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四十一章 鬼屋也给弄假成真了
    现在在鬼城的监控视频上就出现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就是某两位顾客手插裤袋走过一层又一层无数有惊喜等着他们的地方。

    这里是突然推开门把要冲出来的吊死鬼给拉了出来对着墙罚站。

    这里是一脸淡定看着一个血流满地在爬的女鬼在她面前张牙舞爪。

    这里是自己主动去床底下揪出一角白色破衣服,把人家扮鬼的小孩吓得半死。

    就是这么豪横,好像这里就是这两位的家一样。

    苏月一逛着逛着突然有点烦,这里也没什么好玩的。有些吓人的陷阱一看就知道,还非要她自己动手将人家揪出来,这不是给她找事做嘛。

    “我真该听你的话去那什么漂流蹦极,这里一点都不好玩。”苏月一慢悠悠地走在这长廊上,和言苏予说。

    然而言苏予没有说话,他就只是跟着他走着。

    苏月一好奇看了他一眼,只看到昏暗的灯火下隐约模糊的脸。

    言苏予的脸越来越模糊,而且走路的动作越来越机械。

    苏月一愣了一下,她上下打量着言苏予,慢慢停下脚步看他。

    然而言苏予还是机械地超前走着,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就好像他是中了什么邪一样,有点可怕。

    苏月一站住了脚,她略微思索了一下说:“喂,和我玩呢。别走了!”

    言苏予没有说话,只是脚步慢慢停下来。

    灯火微闪着,开始照耀得言苏予的整个身影都有些模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言苏予被掉包了?行为这么诡异!

    终于苏月一很不爽地追上去,先是在他身后戳了一下他,他无动于衷。她再上脚踢他……

    这一次,言苏予停下来了。但是他的背慢慢弯了下来,整个人都和机器人一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咦,苏月一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货疯了吧。不得不说,这样真的还有点吓人唉。

    “喂,言苏予,我真踢了,踹得你内伤别怪我。”苏月一发狠了,这要不是言苏予,她就一脚踢得他战都站不起来,要是言苏予,言苏予也不会那么傻活活挨她一脚。

    接下来苏月一二话不说就跳起来踹他,非要给他来个旋转二连踢,他才舒服是不是。

    “咯吱咯吱……”然而又是这种声音传出来。

    苏月一踢到第一脚的时候,言苏予突然转身擒住她的脚就往他身后扯。

    这力度之大,大得苏月一整个人都措不及防被拽了过去。

    呦呵,苏月一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怎么回事。她反应也算迅速地一拳打过去。

    对方被狠狠打中鼻子,后退了几步让苏月一脱开了。

    绝了,苏月一这是遇到对手了呀。真正的言苏予也是遇到对手了。

    竟然还有人这么厉害,敢偷梁换柱,就连苏月一都没有及时发现。

    呵呵,这是有趣,但也太不自量力了。

    很快他俩就在这里打起来了,灯光昏暗,就是故意昏暗的。弄得苏月一看都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而这个假扮言苏予的显然没有苏月一厉害,她一下子就把他给制服在地。

    “没想到你们工作人员中还有你这么个角色呢。虽然没比得过我,但我欣赏你。不过我觉得那个遇到言苏予的会更惨一点。”苏月一好心提醒他,微微笑。

    假言苏予趴在地上没有说话,好歹也是有职业素养的是不。

    行吧,苏月一放开了他,这一关算是她过了,这个假的应该就不会针对她了。

    她站起身伸了一个懒腰,绕开他就走。

    然而灯火晃荡,晃着晃着就消失了。这条长廊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

    言苏予愤怒地踢了一脚这间房间的道具,真是……什么时候的事,身边的那丫头突然就变成了其他人,还把他带到这个房间,现在好了,人不见了,他被困在这里面出不去了。

    “喂,有没有人呐。都死了是吧,出了问题谁负者啊喂。可恶,要是被我出去了,明天就从路家运炮过来轰了这破地方。”言苏予骂骂咧咧,骂骂咧咧,走来走去寻找出口,暴躁锤墙踹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十足的破坏王。

    终于是在一个巨响当中,言苏予拿所有道具一股脑地全砸门上了,然后门就被砸坏了。

    言苏予拍拍手里的灰,不屑一顾。切,就这就这……还想困住他,不知道当年梅岛的一幢别墅是谁带头拆的啊。这方面,言苏予是专家啊。

    言苏予大摇大摆地出去,走到长廊当中顿了顿脚,不一会就在这里喊:“喂,老妹,苏月一,在哪呢,出来,你哥在这,可别被吓破胆尿裤子了啊……”

    他也是不嫌声音大,就是一个劲叨叨吸引注意力。然而这么长的长廊当中,也没有人回应,就只有深幽不见尽头的长廊。

    难不成上楼了?言苏予摸了摸脑袋就往前走找楼梯上楼看看。

    “哎呦卧槽……”突然言苏予好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被吓到了。

    得,之前没被吓到,现在倒是被一个东西绊倒脚而吓到了。

    言苏予眯眼仔细往地上瞧,呦,这不是一个趴着的人嘛。扮鬼也不用这么不敬业,就趴着吧。

    “喂,醒醒,是不是该工作吓人了。喂,我活生生一个人呢,你不弄点动静是不是不太尊重我了?”言苏予改不了这叨叨的毛病。

    地上的人:“……”

    确实没话讲,根本就是个已经不用再说话的人。

    言苏予看都叫不醒人家,也就作罢了。这年头让顾客去叫醒工作人员工作的操作也是没谁了。

    不过就在言苏予站起身来的时候,不小心一个灯光闪到了这个地上的人的身上。

    他看了几眼,终于是看出来了。他以为周边的血是吓人效果,但是这个人竟然没有呼吸。

    他一下就敏感地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这人不会是真的挂了吧。

    言苏予犹豫了一下,果然弯腰将人翻了一个身。

    卧槽,这不看还行,一看吓一跳。一把刀都插进肚子深处了,这不挂才怪。

    言苏予反正是摸不着头脑,这应该不是化妆效果,而是真的谋杀吧。

    不行,言苏予越想越不对劲,刚才他和苏月一莫名其妙走散了就很奇怪,这又遇到这一个人,是不是说有人趁机混进来要他们两个人的命?

    想来这很有可能,毕竟他们两个也被不少人注意到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