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没错,开局就是搞席家
    苏月一在一边倒是想了想那个她招来修车的人。当初确实是和她说没有发现什么,原来那么早,这就是一个阴谋!真是让人细思极恐。

    而这个席勋白并没有什么名声,就连苏月一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可是他的手竟然能伸到这么远,他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席勋白还是保持着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他并没有想过伪装,至少在一个即将合作的对象面前不需要任何伪装。并且之后他会让这位言哥哥对他感兴趣的。

    而言苏予也是个爽快人,他不喜欢拖拖拉拉,既然这孩子说他知道害死他父母的凶手。那就必须得听听他说什么了。

    “交易怎样,说来听听。”

    “击垮席家,整个席家。”席勋白突然说这种话,有点出言不逊。

    言苏予都是惊讶了一声,这孩子狮子大开口啊,竟然要击败席家整个大家族。

    现在的孩子都玩的这么狠吗?也不怕自己吃的噎到伤胃伤身。

    可席勋白这孩子看起来还挺认真的。言苏予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可不相信言哥哥对席家没有一点想法,这么大的家族,谁都想分而食之。但是这个猎物之庞大,单靠一两个人是扳不倒的。但是我不同,我也不怕承认,我手里有席家致命的弱点,再加上言哥哥的帮助,席家很快就会垮台。我们两个分而食之,才是最好的选择。”席勋白这孩子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不可一世的话。

    言苏予深感佩服:“啧啧,你这孩子未免也太狮子大开口了,你凭什么认为你可以扳倒席家。”

    “我说可以就是可以,席哥哥,你不相信我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毕竟你连你父母当年去世的真相都不想知道,那怎么会帮我呢,是不是。”这孩子竟然开始使用激将法。

    嘿,苏月一这暴脾气,嘿了一声苦笑道:“你请我来是玩我,还是套我呢?先不说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查出当年的真相,光是你刚才说的条件就很难让人信服。这不是玩什么过家家啊,不是单凭你三言两语就能做到的。除非你能说一个让我信服的理由,否则这些免谈。当年的真相,我可以自己查,大不了多花几年时间。但侵害席家的事儿,我是个商人,我不敢去冒险。”

    言苏予说得没有错。他只是一个商人而已,谁家要是没有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不会去害他。

    更何况现在席家对他有利,他要是害得席家撑不住,谁还能帮他去攻击鬼街呢。所以这个席家还是得留着。

    但是苏月一倒是犹豫了点,他记得那个神秘的人给他打了电话说了关于席家的事。

    还真是有趣,她一来就听到有人说想要毁了席家。这不是真是应了那个游戏吗?

    但是她没有表态,继续让他们两个说下去,她听就行了。

    “是啊,言哥哥是个商人,不会去做那么冒险的事情。但是我不是……”席勋白思考了一下,又说,“那这样好了,我在这里和言哥哥保证,这件事情只要你帮我就绝对牵扯不到言家,也牵扯不到你。一旦成功,我愿意将席家的一半都送给你。”

    “一半都送给我。难道你看中的不是席家的这块肥肉,而是另有目的吗?”

    将一半送给他,这也太豪爽了点不是吗?就除非是另有目的。

    而席勋白只是笑一笑:“人活着不一定是永无止境追求利益的,我只想要席家还我一个公道,不想贪那么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这活着多累呀。”

    “行行行,也算是你能说。说吧,要我怎么帮你。”言苏予不想说废话,只要听听这个就好了。

    至于以后事情再说,他也不一定会答应就是了。

    可是席勋白这人小小年纪也精得很。他知道言苏予也不一定会答应他,他反倒这样说:“那言哥哥一定要答应帮我,我才说。不然的话,我没有安全感的。”

    “嘿,你这个小孩……是你在求我,还是我在求你啊!快点说,要不然我走了啊!”可言苏予也是一颗老姜了。

    他可不会受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的一个威胁,这孩子算起来今年也只有17岁吧。

    真是嚣张,年都没有成呢,在这里跟他讲大道理,跟他做交易。是不是有点太飘?

    然而席勋白听到这样的话,有点不高兴了。答应他不好吗?这样的利益还不够大吗?

    唉,也只能这样说,席勋白终究不过是一个孩子而已。他不了解言苏予,不了解他怎么想的,就以为这样的利益谁都不放过。

    可是他没想到言苏予可不喜欢没有利用完就毁了别人。要是有例外,那也要看情况而定。

    要是真能什么一下都答应,那他还有没有脑子了?

    “你就不能退一步?”然而此时苏月一却踢了言苏予一脚,“席家和你有多亲似的,要这么护着人家。”

    “你可别误会我呀,我这不是护着人家,只不过做生意嘛,不得讲一个先来后到,有始有终啊!我和席家现在合作火热着呢,这样我突然扳倒人家,那我那份合作怎么办?你帮我完成呀。”言苏予还有点委屈巴巴看着苏月一,这女的怎么站人家那边呢。

    刚才就看见她盯着人家孩子看不放,现在就帮着他,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苏月一自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站在她角度来说,她就单纯是对扳倒席家有点兴趣。

    想想那个神秘人说的,席家害了皇室公主,还把孩子给害了。这是不是罪大恶极,这当然就是治罪的根本了。

    这孩子说有致命弱点他掌握了,那是不是就是这个罪名。那敢情好啊,可以扯出席家那个失踪的孩子。

    “我替他答应了,你先说说怎么帮吧。”苏月一没理会言苏予,就是这么豪横地替他做决定。

    言苏予瞬间瞪大眼睛,他啥也没说啊。怎么就替他做决定了。他刚才树立起来的威信都被打碎了啊。

    “喂,你闭嘴哦。哥哥的事你少管。”言苏予弱弱地凶她。

    苏月一淡淡看他一眼,伸出来中指对着言苏予就是一比,那个样子简直“恶毒”到不可理喻。

    但是这样也不行啊,言苏予不甘心要叨叨几句,苏月一直接上脚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