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骂人不走寻常道
    “暂时不需要。”苏月一客气一笑,没有这个打算。

    医生看她坚持也没有说什么,就是嘱咐一些需要注意的事。第一个就是不能劳累过度。

    医生走后,言苏予就进来了。看苏月一脸色还好,就摸摸鼻子试探着问:“那啥,没事吧。医生也不和我说有啥事。”

    那当然没和他说,苏月一亲自嘱咐医生不要说的。

    “没事,老毛病了。”

    “老毛病也不能说?”言苏予嘀嘀咕咕就觉得奇怪,坐到她身边试探她的额头,看没有发烧就算了。

    对他这个直男来说,没有发烧就是还好。

    没过多久,苏月一就要出院。她熬过那段时间就还好。

    言苏予带她回了言家。

    言家一直都为苏月一敞开大门,也只有言家会让她有归属感。

    之前南宫老爷子去世,言老爷子缺少了一个可以和他斗嘴吵架还可以玩的人,他多少是有点寂寞的。

    现在言老爷子想想,都到这个时候了,自己就不要折腾这些那些,只有看着儿女后代都好,他就心满意足了。

    他们一起回家看言老爷子,言老爷子就很开心,和和气气了不少。没有之前那样盛气凌人,教训苏月一的态度。

    开始苏月一就怕外公突然会说什么严厉的话,但就连在一个餐桌上吃饭,言老爷子都没有说苏月一什么的不是。

    可是言苏予就有点惨,老爷子直接cue他,有对象了吗?!

    言苏予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卧槽,这真是世纪送命题。

    “啊,那个啊,那个是什么,还没呢。”言苏予挑了一口饭,吃着打马哈哈来着。

    “还没有?你都二十了,别一天到晚嘻嘻哈哈不干正经事。找个女朋友至少交往两三年看看,好就结婚,不好就再谈。等你结婚再生个孩子又要花两三年,之后再专心搞事业不好吗。非要等着,让我空着急。”老爷子已经开始了神神叨叨模式,他一说这个话题就没完没了,现在当着苏月一的面说,也是让苏月一多注意注意,督促督促,顺便帮忙找个合适的对象也不错。

    咳咳,说到对象,言苏予一直低头没说话,老爷子倒是想到了什么说:“那个傅家的小姑娘不是不错吗,傅枝蔓是不是。等哪天我去傅家看看。”

    “爷爷,别,只是普通朋友,您别操心这个了,我暂时还没打算呢。”言公子有点小忧愁,不是他不找,他要是想找可以找一堆,关键就是他不想谈。

    没遇到合适的,心里有人,还没做好准备,走不出感情,没错,就是这样的。

    “什么没打算,没打算给我抱曾孙吗?”言老爷子瞥一眼言苏予,那份霸气不言而喻。就是一个眼神就可以炸死你。

    言苏予可不敢去直面言老爷子,他赶紧吃饭,吃饭就要跑。顺便对苏月一挤眉弄眼了一下,让她管管爷爷这份操心。

    苏月一知道言苏予最讨厌这些,但没办法。她就说了一句:“吃饭吧。”安慰下言苏予,自己也不说什么,也在吃。

    言老爷子看他俩兴致都不高,那敢情还是要他自己张罗一下。

    “这几天你要是没事,就在家陪我去见见老朋友。”言老爷子严肃地说着。

    言苏予昂了一声,陪就陪呗。但是想想不会是要去相亲吧。言苏予顿时就没心情吃饭了。

    “爷爷,这几天我没空。我还要去华夏席家商量事呢。”言苏予一本正经。

    “你说祝寿的事吧。不是在一星期后吗?难不成你连陪我几天的时间都没有了。”言老爷子又灵魂发问。

    “我这不是也要带您外孙女去华夏多玩几天嘛。”言苏予这个小机灵鬼的拉上了苏月一。

    苏月一愣了一下,还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嗯了一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去玩玩呢。

    言老爷子这会没话讲了,他明知道这俩孩子都是逃事的主,也还偏偏没有那个证据说他们。真是一代比一代会耍赖躲事。

    “行了,斗不过你俩。吃饭吧,吃完去走走。”

    得,老爷子发话了,那他们晚辈就要好好听话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又是第二天。

    早早起来的苏月一在院子里和老爷子在给花浇水,修剪枝叶。

    现在就他们两个人,有什么话也好说。

    “丫头,你猜这花是什么时候开的。”老爷子指着一朵月季问。

    苏月一摇头,她对花没什么研究,这看也看不出来啊。

    “这是在一星期前,”老爷子伸手去摸了摸花继续说,“这一片月季其实在一个月前就开了,但是唯独这朵还没有。就那一天,我用剪刀剪到手流了血滴到它身上,等我包扎好再来看,它就已经开了。你说这花是不是有脾气。”

    那这花是想喝血长大啊。苏月一不禁这样想,但她没说。

    但是她看见老爷子对这朵花笑了笑,随后就直接摘下了。

    苏月一不懂,这样的花不是应该好好留着培养吗?

    老爷子将这朵花在手心里揉碎,眼睛都不带眨的。

    “呵,会吸血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老爷子看手里娇艳的花被揉碎成泥,随后就将它撒在了泥土里,“只有榨干了才能发挥它的价值,你说是不是,孩子。”

    是么,是吧。就像做每一件事,都有从中得到利益的附属品,那把他们喂饱了,也就会产生两个极端。

    一个是他觉得跟着你有肉吃,就会为你办事,至少有利益,还是会忠心的。

    另一个就是过河拆桥,自立门户。有时候还真的能比你还混得好。

    人心不可测,言老爷子觉得所有人都不可相信。特别是现在和你统一战线,但是心不齐的人,就更要警惕。趁早断了后路才最保险。

    但老爷子也不知道指的是谁,苏月一也不能对号入座。

    在她看来,好像她更像那个吸血的,这就有点尴尬了不是。

    不过言老爷子是谁啊,她吃过的盐比苏月一吃过的米都多,一看苏月一就看得出来这孩子在想什么。

    “你是觉得我有意所指?”老爷子问她。

    “那外公说的是谁呢。”

    “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是你。”

    “……”

    这还真知道,所以很尴尬。

    “外公您真是骂人不走寻常道啊。”

    “呵呵,没那么严重。这次去华夏小心着点,那里水深,不好走。”

    “嗯,知道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