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嫉妒使人耍小孩子脾气
    “别想那么多呀,我可干不来杀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事,浪费我力气。”苏月一看他这么害怕的样,子倒是提醒了他。

    男人瞬间窘迫,这两个人都不好惹,身手很好,而且他也真怕是什么惹不起的人。

    他只是来找一个女人而已,哪想到会遇到这种事情。还是要去和老板报告一下,这顿揍挨就挨了吧,等以后再说。

    男人挣扎着要爬起来,带着两个保镖离开,他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然而言苏予却堵住了他的去路,他还非要问清楚这个老板是谁。

    “惹了祸就想跑呀,留着给你们老收拾呢。你也不用麻烦他了,告诉我他在哪,我亲自去找他。”言苏予坏笑着。

    男人才不信呢,摇摇头有一些狼狈的后退,要远离他,生怕他再踹他一脚。

    “这,这事我就当没有发生,你们少管闲事,让,让开,我要走。”他就连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有一些怂怂的。生气的样子极其可笑。

    可言苏予往那一站,就是不让开。他今天还非要知道那个人是谁,仗着自己是席家人狐假虎威。

    在席家呀,还真是除了那三个兄弟,其他人都不是什么好东。

    当然,那两个兄弟也不是什么好鸟,不过言苏予对那两个兄弟还是有点好感的。

    可是天不遂人愿,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有人想搞他们,就是躲不掉呀,一切就看命运造化吧。

    “我觉得你走是不能走了,你得留下来把这里给收拾干净,还得去送那位姐姐去医院看看,不然这烂摊子谁给你收拾?留着给你老板收拾是吗?”言苏予这会儿还在和他讲道理的样子和他说话,并没有那么嚣张,看起来也算是是可爱可亲了。但是这都是他的表面现象。

    男人就是有点怂,他自己身体疼,好像出问题了。

    “我让两个兄弟留下来处理,我这伤的也很重,我也得去医院啊!”

    “那正好啊,你和这位大姐一起去。医药费就你全包了好吧,去吧!”言苏予这会儿倒是给他让开了一条通道。

    但是条件感人啊!可是他身后的那位女老板就不答应。她也没什么大碍,只是有点喘不过气来。

    “我没事,让这个人赶紧走。呆在这里就是败坏风气。两位客人,真是对不住了,招待不周,还劳烦你们出手帮忙。这样,之后你们想来就来,这里使用的费用都由我一个人包了,算是谢谢你们。”女人很客气地对言苏予和苏月一都鞠了一个躬,还算是十分有礼仪的。

    瞧瞧,这做人之间的差距就出来了,那个男的根本就不是男的,还掐女人,这个女的保护自己的人一点也不示弱。

    行吧,既然人家老板娘都这样说了,言苏予也就让他们滚蛋。

    那个什么席家人,他可以问这个老板娘。有事之后慢慢算,也不必着急这一会。

    很快,这三个男的就滑不溜秋的滚出去。应该是会去找老板哭诉了吧。

    言苏予就随便整理一下这里,其他的几位姑娘也赶来帮忙。

    老板娘哪里会让言苏予来这里帮忙,她必须得好生坐着伺候他们呀。

    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个也挺厉害。而且老板娘也是有点赖上的意思,就和他们完整的说了这些人是谁,又和他们有什么过节。

    其实事情很简单,他们口中的老板就是席间三房,前不久和老婆离婚了。就想再找一个女的。

    不知怎么的,他就看中谢可林了,非她不娶。

    那会儿正好谢可林缺钱给家里人看病,就向那个男的就借了钱。

    可是当初的条件是说好让谢可林陪他一晚,并没有说让她嫁给他。

    之后谢可林也一直在赚钱,慢慢地还。可是那个男的就是不放过她,三番两次的来这里找她。

    找不到人就恼羞成怒要砸店,这会儿不正好是要来砸了吗。

    唉,这女人啊,要是惹上一个不好惹的挺热闹,就是麻烦。这就是女性的弱势,也是一场悲剧。

    这话在言苏予听来就有点意思了。这席家也就大房有点志气,二房三房都是一些没用的。

    就这,这还想着要踢走大房,瓜分席家呢?呵呵了,要不是席家大房自己犯了错误,惹得皇室都要去毁了他们,这还有他们二房三房什么屁事?

    言苏予想着到时候席家大房倒了,他绝对不会让二房三房分着席家一杯羹。

    一半是他的,另一半给席勋白也没有错。

    可是他这样想着想着就有一点罪恶了,这还不是要置席家那三个兄弟于死地吗。

    这一旦法院判决下来,三兄弟就是沦落为平民,万一再得去坐个牢什么的,真是有点悲惨。

    “我就说席家没什么好人吧,你还真把那些人当一回事儿呢。”这时苏月一倒是白了一眼言苏予。

    想想之前言苏予护着席家那两兄弟的样就不屑一顾。

    那言苏予有点冤枉啊,回怼道:“那你是没有和那三个兄弟相处过,老小老可爱了,另外两个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我就是觉得吧。这之前犯的错呢,慢慢弥补就好了,这样何必非要做的这么绝是吧?”

    “其实我也没有对他们有意见,只是你说他们好像和洛行州不对付。那如果是站在洛行州对立面,那我可叫讨厌他们了。”苏月一这会有点小孩子脾气地说话。

    言苏予立刻就懂了。哦,敢情这孩子是冲着洛行州去的。他就看出来苏月一对洛行州不一般了。

    “那你是不是承认你喜欢洛行州啊?”

    “放屁,我只是单纯的欣赏他好吗?你看看谁有人家那个气质啊,他简直就是一幅画,对我来说赏心悦目。我就喜欢这种审美不行啊!你还别说,以后我还去护着他呢,谁要是和他找不痛快就是和我找不痛快。”

    “呵……比他气质好的人多着呢。只不过人家风格对你胃口罢了。你看哥哥,哥哥不是每次都帮着你,护着你吗?你怎么就看不到哥哥的好,不说以后要护着哥哥呢?”说实话言苏予有点小吃醋。

    往往在她身边的人,她不珍惜呀,怎么不在她身边的人,她就对人家那么好,真的是太过分了,这个女人。

    苏月一其实觉得言苏予也说的在理,没有说什么话。

    她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言苏予对她来说也很重要啊,可是她就是不善于表达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