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好像即将进入主题
    事实证明,她的诚实是有理有据的。

    洛行州一来,来的时候,全场寂静。全场眼珠子都快黏在人家身上了。当然包括苏月一。

    瞅着人家的黑底红色龙纹长衫,那清高的身段简直要了人命。

    “太帅了……”苏月一啧啧两声,情不自禁赞叹。

    “那能有我好看吗。”言苏予可劲酸,酸到家的那种。

    “你?有点嫩,比不过人家倨傲清贵。”

    “啥?”言苏予都惊呆了,苏月一她飘了是吧,竟然说他比不过洛行州?

    行,好得很。言苏予气死了,气得甩一个脸子给苏月一,就大摇大摆朝洛行州走去了。

    洛行州进来的时候自然清高得很,并不屑与其他人招呼,就直接往南宫若熏那边走去了。

    南宫若熏并没有一直陪着苏月一,他也有事在身。而他那边就离席家人有些近。

    现在洛行州去了南宫若熏那边,席家人就全部注意到了洛行州。

    如果观察仔细可以看见洛行州一来,席家人都是很在意的,并且脸色有些不太好。

    但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言苏予一起那就好玩了。简直是带起了这里的所有气氛。

    只见言苏予拿了两杯香槟,很是神气地走到洛行州身边,二话不说就把酒杯塞人家手里,顺势还依靠着洛行州身上,吊儿郎当地问:“唉,瞧你事多的,这么晚才来,不得罚几杯过过面子?”

    洛行州看了言苏予靠在他身上的肩膀,不动声色地蔑视一眼,不紧不慢地说:“怎么,这里是你当家了,说话这么得瑟。”

    呦,这也是让言苏予没有想到的,这洛行州平常看起来不争不抢,十分佛系的,这会竟然和他怼起来了。

    得,是个不好欺负的主行了吧。

    “哎,我还就得瑟了。而且看你不爽不行啊。”言苏予这回耍小孩子心眼脾气。

    “那你不爽得了,别靠着我。”洛行州微微顶开了他,就是很不悦言苏予靠他身上,他才这么怼人的。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洛行州这人的禁忌是有人靠他身上了。

    说不定南宫若熏靠他身上,也会被他怼。当然,咱南宫是个直男,正经人!

    “哼,我看你才得瑟。穿成这样来,也不知道要勾引哪个没良心的臭丫头。”言苏予叨逼叨逼,心理不平衡。

    得,言苏予这样一说,洛行州这聪明的人当然知道他口中说的那个臭丫头就是苏月一了。

    咳咳,其实洛行州不是傻子,每回不是看不出来。好像每次他一出现,苏月一都会盯着他看。

    额,可能,大概,也许苏月一是真的喜欢他这一类型的吧。但是朋友妻不可欺,他还是知道的。

    然而还没等洛行州说话,那个言苏予口中的臭丫头就再也看不下去,要来替天行道,收拾残局了。

    苏月一走过来直接拎着言苏予的后衣领往回拽,骂骂咧咧:“我还管不了你了不成……”

    言苏予:“……”他不要面子啊。

    就这样,蹦哒了几下的言苏予就被苏月一这样十分不给面子地拽走了。

    “唉,无趣啊无趣。”言苏予被拽走后十分桑心。

    “要是全天下人都和你一样无趣就好了,也省得我费心费力管这管那……”苏月一安定下来后随手拿了一块糕点吃,然后像是想起来什么说,“我手机不见了,你好好琢磨弄哪里去了。”

    “你手机我可没拿,而且那玩意你也不太用。说不定被你弄酒店里没带出来呢。”言苏予没有怎么在意,他觉得就这小事还成吧。

    但是苏月一总觉得心神不宁的,她第六感很强,总感觉有人拿走了她的手机。

    但是她的手机防密是最厉害的一级,就算有人拿走了她的手机也没用啊。

    “别担心了,我等会给你找找。”言苏予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人来了兴致,他站起身竟然直接抽走苏月一头上的古簪,“借用用啊。”

    苏月一都没来得及反应,东西就被抢走了。之前她的头发是被古簪盘起来的,现在古簪被抢走,就在这一刹那,她的头发倾泻而下如瀑,小小惊慌之中,竟是造却了让人怜爱之美。

    她下意识摸上自己披散下来的头发,抬眼去瞪因为手欠而略带抱歉的言苏予。

    言苏予也不是故意的啊,她哪里知道这个簪子就是固定她头发的。真是不怪他呢。

    “啊哈哈,妹妹表生气啊……”言苏予笑得尴尬,然后拍拍苏月一的脑袋顶以示安慰,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摆,也只能说说就很不要脸地走了。

    还表生气呢,不生气才怪。苏月一撅嘴不满,娇俏样子尽显。

    唉,这样的女人谁看着不喜欢。一举一动都是不经意的柔美风情不自知。

    可是这人心难测,就算是一处温阳,也不知它的温柔也可能是掩盖了自己风华的罪状。

    ……

    席家那桌很是热闹,因为来的客人都是排着队来贺寿送贺礼,并且说上几乎讨人欢心的话,那真是一下子就弄得气氛高涨,热情不断。

    苏月一自然也过去了,她一人亭亭玉立在老夫人身后,看着过来的人那一副副或献媚,或真心,或玩味,或打探的嘴脸,真是学到了很多。

    她感觉今天就是来学习的,学到了很多为人处世的方法。

    这会正好是席家人回敬客人的时候,一位老管事过来了。

    “大公子,梅岛鬼街的孟二爷来了。我们没请,不知道是否让进来。”老管事直接和席非和说话。

    席非和注意了一下,看向门口,犹豫了一下去问老夫人。

    “祖母,这还要看您的意思。”席非和低声问。

    老夫人端着一碗汤舀着喝,头也没有抬就说:“我和这个梅岛上的正经人都没有什么来往,怎么涉黑的都上赶着来呢。”

    额,这话一出,连席非和都惊了一下。老夫人为什么突然说和梅岛正经人没有什么来往呢。现在周围还有梅岛的人,这叫他们怎么看。

    但是还好席非墨反应还快,他看一眼老管事说:“问清楚来意,要是贺寿那就不必了。老夫人也不需要折煞的命害了喜气。”

    席非墨也是个狠人,人家来肯定是来贺寿的。不请自来贺寿就被打发走。那要是人家说不是贺寿的,席家人就更不会让他进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