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都是会演戏的家伙
    这个女人才尴尬,她呵呵笑着撩头发,似乎这就是她掩饰的小习惯。

    而这个男人就比较激动,他沉着一口气逼自己冷静下来,毕竟也不能在言大少爷面前失了分寸。

    “你先去楼下等我,我马上过去。”男的甩手就让那女的先下去,似乎还是有点紧张的。

    女的很快答应,连忙走掉。心想也是冤家路窄遇到这个男的吧。

    反正他们俩的关系不简单,苏月一和言苏予都看出来了。但是也不感兴趣就是了。

    只是男的拦住了言苏予就是不让言苏予离开,就是想着让言苏予去见见他们那什么少主。

    话说那个什么少主到底是谁,这么中二的称呼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言苏予环手抱胸看着男人,很是不耐烦地说:“还想怎样?是不是要挨一顿打才能滚远点。”

    言苏予不知道那什么少主是谁,他也懒得管是谁。拦着他和妹妹去玩就是不行。

    “不是不是,我们少主是席家人,言少爷您和少主还有过一次合作呢。”男子翘起兰花指略带怪罪地说。

    “我和席家是合作过,可从来没和什么少主合作过。是谁,说吧。”言苏予倒是来了兴趣,都说是席家人了。

    “我们少主席勋白啊,言少爷您不记得您十六岁的时候还捉弄过我们少主啊。”

    “席勋白?”言苏予思考了一下,这个名字还挺熟悉。就是还真记不到那么清楚了。

    “就……裤子那个……”男子再提醒一下,表情有点诡异。

    言苏予漠然了一下,裤子?额,被他扒掉裤子的那个吗?卧槽,什么鬼嘞。

    “额,那不是个小屁孩吗。”言苏予想起来了,那时候他去席家玩,和三个兄弟一起玩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小孩洒水玩,就因为是个傻憨憨的小屁孩,言苏予就捉弄他,把他裤子给扒了,逼他跳进泳池里。

    哈哈哈,想到那个画面也是笑死。那个傻孩子还以为他是和他玩呢,那时候言苏予就是充满恶意的。

    不过话说他和那个小屁孩有过什么合作?但是既然那孩子变成什么少主,还想见他的话。那就有点意思了。

    言苏予偏头去问苏月一:“怎么样,去吗。”

    “去呗,反正都是玩。”苏月一是无所谓,毕竟人生的乐趣也在无止境地与外界对接,有事发生就是在玩。

    俩人一达成协议就是走,没带犹豫的,他们自带大佬气质呢。

    ……

    席家产业下的一栋别墅里。

    “砰砰砰……”地下室里,又是连续的枪响,诡异的气氛让人心惊胆颤。

    这里面只有尖叫声传出。还有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围着一个阴暗的地方,面无表情地站着。

    黑衣人的身后摆着一列沙发。修长的腿搭在茶几上,如鲜血一样的红酒摇摇晃晃,在修长的手指上发出晶莹的光泽。

    男人举起杯,在昏暗的灯光下幽幽地看着。

    他闻着空气中血腥的香味,缓缓扯出一笑,不知所谓。

    这简直就是电影中的场景,但是现在确实是现实生活中发生的事。

    “少主,死不开口怎么办。”我有一个黑夜人过来问他的意思。

    原来他就是少主啊,一副高傲的样子完全不像以前那般憨。

    他没有说话,一般他不会来,因为这里是审讯别人的地方,他会觉得脏。但今天很特殊,他竟然来了。

    过了一会儿。他一口喝下红酒便问黑衣人:“死都做席家三兄弟的狗,你说是不是犯贱呢。”

    黑衣人:“……”他也不好说这些吧。

    “得,好好接待着。明天再给我答复。”他站起了身,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身影修长,穿着黑色衬衫的他很削瘦。

    他朝那个黑暗的角落走去,黑衣人形成了一堵黑墙。

    但是他没有走进去,而是在他们身后停留了一下,歪歪头说了一句话:“我劝你识相点,没人能在我这里活过三天,我不希望你是个例外,当然你也绝不可能是个例外。”

    说完他倒是觉得好笑,这都能忍,看来席家三兄弟的手段了得啊,培养一个狗那么厉害啊。

    然而黑墙里面没有了声音,看来是奄奄一息了。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独自走上了楼梯,出了地下室。掩埋了身后的所有黑暗,迎接光明。

    果然还是楼里有生活气息,灯光照耀到他略带紫色的发上,很是青春阳光。

    现在不得不说,他就和一个很正常的孩子一样,只是走在自己的家中。

    而且好像现在是有客人来了吧。他换上了微笑,一步一步走下楼梯。

    楼底下的佣人们一看到他下来了,都纷纷低头对她鞠躬以表尊敬。然后他们手脚更加快了,加快打扫。

    别墅外养着一个院子的花,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在浇花,身边跟着一个穿着佣人服的姑娘不知道在絮絮叨叨什么。

    女人只是偶尔笑笑,一笑便十分温可。

    当院子门被打开,一辆车驶了进来。到了别墅前,车停下,后座里面走出来了两个人。前座则风风火火下来了一个男的,得,一看打扮就是那个酒店的老板了。

    老板一眼就看到院子里在浇花的女人,他一拍手掌,也不管言苏予他们就跑过去说:“哎呀,夫人啊。在浇花啊,您今天气色可真好呢。”完全的阿谀奉承的话。

    女人只是温婉笑着点点头,没说什么,就随意应了一句:“找勋白的吧,他在里面呢。你们进去找他吧。”

    其实这言外之意也就是她要浇花了,麻烦絮叨絮叨就走,别和她说话。

    这位老板也是识相的,连忙答应了就回去了。

    但是苏月一却看那个女人看得有味,她明显看到当那个妖精老板转身回来的时候,那个女人的眼神冷了很多,看起来是十分嫌弃的样子。

    哎呀,真是人心难测。刚才还笑得那么温柔呢。

    言苏予在一边笑了笑,也不知道他突然笑什么。引得苏月一看了他一眼。

    言苏予耸耸肩,还就告诉她了说:“这夫人是席家二房在外养的女人,据说以前是个十足的悍妇,但是前两年生了一场大病,现在变得温柔对了。但是看起来好像性格还是很差嘛!”他应该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眼里的冷漠才这样说的。

    苏月一了解了,挑眉没有说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