却遇到这事,他没有去计较已经很不错了。还想要奇蒂家族,就得拿更好的条件来换才行。

    “我不管,你答应给我的,你一定要做到。”苏月一坐到球桌上开始耍赖皮。

    “行啊,就像交易一样。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货呢?”这也好理解,南宫若熏本来也就只有这样的要求。

    但是苏月一压榨他压榨惯了,在她的世界观里慢慢形成了他必须得为她做事的概念。

    苏月一不开心,皱起脸说:“那我们重新换一个交易吧。”

    “好好跟着我不好吗?以后我赚的钱都给你,想做什么我支持你,没人敢欺负你,何必自己劳心劳力,涉身险地。”他就奇了怪了,苏月一这人为什么不知道满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