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三十章 无聊的话就聊聊
    事实证明,言苏予还真的敢干出那种事来,订的房间还真的是顶级套房楼下的隔壁。

    只是言苏予惨点,在隔壁的隔壁。

    至于原因是什么,只能说是都被定走了。而且言苏予也没有和定走房间的人商量要不要换一换,就很乖定了别的。

    苏月一就觉得好笑,言苏予经常来安夏,为什么就不买套房子,他可是富得流油,不可能连房子也不舍得买吧。

    不过这货还真没有买房子。简直刷新了苏月一对他的认识。

    苏月一住进这个顶级套房楼下隔壁的时候,叹了一口气,随后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

    言苏予同样去休息了,他无所事事玩着手机,今天他整个人的状态就不行,总是懒懒散散的,提不起劲来。

    他怀疑他抑郁了,没错,是抑郁了。

    “咚咚咚……”言苏予瞧了隔壁的房门。

    苏月一刚好洗好澡,她打开门没看是谁都知道是言苏予,她拿浴巾搓着头发,转身就走。

    她住进来的时候发现吧台上有一瓶好酒,她是打算洗完澡后喝几杯的。既然言苏予来了,那就一起共享吧。

    苏月一二话没说去倒了酒,回身看见的就是跌倒在沙发上葛优瘫的言苏予。

    苏月一挑了挑眉,走过去踢了踢他的脚说:“怎么了,从早上见面开始你就无精打采的,怎么,谁欠你钱啦。”

    “不是啊,就是提不起劲来。我怀疑你给我下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迷惑我。”言苏予懒懒看了她一眼,看见她穿着浴袍,湿着头发,眼神迷离的样子,不禁多看了几眼。

    这丫头是真不知道自己有多秀色可餐吗?言苏予可不敢说自己因为她而来了点兴趣。

    “我就是想毒死你,不会下这么轻的量。”

    “啧啧,”言苏予消化了一下这句话。

    果然最毒妇人心,还想毒死他呢。虽然是开玩笑的,但是保不准以后他们要是闹掰了,苏月一还真的会给他下毒。

    “咳咳,要不要我帮你吹吹头发。”言苏予有点别捏地又看了她一眼,发现不做点什么,还真的不适合。

    苏月一正愁没人给她吹头发,她自己吹会累呢。

    她二话没说,喝了一口红酒就坐到了沙发上,让她吹。

    言苏予看她都有行动了,拍拍大腿说:“好勒,我的公主殿下,臣遵旨。”

    “呵。”这会儿倒是小嘴挺甜。

    言苏予去浴室找了吹风机过来,提起这略短的头发有点怜惜。

    进军校就不能留着长头发,要不然会被无情减掉。

    苏月一本来头发很长很好看,还染了红色,他还亲自打理过。现在被剪了,言苏予都叹气。

    欲戴皇冠,必承其重啊。要想有一个好身手,就要舍弃这秀丽的长发。

    “老妹,你这三个月是和秦声教官学的吧。”言苏予开着小风,慢慢给她吹,顺便聊一聊。

    “嗯。”突然提起秦声,苏月一还有点感触,到现在她也没有联系过秦声,平常没有想到也就罢了,这被提起来,她还真的有点想他了呢。

    “秦声教官这人我见过,是路叔叔很重视的最高教官。按理说他应该把你练出浑身肌肉啊,你怎么还是那么瘦。”言苏予本来想着好好说话,说些正经的,但是说着说着就说歪了,看到苏月一消瘦的身子骨,就玩起了幽默。

    这还真是幽默,苏月一被逗笑了一下,但是马上恢复正经说:“就是他太厉害了,我才被折磨瘦的。不过我有肌肉哦,没办法,身材好,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你是羡慕不来的。”苏月一难得顺着他也开了一个玩笑,但是大部分是事实就是了。

    “哦,是么。脱衣有肉啊,”言苏予小声嘀咕了一下,但是很猥琐的样子怎么回事,“要不给我看看。”最后这话有点怂怂的,但是他竟然说出来了。

    苏月一眨眨眼睛,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红酒,红酒杯倒映出她身后站着给她吹头发的言苏予被无限拉长而扭曲的身体,她就在想。

    是把言苏予折叠一下扔进垃圾桶,还是凑合用一下当个吹发工具人。吹完就彻底滚蛋。

    “给你看,给钱吗?一眼十个亿。可以看十眼,现场到付,立即生效。”苏月一说完意思很明显,他选择了后者。

    “额,那倒不必。朦胧产生美嘛。我觉得你可以适当放松一下,不要和我计较。”

    “切,好好弄你的,要不然干掉你。”苏月一呲牙道。还想和她犟,犟个鬼。

    “唉,得了。不敢和你叫板。不过我说真的,想听听你的意见。你觉得秦声这人怎么样。”言苏予继续认真吹,叶认真问。

    “这人吧,其实蛮不错,能力很强。就是有时候不怎么通情达理,固执得很。”这是苏月一看秦声总体有的感觉。好像没啥优点,但是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固执是现在社会人通病了,哪个不固执。”言苏予耸耸肩,无谓道。

    但是秦声这人怎么样,在言苏予心里是有一份评价的。

    “他少年成神,青年成官,现在就是军校的顶梁柱。一个字就是牛逼到家了。”言苏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试问梅岛路家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一位才子了。

    就连路闵珂都没有那么厉害,路成希也是,专业能力也没有那么厉害。

    其实苏月一在学习的时候并没有见识到秦声真正的身手。她就是连玉女都打不过,别说和秦声打。就是到结束,她也没能挑战过秦声。

    秦声还说过,要是她有幸挑战到他,可千万别哭。战场上无性别,他会把对手打到这辈子都不想打架。

    “怎么,你都认识秦声那么深呢。他不是不出军校的吗,也不和你们打交道。难道你也进去过军校训练?”

    “那倒不是,见过几面也听说过许多,路成希老师就是他。当初我也有机会让秦声教我,但我没那个时间,言家有专门训练我的老师,能力还是不错的。”

    “嗯哼。”好吧,她了解了。秦声就是个可以见证这么多大佬成年的关键人物啊。

    说起来他当初还教过黎言夏呢,就是不知道那会路家和黎家的关系怎么样。但好像是不太好的。

    言苏予吹好她的头发,稍微梳理了一下,又很好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