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必定是早有预谋的事
    “哎呦,你这说的我好为难啊!这一下子能打破我好多计划呢。虽然说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好时机,但是我怎么办?我这不是在自毁后路嘛。”言苏予还是纠结过了头,有点不开心。说的话感觉他有点委屈呢。

    确实按照一个商人的想法来讲,这有点得不偿失了。

    “不会的,言哥哥,您说您和席家有合作是吗?席家马上就要自身难保,已经没有机会,您和他们合作才得不偿失。还是您忘了还有安雪玉洛家吗?您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就是他们欠了您一个人情,以后您要是有什么想要帮助的,找他们,他们必然义不容辞。难不成皇室还比不过一个席家吗?何况玉洛还可以号令整个国家的家族。言哥哥,您这是赢得了一个国家的尊重。何必纠结呢,答应我们就是了。而且您还可以得到您父母去世的真相,这样你就可以报仇了不是吗?”席勋白这会还挺聪明的,将所有的矛盾点已经说服点说了出来。这样稍稍缓解了言苏予的心理压力。

    可是那个真相已经很接近了,必然是鬼街的人害了他的父母。整个鬼街,他不管是谁都要端了的。

    只是当年真正的真相他还不知道,他还不知道真正伤害他父母的人是谁,所以他就要端了整个鬼街。

    真相是一定要知道,而毁了席家可以得到安雪国皇室的帮忙的话,确实也让言苏予有点心动。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按照席勋白说的,那个皇室真的会有那么好心。他还没有见过人家一个人呢。

    “席勋白,你说你身为席家人,为什么要帮雨洛家族。”

    “您看我像席家人吗?再者说,我可是二房,和大房本来就有利益冲突,为何我不能去抢了他们的地位。但是我对这些权利不感兴趣,我只是要一个公道,我什么都敢做。”

    “公道,你要讨回的公道是什么?你母亲被席家赶出来的事吗?”

    “难道这不是席家欠我的一个公道吗?当年我母亲家族到底帮了席家多少,他们都知道,可席家繁荣了,过河就拆桥。呵,这个手段真是玩得好啊!但也不只是这一点点,还有好多事情,言哥哥你不知道。总之席家我是必定要毁的。言哥哥你快想想要不要答应我吧。答应好了,我好给那边回话,做好准备。”席勋白又将话题扯到了这里。

    言舒宇不耐烦地换了一只脚搭起来,捅了捅苏月一,问她怎么看。

    这时候他需要这个丫头给他点意见。

    而苏月一是很淡定的,她身为旁观者看得清楚,她看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浑身很自在,就以她的想法来说……

    那就干咯,这么刺激的事情还能得到那么大的好处,为什么不干?难不成还要帮席家吗?万一席家没有躲过这次灾难,那言苏予岂不是失去的更多,这什么皇室家族也失去了,那才叫得不偿失。

    苏月一看向言苏予说:“我觉得你还是帮吧!这好处还挺诱人的。至于你要席家帮的忙,大不了就找那个玉洛家帮忙呗!而且我也会帮你,你担心什么。何况席家那两个兄弟本来就捉摸不透,万一他们背叛你呢?”

    苏月一这样说起来,言苏予就更纠结,其实那两个兄弟其实对他还是挺好的。

    只是可能当年他们做了一些错事,引起了别人的愤怒与报复,形势必然。

    这人呐,做事就是不能太绝。但有时候又必须要做的绝,才能永绝后患。

    “虽然说这一份决定打乱了我的计划,以后必然也会付出相应的代价。不过既然妹妹都这样说了,那做哥哥的也就答应了吧?”言苏予最后重重的拍了拍苏月一的肩膀。

    有一些疼,苏月一忍了忍。这个家伙干什么呢,和神经病一样。她瞪了他一眼。

    言苏予立马就和席勋白说:“行了,哥答应了。不过我更多的会是以吃瓜群众的身份做事,你们到时候可别把我给推出去啊,我们言家可担不了这个责任。”

    严谨说,言苏予还是想保护言家的。毕竟这是在别的国家,他们言家要是太出头了,那影响也多不好。

    还有要是被爷爷知道了,那得了,回去又是免不了一顿毒打。

    不过更让言苏予好奇的事,就是洛行舟。

    他犹豫了一会儿,问席勋白:“那你知道梅岛的四大家族之一的洛家在这里面充当着什么角色吗?听说他是安雪国的人,必定是位高权重的人吧!”

    “哦,你是说洛行州哥哥吗?行州哥哥他就是我们皇室的太子啊!是我们国家很尊贵的太子啊!只不过这位太子小时候发生过一些事情,让他对家族有些心灰意冷,就出了家族。不过这也没事,太子这么多年隐忍,也是为了这一刻扳倒席家。所以行州哥哥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自然和他相处的很好。南宫哥哥也是帮我们的,对了,说起来南宫哥哥也会来吧,那言哥哥你就会轻松多,南宫哥哥也会帮你的。”

    靠,这牵扯到南宫若熏,此话一出,苏月一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而言苏予更是吃惊说:“那你不去找他帮忙,干嘛要我帮忙啊?那家伙全身了无牵挂,做事能力又强的,直接找他代替我的位置不就行了的。算了,你把那个指甲给我吧,我把这事让给南宫若熏做行不咯。”言苏予这会耍起了小聪明,就想吃白食呢。

    然而席勋白果断拒绝:“不行,南宫哥哥不方便出面的。他必须要争夺世界第四金融家族,要是掺和了什么不好的事,炽兰帝都那边不会同意的。所以说言哥哥你就帮帮忙吧。而且我还听说您和路家不是关系很好嘛,到时候必要的时候,再稍微要那么一点点军力,去拦着席家,胜算会更大一些哦。只要我们小心翼翼,言家也不会受到什么实质性伤害的。言哥哥,您就尽快答应了吧。”席勋白把有点儿故意撒娇卖萌的意思。

    这就让人有点不可置信了,这孩子太奇怪了,一会一个样。

    在旁边的苏月一倒是笑出了声,敢情他们来这里就是被这个孩子给带着跑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水可真深啊,竟然涉及到了洛行州和南宫若熏,必然是早有预谋的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