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五十七章 这得唇枪舌战一番
    捅他?那就是了。说明这丫的谁看他都不爽。但是苏月一也不能白白被冤枉了。

    “人呢,带过来。”苏月一挑眉问他。

    “言公子那呢,似乎马上带过来。既然来了,那我好歹也要给老夫人贺寿一番才显诚意。”孟闻舟就是一个不要脸的,他明知道他这样的身份来会不招人待见,但是他还是来了,并且还要犯冲去贺寿。

    不过这会老夫人算是重重地放下碗筷,一脸慈祥地抬起头来说:“孟公子,听阳自小在老孟爷手底下长大,虽然那孩子不成气候,但好歹是老孟爷的亲儿,可你不过是捡回来的孩子,还入不了孟家的族谱。要是今日你拿孟家的名义给我贺寿,那大可不必。我们不能坏了老祖宗的规矩。要是其他,我与你非亲非故,非敌非友,我可承受不起。”

    又是规矩,哪来的这么多规矩。而且那什么老孟爷什么的,苏月一就有些看不懂了。

    原来老夫人是认识孟闻舟的咯。准确来说是认识孟闻舟的养父老孟爷。但是孟闻舟就因为不是老孟爷亲生的,所以不能贺寿!

    唉,这安雪的规矩真多。贺个寿还得精心挑选呢。

    苏月一看向孟闻舟,他依旧神情自若:“老夫人高贵,您觉得我一个下贱人给您贺寿就是折煞了您。不过老夫人您说这话时考虑清楚了吗?我不配给您贺寿,那除了席家人,在座的各位就更不配给您贺寿了。哈哈,这么多年了,您还是没有变,总觉得您说的都对,您就是真理。就连席家的子嗣是非好歹,也是您说了算。”

    “大公子,我记得您好像有个未婚妻吧。哦,据说是你母亲在你小时候给你指的婚,那姑娘是不是叫玉琳琳?这不刚巧嘛,那姑娘在门口二话不说就拿这簪子刺我,我可没惹她,你不得管管吗。”

    席非和被cue,他似若无状地问。但是却听到玉琳琳的名字,还有后面的话。他猛得抬头说:“你在说什么胡话?玉琳琳?”

    “是的,玉琳琳不是死了嘛,怎么会……在门口还被我撞见了呢?”孟闻舟表现出一副好奇的样子想。

    而此时老夫人的脸都黑了,她很生气地大拍桌子说:“放肆,在我的寿宴之上,竟敢提起这么不吉利的事。这里不欢迎你,管事,将他请出去。”

    “我看谁敢。”孟闻舟走上前来,拖出一把椅子就坐下,虽然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是他此时的霸气竟然超过了所有人的气势,简直了。

    “你……非要我当着所有人的面赶你出去吗。”老夫人气得发抖。

    额,不明觉厉。

    “老夫人,玉琳琳真的冲撞了我。她既然是您未来的孙媳妇,这是不是该您管管呢,反正您也那么爱管闲事。”孟闻舟直盯着老夫人出言不逊。

    “孟公子,玉琳琳已经死了。敢问是谁这么大胆冒充她顶撞你。”席非墨单手抚了抚老夫人的肩膀,让她稍微安定下来。下面有他们来解决呢。

    “我刚才不说了嘛,她说苏小姐看我不爽,就让她拿这根簪子刺我。好在言公子及时发现将她控制住了。因为玉琳琳,我这衣服被划破了,人家家里人就让我进来了。没有办法啊,我也不是闯进来的。”孟闻舟说着说着就往苏月一那边看,意思真是好让人误会。

    这误会真是大了好吗,苏月一都不知道这其中竟然还有她的事,就因为言苏予抢了她一根簪子。

    好哇,敢情言苏予那个家伙早就有此打算,竟然还不告诉她,把她蒙在鼓里,到现在人家都找上门来了,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鬼。

    牛,言苏予就是牛。等他来,她非弄死他不可。

    但是这里不光是苏月一有点懵,就连席家人也有点懵。但是他们不能表现出来。

    席非墨在这其中还算是不涉及其中的,他对老管事说:“你去找言公子过来。”他也闭口不说玉琳琳的事,实在是可怕。

    老管事答应了,但是他看向老夫人犹豫了一下,走去几步又回来脸色有些白,担心地问:“那这玉……玉小姐。”

    席非墨的脸色一下就不好了,他抬眼瞧老管事这惊慌样训斥:“老管事,你在席家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一个已故的人被一个胡言乱语的人说出还在人世就吓到你了?我看你也是老糊涂了,今日之后不必当了吧。”

    “是是是,二公子教训的是。我这就去找。”老管事也是挺无辜的,说完赶紧去找。

    苏月一在身后只能尴尬,她略微叹气,今天这事还真是避不可免要牵扯到她和言苏予。

    但是苏月一惆怅之中不巧看到了洛行州投过来的视线。

    他坐在旁边一桌,安静地看着他们这里。那样子并不像是在看八卦,也不像是单纯的好奇。而是他想看就看了,看的还是苏月一,看得光明正大。

    这让苏月一怎么办,脸红也不能脸红。毕竟也没有对人家有什么不好的心思,脸红就说不清了。

    但是她就是回看了一眼洛行州,就有点不知所措。洛行州是个什么神仙美少年,好看到爆,完全长在了苏月一的顶级审美上。

    要命真是要命,如果有那么一天,她真的想把洛行州给带回家,他想要什么就给什么,只要他乖乖呆在她身边陪她说话,给她欣赏就好了。想必她再也不会烦恼了。

    可惜,这只能是痴心妄想了。

    “墨辰悠,没想到你也在啊,别来无恙。”之前孟闻舟瞧着墨辰悠在,也是挺意外的。现在没啥事,他就主动打起了招呼。

    这样一来把苏月一的注意力也给唤了回来。找墨辰悠的事,那就是找她的事。

    “别来无恙,”但显然墨辰悠和他没什么好说的,只是淡淡回应了一句。

    嗯哼,孟闻舟挑眉看着墨辰悠,眼神逐渐犀利:“你这冷冰冰的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了一件事。你那夜趁我醉酒伤我的事,做得那叫个滴水不漏,害得我查好了好几个月才把你揪出来。但是没有证据,也找不到门道去治你,啧啧,我可真寒心。”

    “也不过是两月而已,二爷的能力还是有的。如果你还咽不下这口气,就请继续找门路治我好了,我等着。”墨辰悠就无比坦诚大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