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二十章 背后还有许多秘密
    他们在言家没有呆太久,因为言苏予觉得交女朋友这个话题真的很不适合他。

    苏月一没什么可说的,出去的时候有点迷茫外,还是回了苏家。

    她和言苏予已经说了那个箱子的事,他们打算先去席家赴宴,等回来再正式着手这事。

    而去席家无非就是言苏予的主场,他想弄清楚席家,傅家,洛家以及孟闻舟的事。

    这应该是与鬼街有极大关系的。

    苏家现在就是完全冷清的状态,从开始的苏月一掌家,许多旁系不乐意就来捣乱,之后被苏月一狠狠教训完了后,到现在就没有人敢过来撒野。

    苏月一看着手里的箱子,沉思了很久。这个箱子其实很奇怪,给的很奇怪。

    她是从鬼街那边的叛徒手里抢过来的,说是要还给鬼街,但是于明海口中说的那位人物却把这个给了她。

    她不觉得这是巧合,那个鬼街上头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她还真有点兴趣呢,竟然知道她很需要这个东西。

    苏月一缓过神来后打开电脑和箱子,拿起里面的东西拍了照片给言苏予,然后自己慢慢看起来。

    里面涉及到的秦家,休斯蓝卡家里面的人物,以及里面发生的事,她都用电脑一个个搜索了解情况。

    说是休斯蓝卡家族当初接了明雅在炽兰帝都建设的建筑投资,涉及资金五十亿。

    这个项目是在休斯蓝卡家族家主将位子慢慢传给独子蓝斯的时候运营的,内部就没让蓝斯接手,而是给了蓝斯的舅舅。

    也就是这个项目让蓝斯的舅舅和秦家接触,这其中内部很黑,蓝斯的舅舅吞了很多钱。

    人一旦有资金,并且尝到了好处就会有更大的野心。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

    苏月一觉得第一件事就有漏点可以拿捏。炽兰帝都的地可是寸土寸金,都已经批下来一块那么大的地给秦家,秦家却不干正经事,还偷工减料,这要是之后建筑出了什么事被查起来,那可有的玩了,当然需要苏月一去有意助推一下。

    后面他们可谓越来越嚣张,竟然想要夺取休斯蓝卡家族,就因为蓝斯的父亲退位不管事,蓝斯还没有什么经验,斗不过他们吗?

    总之到底是骡子是马还不知道呢,谁也不敢妄下定论。

    就在苏月一慢慢查出来的时候,手机又是一阵振动。

    其实她不爱接电话,打电话给她的都是麻烦。能不接就是不想接。

    但她看了一眼,整个人都冷下来。

    是那个人……这串永远都定位不了的号码又出现了。

    “苏小姐,最近可好。”对面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

    苏月一小小捏了一下手机,很镇定地说:“嗯哼,还活着。”

    “那应该活得挺好。”对面低着声,声音很好听。

    “一般般吧,本来心情不错。”至于你打电话过来,那就算了,很糟糕。

    对面显然是知道她不欢迎他了,那好,他也懒得说什么客套的话,就直说目的了。

    “你知道我给你打电话就说明第二个游戏开始了。”

    “上次的游戏规则是你制定的,这一次如果还是你,那多不好玩。”苏月一说话并不冷漠,但是她的表情却很恐怖,阴冷得可怕。

    这个人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可能给她抛一个不得了的消息。她承认了他的存在,但是必须要清除他的威胁。

    “苏小姐,你要知道我们之间,你在明,我在暗,是我掌握主动权。”

    没错,对方就是这样说的,特别有底气。他还觉得这样他很骄傲呢。

    苏月一反正不想干,都是他在制定规则,她就更被动,这样让她怎么赢。

    “苏小姐,你不妨听听是什么游戏再做打算。”对方这样说至少是个人。

    苏月一低头思考了一下,发现她的选择还真少。呵,从一开始就被他牵着鼻子走,还能有选择到哪里去。

    “你说。”

    “地点就在华夏国。你应该知道席家在华夏是什么地位。作为华夏第一家族,他们几乎权倾朝野,成为牵制华夏皇室的唯一存在。席家的野心路人皆知,但没人对他们有办法。不过据我所知,有一点足为致命……席家在十多年前曾谋害过下嫁给席家的华夏皇室公主,并且将其唯一子嗣也一并杀害。我知道的是,那位子嗣尚且存活至今,并且极有可能复仇,夺回席家。”

    “我们的游戏就在这里,如果你能找出那位子嗣并且让他心甘情愿将席家送给你,你便赢了。不过这次规则有点变化,你若没有完成也没有任何损失。我们大可再玩两次游戏。”

    苏月一听着听着接收的信息有点大,但是她最后算是明白了。这压根就不算是什么游戏。只不过他是想让她去试着完成这事而已。

    但是这货真的有这么好吗!给她分享了这么大的情报,到头来一点好处都不要,明显怀疑。

    “你这个想法可真有意思。你倒不如直接帮我拿了席家送给我好了。何必绕这么大弯子,我还要费这么多心思。说到底你有什么目的,告诉我。”苏月一好整以暇地靠到沙发椅背上,舒展自己的身体。

    “嗯哼,我说想看一场好戏你信吗。”

    “我信,你就是为了满足你的变态心理,所以才告诉我。至于我得不得到席家,你都没有什么损失是么。”

    “但至少你会喜欢席家这份大礼。”

    苏月一不置可否,真的是这样。什么侵吞,掠夺那些,还不是可以少奋斗好几年。

    人的欲望是没有底线的,说起来吞噬一个席家几乎不可能,但是一旦给了你希望,就不会想要放弃。

    “你会帮我吗?”她果然还是心动了。

    “会,谁叫我喜欢你呢。”

    “……”她浑身都颤抖了一下,真是不嫌害臊。

    “少来,席家在我手里,可能对你来说更好被你夺走,你是这样想的吗?”

    “你不要把我想得那么阴暗,等之后我们结婚了,还分什么你我。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全都是你的。”

    “大叔你疯了吧。我会嫁给你,除非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懂吗。哦,也不一定,世界末日也不可能。”苏月一冷笑一声,说完就给挂了。

    什么人呐!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谁都想要。

    这互相利用的事,她没少做。吃亏的事,她可不乐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