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一十八 先天性的病需要解决
    苏月一开始没下去,但是看他也不走过来,就会让她出来。苏月一不明所以,但还是出去了。

    然而言苏予作势就和苏月一打起架来了。

    “让我看看你的身手进步了多少。”

    “你有病啊,这是什么时候,还玩,幼稚。”苏月一躲过了他的攻击。速度有很大的提升。

    “我有病,你偷我车倒是好的了。这三个月,怎么就没教你怎么做人呢。气死我了知道吗。你动谁不好,非要动我的车。”言苏予爱车如命啊,连苏月一都要叨叨很久。

    那行吧,他既然有怨言,那就用实力解决问题。苏月一接受他的挑衅而上手就打

    苏月一这三个月虽然不怎么正经,但是她学打架……咳咳,格斗倒是学得最好。

    果不其然苏月一很快就打了言苏予一拳,直中鼻子。言苏予疼得叫唤。

    但苏月一来真的,言苏予也就不能再让着,这还不真打,留着过年呢。

    显然言苏予也不是盖的,他本身就比较高大一些,一些动作方面,他可以确实厉害。

    没过多久苏月一就被敲了个毛栗。言苏予看苏月一处于弱势,又敲了她一下。贼重来那个,声音很响。

    “你敢!你不是说和我有事说吗,你还敢打我?”然而我们聪明的苏月一小宝贝一句话就击退了言苏予的手。

    言苏予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他要真把她打了,那他等会带她回去,就会被爷爷吊打。

    “切,死丫头,”言苏予愤愤地停手,很是不耐烦地翻了她一眼,吊儿郎当地说,“爷爷想你了,让我接你过去。”

    说完他还有些滑稽地摸了摸鼻子下面,生怕流鼻血。反正都是苏月一打的,她搞的事情。

    “嗯?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苏月一很疑惑地挑眉,故意学着言苏予插裤袋的吊样,多少有些搞怪地问。

    言苏予定定地看着苏月一,青春白皙的脸逐渐染上一层愠怒:“随你去不去,省得我半路不爽把你扔桥上。”

    “怎么不去,外公想我了,我就去。”苏月一这会还和小孩子一样对他哼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去开车。

    “喂,你上副驾驶,我来开。”言苏予看她又再次开他的车,就不爽地追上去。

    然而苏月一听到言苏予的话,还回头看见他跑过来了,苏月一赶紧撒开腿就也跑,迅速开车门就进去。

    不过言苏予腿快,一下子就掰住了即将关上的门。苏月一顿炸,直接上腿踹。

    “滚滚滚,要么你让我上你的车,要么你滚。”苏月一恶狠狠极了。

    言苏予强势打开车门,就把苏月一给拉出来:“必须我来开,你开就进不去小梅岛。”

    “怎么进不去?你彪啊!”苏月一被他拽出去有点烦躁。这家伙力气大了很多,今天她又虚来着。

    “你不是血书说主人安磁,嘛

    那能让你进去吗?”言苏予一边嘴上说着,一边拉着她的手走。

    苏月一一时间被他拉着手还有点别扭,这家伙和她见面就掐,这行为有点迷惑。

    “什么玩意?我怎么没听说过安磁这回事。”

    “你在军校这么久,当然不知道。所有往返两岛的车都要安磁验证身份是否是录入系统的车主人。”言苏予还觉得有点奇怪呢。苏月一竟然让他乖乖牵着。

    等他把她拉到他的车旁边的时候,苏月一的肚子突然一抽,疼得她直弯腰缓着。

    “喂,你干嘛?我没打你肚子啊!”言苏予看到苏月一痛苦地弯腰捂着肚子竟一时不知所措。

    苏月一咬唇隐忍,根本不想讲话。她渐渐蹲了下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好过一点。该死的,肯定是刚才太欢脱了,大姨妈现在来折磨她。

    苏月一不作声,言苏予还急了。他蹲下身,戳了戳她手臂,歪头去看她的脸色说:“喂,你别装死。这可不是我弄的,你别和爷爷告状啊!”

    “你吵死,现在关心我了?那你刚才不还要打我吗?”苏月一小声哼着。

    “那也是你先偷我车,我气的,”言苏予这会倒是很心虚,伸手就摸了摸苏月一的发顶,语气软了下来,“妹妹,你怎么肚子疼啊?要不要去医院?”

    “我是你姐,”苏月一及时纠正着,软软地摆了摆手,“没事,我待会就好。”

    等苏月一上了车走了许久,以为只是阵痛,但后面越来越疼,感觉有一把刀在小腹挖着,鲜血直流。

    言苏予眼看着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捂着肚子把自己蜷缩在一角看起来非常疼,多少心里也急起来。他赶紧把车往医院开。

    到了医院门口,苏月一疼痛难忍,被推着进了医院。

    “不会真是我打到她肚子了吧?!”言苏予嘀咕着,仔细回忆是不是有打到。

    这个憨憨还一直觉得是这个刚才和苏月一打一架,不小心伤到他了。

    而苏月一心里明白,大姨妈总算来找她了。只不过这次经过是三个月的强度训练,她没有过多的时间和机会去调养身体,现在一放松下来,她反倒痛起来。

    她的子宫其实是有问题的,严重的宫寒。轻则疼痛,重则无法生育。

    现在倒是检查不出来她会不会不致孕,可能需要调理。

    而医生去给她打开衣服检查腹部的时候有点被吓到了。

    有缝合口,而且有枪伤。显然这伤是前不久受的,就不可能养得很好,恢复如初。

    言苏予打了个电话给言老爷子让他不用担心。今晚有点急事,他们就可能明天再去看他就是了。

    言老爷子倒是无所谓,反正明天能见到那就这样吧。

    苏月一这边检查好了,就给吃了缓解疼痛的药,以及和医生谈谈。

    言苏予扒拉着门想进去来着,但是苏月一让护士把他赶走了。

    这女孩子这种事怎么可能让言苏予那个憨憨听到。

    一个有点苍老的,一看就是资历很老的女医生来和她说。

    “姑娘,你这宫寒是先天性的,已经影响到了你的身体。你小时候是不是生过一场大病,就是因为你母亲也有严重的宫寒,导致你在发育的时候没有很好的吸收营养,故而没有好的身体。不过好在你这病可以后天医治。需要三个疗程,一疗程一个月。不知你有没有这个打算来治一下。”

    宫寒吗!之前就知道有这个毛病,现在都痛成这样,还真的有点难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