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当日往事事实如此
    “果然放肆,出言不逊,冒认子孙,”老夫人现在算是再也忍不了了,“我最后再说一次,赶出去。不必顾忌这是什么场合。”

    竟然敢叫她退位,而且这又是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身份又低,更加让她生气。这回无论如何老夫人都要赶他出去了。

    可是半天了,竟然没有人上前去要赶他出去。就像是之前老夫人说了那么多次,也没有人敢动手一样。

    老管事也是在旁边犹豫不决,老夫人立刻犀利的看下老管事:“怎么呢?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

    老管事这回是真无奈,他回答道:“安雪国皇室下了命令,这回要彻查当年公主被害一事。好像是说有人举报当年公主是被害的。”

    “老管事,你在席家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礼数吗?我管他什么命令,我轰出去一个旁人又怎么了?还轮得到你这个管事来做主?”老夫人也是得理不饶人的。

    “老夫人,您别忘了。我当初可是安雪国皇室派遣下来的人。”老管事正式看向了老夫人。

    这话里面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说他刚刚听到孟闻舟的一席话。

    孟闻舟说他是公主的儿子,现在安雪国的命令又下来了,那他就不应该站在席家这边,而是应该秉公执法。

    他到底是没有忘记他以前是安雪国皇室的人。

    他这一说话倒也提醒了老妇人,确实,老管事确实是安雪国的人。但是她记得这个老管事好像已经被她们席家二房给策反了。

    席家二房,二房啊。老夫人不禁想到了二房。但是她没有多想,在这种情形下,她也不便想那么多。

    “祖母,这里还是不适合动手。既然是席家的事,那就到楼上去解决。”席非和及时说。

    那如果赶不走人家那就把人家请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去不就行了。也省得出了什么事损坏了席家人的名誉。

    “为什么要去楼上解决,这里不好吗。让所有人都看到你们席家人丑恶的嘴脸,”孟闻舟现在是无所谓了,他站起身来走到后面也不顾席家人所有人的眼光,拍拍手大肆宣扬,“今天你们都是给席家老夫人夫人祝寿的吧!但是光是祝寿多无聊啊,不如来点有趣的事情,娱乐一下气氛。其实你们也不必装得一个个表面上随和,指不定心里怎么去骂席家呢。其实你们很希望席家没落,好让你们有机会攀附上安雪国皇室吧!这样也好,今天我就给你们这一个机会。你们都听好了,安雪国皇室有令,接下来无论你们听到什么,看到什么胆,敢给席家人求情,或者是包庇的,都会被列入安雪国的黑名单之中,就算是今日治不了你们,今后也不会放过。我只需要一些人做能向天下担保的公正的旁观者懂了吗?”

    孟闻舟此次非常的霸气,他一正经起来就好像真的有了那股王者风范。

    也确实,苏月一从一早开始看他虽然天天和个一个流氓一样,但是他正经起来做事还是很小心谨慎。

    并且这个人非常聪明,懂得去拿捏别人的喜好,也掌握得了别人的分寸。

    这也就是苏月一每每都想避着他,不想与他为敌,但是却又不得不为敌的无奈。

    但是今日她好像和孟闻舟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的。

    这会言苏予就有理由去旁观了,苏月一看到他本来还想找一个椅子重新坐下看戏,但是苏月一瞪了他一眼,言苏予立马会意走到她身后了。

    再怎么样也要和她同一阵线不是么,要不然他们两个说悄悄话的时间都没有。

    但是苏月一忘了旁边墨辰悠的存在。目前墨辰悠面无表情,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但好像并不痛快就是了。

    他和席家还有挺深的渊源,墨辰悠就是最让苏月一最担心的,她生怕他现在是来帮席家的,那么他们两个人利益冲突,这就不太好了。

    “看情况这好像对席家不利,你有什么想法?”苏月一这会儿微偏头问,声音还算小,只能让身后的言苏予听见。

    墨辰悠看了一眼老夫人,无所谓的耸肩说:“先看着吧!反正我保持中立态度。”

    竟然是中立态度啊,苏月一知道是这个态度,不禁窃喜。

    中立就好,也省得是个麻烦。

    “但是该有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待会可别生气。”这会墨辰悠又凑近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苏月一不明所以。

    但她可以听出来他还是想做点什么的。那好吧,苏月一也只能静观其变。

    现在周围人十分的安静,都不敢说话,也不知道席家这一桌发生了什么,那看起来是有好戏的。

    而且那个人说的话也恰恰戳中了他们的心思,在座的各位又有人是真心对待席家的,都只不过是趋炎附势,见风使舵,看哪家风盛,就往哪边倒,哪家败落就往哪边推罢了,所谓墙倒倒众人推也不过如此。

    在这里老夫人确实感到有一些难为情。她怎么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出现的孟闻舟竟然是第三个孩子,也就是那个贱货生的孩子。

    虽然那个女人贵为安雪国皇室,但是那个女人性子懦弱,顺从自己的丈夫。

    她也只不过是利用自己的儿子困住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被她弄死了,也是她为了保全席非和母亲的地位。

    要不然一旦那个女人的孩子继承席家,现在哪里还有她当老夫人的一天。一切终究不过是她自己想要权利罢了。

    还有那个席非和的未婚妻玉琳琳。那确实是一个错误,席非和的母亲虽然是她扶持的人,但是那女人还是比较重情义的,竟然许了玉琳琳给席非和当未婚妻。

    玉琳琳家族没有什么权力,并不在老夫人的选拔范围之内,所以说她就要去迫害玉琳琳,让席非和娶不了她。

    其实当初要是席非和不喜欢玉琳琳的话,那她也没必要这么做。关键就是她看见席非和对玉琳琳还是有点意思的。

    也正如刚才她见到席非和那般紧张,也知道他确实是忘不掉玉琳琳。

    她当初本来是想杀了的,但是玉琳琳被她给逼疯了。

    她也许是一时的心慈手软,也就把她给囚禁到了席家后面的库房当中,就打算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