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关系复杂闹别扭了吧
    “哇,这也太好看了吧。这是哪位神仙姐姐,是席家人吗?”

    “应该不是吧,没听说过有这么好看的啊。”

    “那席家人是你能看就看的嘛!说不定就是哪室的千金呢。”

    “应该不可能……看吧看吧,人家旁边的是刚才炽兰帝都来的人那边的。应该也是炽兰帝都的人。”

    下面反正已经开始小声的议论纷纷起来,好不热闹。

    但是他们再议论也不能阻止周边扩散过来的寒气……咦,好多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这么冷!

    循着源头看去还真的能看见霜花在空气中裂开,完了,整个人都裂开怎么回事。

    南宫若熏友好微笑着喝了一口红酒,眼里哪里有刚才和别人交谈而略带风趣的眼神。

    现在就完全是地狱深渊里的黑暗,简直有不可估量的冷。

    很好,真是很好。竟然是和那个家伙一起下来的。

    从那次吵架不欢而散后,之后找她找也找不着,她见也不见他。

    一声不吭就跑到安雪和言苏予过潇洒日子,他还以为她还在梅岛来着,这就尴尬了。

    这个不算,过来了他就想主动联系她,可是就是联系不到,言苏予也不和她说她在哪,所以人都串通好了不告诉他,就是这么硬气是不是。

    现在呢,跑这来了啊。还打扮那么好看,在这众人眼底下下来……行!

    某人很生气,后果真的很严重。他不发威真当他是病猫是吧!

    所以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南宫若熏直接朝他们走过去,

    苏月一自然看到了他,但是没有任何反应。要有反应的话她就是狗。

    可是在南宫若熏眼里,她这个样子就是在说他们真的断了,说分手就分手,分完就如此光明正大地和墨辰悠搞在一起。

    算她狠!

    “席大少爷,我倒是没想到你让我未婚妻做这迎寿玉女,都不和我打声招呼的。”南宫若熏率先就去和先下来的席非和说话。

    席非和疑惑地哦了一声,似乎是不知道还有这等要求的。

    他说:“是吗,苏小姐答应得爽快,我没想那么多。南宫少爷这样说,看起来还真是我疏忽了。”

    嗯哼,南宫若熏假笑了一下,抬头看向苏月一,眼神不言而喻就是红果果的威胁:“这么多天去哪了,不知道我一直找你吗。”

    苏月一:“……”看他的眼神就看出不好的意思了,她才不说话呢。

    “年轻人你说这丫头是你未婚妻?”真不巧,这被老夫人听到了。

    “是,我未婚妻。”他把未婚妻这三个字讲的尤其重。

    “这样……”老夫人走下来让席非和跟着她就行,其他两位可以去招呼客人了。

    南宫若熏在这里,其他人也没敢上前来对老夫人亲自贺寿。就等老夫人亲自发话了。

    但是老夫人却回头对墨辰悠说:“这就是你说的把握住?”

    墨辰悠略微苦笑,点点头。把握是一定要把握的,但是这不还有事没有处理好嘛。也不能怪他是不!

    就这样,老夫人怪了他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年轻人的事复杂,她管也管不了不是。

    “言墨你过来吧,让人家处理好。”老夫人要走的时候还把墨辰悠叫上了。

    墨辰悠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也没有办法。谁叫南宫若熏来横插一脚,连未婚妻都说出来了。

    老夫人自然不能看着墨辰悠去掺和人家的事。也只有解决了,他才能介入不是么。

    但是苏月一就有点搞不懂了,这老夫人管得也太多了吧,咋这都管,还让墨辰悠跟着她?

    苏月一看了一眼墨辰悠,他以为墨辰悠就找理由拒绝,但是他却安慰了一眼苏月一,还就跟着走了。

    竟然是……抛弃了苏月一!

    苏月一都懵逼了,但是也不能在这里生气不是。

    咳咳,苏月一有点尴尬,她即将独自一人面对南宫若熏。

    “下来。”现在论南宫若熏的变脸速度,他一下就冷下脸,还特凶。

    苏月一瞪了他一眼:“好聚好散啊,南宫少爷。不带这么咄咄逼人的。”

    “我逼你什么了?下来,跟我走。”南宫若熏就是神气,神气地伸手拽她。

    “别啊,这是什么地方,别拉着我。”苏月一很生气,被他拽住手腕有些疼,脚步也差点踉跄。

    南宫若熏这时候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不走我抱你了。”

    “你这不耍流氓吗……”苏月一对他总是没有办法。

    “这一年我对你就是太容忍了,才导致你这么叛逆。”

    “抱歉,我叛逆是天生的。”苏月一被他拽到下边,脚差点崴了。

    等他停下来的时候,苏月一踢了他一脚说:“鞋歪了,都怪你。”

    “事真多。”南宫若熏叨她一句,转过身竟然直接蹲下给她穿鞋。

    苏月一:“……”她连忙后退不让他给她穿,啊这都让她措不及防。

    可是南宫若熏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抓住她的脚踝,拖住她的脚就放进高跟鞋里。

    “嘶……”周围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真是太嚣张了,当众秀恩爱吗。

    可关键是人家根本不恩爱,穿好鞋后苏月一立刻后退远离他,一脸冷漠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觉得尴尬的表情。

    南宫若熏倒是无所谓,这有什么,给老婆穿个鞋有什么不对。

    此时老夫人这边。

    “言墨,这就是你的选择?他们两个看起来关系不错。”老夫人从刚才知道苏月一是南宫若熏未婚妻后就改了许多态度。

    老人家都是这样,克守严己,不喜欢那些不正常的暧昧。在她眼里,能配得上言墨的就必须是干净纯洁的。

    墨辰悠当然听出来老夫人这是讽刺了,他尽量不用什么主观想法顺着说:“姨祖母,有些事不是您看到的这样,其中内情等以后我慢慢和您说好吗。”

    “哼,还知道叫我姨祖母呢。刚才不是叫何奶奶叫得顺口吗。”老夫人瞥一眼墨辰悠,怪他。

    “您还和我计较这个呢,等我追到人家成为一家人再介绍您,您看成吗。”

    “好哦,我见不得人这么多年也习惯了,不生气不生气。”老夫人故意自黑嘲讽一下,但是嘴角的笑容还是出卖了她。

    墨辰悠哄老夫人倒是有一套,搭上老夫人的肩膀说:“您是我们家最大的惊喜,自然要最后隆重出场是不是。”

    “就你会说。”老夫人被哄的直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