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脱离关系是必然趋势
    不过好在她去突击检查的时候,看到艺人们都是很认真的。

    想来这三个月,言苏予也把他们也都给整服帖了,知道自己的前途自己把握,公司不会给他们铺路。

    所以这次的考核,苏月一觉得整体还满意,她也就回办公室继续做她的事。

    但是没等她进办公室,郭晓仪就过来说南宫少爷在她办公室里。

    苏月一顿时就炸了:“你怎么能让他进我办公室?不知道拦着他吗?”

    苏月一最讨厌别人不经她允许就进去她办公室。

    但是郭晓仪很无奈:“我们拦不住啊,要拦的话,我们也没那个权力。”

    呵,那个人还以权谋私了。

    “行了,以后不许让人进。谁都不许知道吗?”苏月一厉声训斥郭晓仪。

    郭晓仪从来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大老板,忙不迭地点头。但是想想以后要是再遇到什么大人物,她也还是没有办法拦呀。

    苏月一平时不怎么生气,但是她一生气起来就是会爆发的。

    特别是遇到进入她私人领域的事,还有动她的东西,这也会让她十分不爽。

    苏月一推开门就气势汹汹让人出来:“南宫若熏,给我出来。”

    她脾气上来了,还就不让人呆在里面。

    可是里面没有人回应,苏月一环顾了一圈都没发现人。

    她想到什么就往里间的衣帽间走去,果然那个人就在里面看她的衣服。

    “你还会穿这种……”南宫若熏没看她,在她生气地向他走过去的时候,他突然拉出一件小吊带问。

    “这是里衣。”苏月一抽了抽嘴角,只有男的才看不出来这是里面穿的,不可能穿外面去。

    “哦。”但他似懂非懂应了一声,可是表情很怪异。

    苏月一看他这样就知道他想歪了,她伸手拽住他袖口就往外拉。

    南宫若熏整个人都有点懒散,被她拉着走时,多看了几眼挂着的几件有点露的衣服。

    他突然眼神一深,顺理成章地就向前搂住她的腰,迅速堵到衣帽间的一角。

    苏月一不耐烦地皱眉,抽出手指着他很凶狠:“警告你,放尊重点。”

    “怎么尊重,这里气氛那么好,不做点什么吗?”他细细看着苏月一的眉眼,越看越喜欢,喜欢到快要疯掉了。

    “你脑子没病吧。”

    “没病。”他不想多说,低头就欲亲她。他想她了,想她的味道。

    但是苏月一明显是不愿意的,她伸手抵住他的唇,另一只手在他腰间掐了一下:“男人要学会克制,不可以逼女人知道吗。”

    南宫若熏听她说这样的话,都有点懵,这个女人到底在说什么。不骂他已经很奇怪了,竟然还和他讲道理。不过这个道理,他不喜欢听就是了。

    “你莫不是开窍了什么。”比起亲她,他倒是好奇她变了多少。

    前天是他不好,没有顾及到她,今天他不就是来赔罪还债了嘛!

    “我是开窍了啊,对你这种老流氓,就不能硬碰硬,也不能让自己受委屈。所以你说要不要顺我的意,趁我现在还有耐心。”

    他还思考了一下,要顺她的意思吗?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吃亏了,毕竟他也不喜欢做吃亏的事。

    “你总得给我点好处,才可以去劝退一个疼你但仍然想索取什么的人。”既然这样,南宫若熏可以后退一步,等她自己表示点什么。

    但这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苏月一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眼神表达的意思很明显,不愿意。

    好像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不愿意,都是他先妥协的啊。

    好吧,包括这一次。南宫若熏很绅士地放开了她,让她走。

    这还差不多,苏月一推开他就出了衣帽间。

    又是失败的一次。看来她变保守了,不能向以前一样无所谓了,以后他要想继续揩油,得换点手段。

    “我好像没有允许你进来吧。”苏月一俨然是一副办公室主人的样子,坐到办公桌前,翘起二郎腿,半躺在椅子里,摆出大佬的气质。

    南宫若熏可不喜欢她和他这么生疏,又不是谈工作,这老是去办公区有点不好玩吧。

    “你和我是一样的,你要是去我那,我也允许你随意进出。”

    “哦,那抱歉,我不感兴趣。”苏月一对他无情一笑,残忍拒绝。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对墨辰悠吗。”南宫若熏双手撑在桌子上,附身盯着她的眼睛问。

    他不难看出她的眼神中有些许波动,就是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但是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你这是什么意思?来这里和我翻旧账?”

    “你和我的账多了,你说哪一个。”

    “说的就是墨辰悠,我没想隐瞒你什么,我喜欢他,就只喜欢他。”

    “呵。”南宫若熏立刻站直身体,他这是听到了什么,让他有点无名火啊,“喜欢有用吗?他是承诺你会娶你,还是会带你走。你现在看你是什么处境,有资格谈资环吗。”

    “怎么没有,前天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不玩了,这个游戏。我只想自己掌控我的人生,至于合作什么的,到此为止。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也不需要执着过去,人总要向前看的。”

    其实苏月一前天和他说那些话,也是想赌一把,让他先妥协,她才会有主动权。

    但是昨天她听了外公的那些话,当时不懂,她回去也想了很久。

    外公的意思是说她就像那朵花,会吸血,然后她的结局可能也会像那朵花一样,被人碾碎。到那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所以外公就是劝她不要将自己带入险地,以免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后悔都来不及。

    那也就像她和南宫若熏之间的关系。她要是再陷进去,只想从别人手里得到利益,自己只能省很多事,但是后果是很严重的。

    倒不如现在就去了断,自己多花些时间争取自己想争取的东西。

    “苏月一,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南宫若熏直呼她的名字,眼神很犀利,似乎是要将她撕碎。

    南宫若熏这关哪里有那么好过,他就决不允许苏月一有想和他摆脱关系的想法。

    苏月一暗暗握紧了拳头,这一回她没有把握能让他妥协。

    这个人不对她发脾气是他不屑发,也没必要。但是一旦触及到他的底线,那将是无法挽回的可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