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六十章 持续高能请期待
    可没想到谁让她跑了出来,还撞见了言家少爷,还有这个孟闻舟。

    呵呵,这样想起来这三个人倒是给他演了一场好戏。

    老妇人顿时就想到了言苏予,她特意回头去看了一眼苏月一他们身后。

    言苏予看到了夫人在看他,眨了一下眼睛也表示无辜。

    他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能不能别这样看他。而且他和这个老妇人交情不算太好吧,要看也是要席家三兄弟看他呀。

    所以说言苏予也完全没在怕的。反正就算牵连到了他,席家也不能说什么。

    刚才簪子的事情完全是偶然好吗,而且拿那个簪子给那个疯女人之前,他可是拿簪子调戏过好几个女孩子的。

    这就更顺理成章了,说明言苏予拿簪子只是想哄姑娘开心而已。

    但老夫人也是聪明的,想到言苏予就是想撇开自己的关系,所以才这么做。

    她也就回头继续散发她的威严,这一刻,她要是不震场怎么能行?

    席家总归是大家族,席非和以及席非墨两个人很快就调整了,状态专心去应对孟闻舟。

    从刚才他们知道的孟闻舟是那个公主的孩子开始,他们就意识到今天恐怕这局没那么好走了。

    一定牵涉到了安雪国的皇室,而且安雪国皇室与席家表面虽然和气,但是两家背地却争斗不断。他们皇室想要弄他们席家已经是很久了。

    “老夫人,你觉得我说的对吗,你要不要给我一个当年的解释呢?说你没有害死我母亲,也没有赶我出席家再加以伤害。如今我回来了,你更是应该要将实情告诉大家,你没有做过这些。否则要是被我查到你真的做了这些,你可不能辩解这一切,都只能算是你自作自受!”

    “好一张利嘴,我席家人可生不得你这张利嘴。你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是我害死了当年的安雪国公主。她是我媳妇儿,也贵为公主,席家宠爱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害她?当年也是因为她忧思丈夫过度,自己积郁而亡,医生那边都有诊断,你现在却来说什么是我害死了她,你有什么证据?不知道说话需要证据的吗?。”

    “你应该知道我今天来了就一定不会没有证据,首先我来证明我确实是安雪公主的孩子。这就需要安雪国皇室的人亲自来证明了,刚巧,您这边不是来了一位安雪国太子嘛?”

    好家伙,孟闻舟直接把洛行州给扯了出来。

    苏月一在后面看的起劲。终于等到美人出场了。洛行州那一张嘴可是律师的嘴,开过光的,无论如何都比别人厉害。

    她就等着看这一场戏呢,但是只有他们少数人知道洛行州是安雪国太子,其他人并不知道。

    这话一出,下面人就开始议论纷纷怎么回事,难道今日宴客中还有那位尊贵的人吗?他们怎么都不知道。

    直到洛行州慢慢站起来走了出去。他们也都惊呼不已。

    难怪这个人看起来这么有可望不可及的气质,原来是皇家人,而且还是那位深居简出的太子爷,谁都没有见过的太子爷。将来下一任家主必定是他。

    人都是爱美,也爱权势的,看到洛行州出来,大家也都纷纷差不多信了太子说话,那么这个人是安雪国公主的孩子也是确定的。

    洛行州一出现,两兄弟就都知道这看来是真的了。就算不是真的,洛行州也会把他说成是真的。

    当初席非和想去拉拢洛行州都不行,他们也知道迟早会到这一天,洛行州绝对会跟他们对着干,也没有想到是今天。

    洛行州站定在老夫人的面前的时候,老夫人也不免得对他微微低头颔首已表尊敬。

    毕竟是太子,有身份在那里,就连她见了也要低头三分的。

    而洛行州也很客气地回了一个礼说:“老夫人久别无恙,行州在此有礼。”

    “当是太子驾临,怪我没有照顾到太子。算是老身照顾不周,还请太子见谅。”

    这下好了,老夫人都承认对方是太子了,那所有人都信了。

    “说起来你还是我表哥呢,平时和你相处还真的看不出来。你和我性格太不像了。”孟闻舟这会竟然靠近洛行州搭上他的肩膀。

    洛行州没有动身,一脸淡定地站着。就让孟闻舟架着。

    言苏予看在眼里,嘴角直抽抽,气死他了。凭啥他搭着不行,这个流氓搭着就行。

    “果然一伙的,身体接触都可以。”言苏予直接吐槽。

    苏月一扁嘴,好像谁接触都可以,就是言苏予不行。当初洛行州还摸过她的头呢。(此时言公子已气晕退出群聊)

    “这意思不就是承认是表亲关系了吗。”苏月一白了一眼言苏予提醒他。

    言苏予淡淡哦了一声,承不承认没关系,关键是碰到了,碰到了画重点。

    老夫人看他们那么熟络,就知道这是避不可免了。

    原来还有这层关系在,安雪皇室为了扳倒席家真是费尽心机,连本该死去的孩子都找出来了。

    “行州临时接到任务彻查,请老夫人配合。不知道老夫人还想说什么。”但是洛行州也没有说什么,就和孟闻舟一个态度,那就是给你一个机会:你先招了,不招我们再来继续攻击。

    “不想说什么,你们要诬陷我,肯定准备充分了,我就是再说什么也会被你们颠倒是非黑白,倒不如不说,以免落人口实。”老夫人也是个倔强和小心的主。不想那么快就招,也无需招。

    不过心里战术才刚开始不是么。

    孟闻舟猜到老夫人不会说了,他走回桌子前,撑着桌子,气势凌人地问:“那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当年你是怎么伤害我母亲的,想不想听呢?”

    现在孟闻舟连尊称您都不用了。

    “没做过的事情,你叫我回忆什么?我现在能让你在这胡编乱造完全是因为席家有理在身,不怕你说。但是现在也没有浪费时间的必要。如果你识趣的话赶紧走,否则我要动用席家的军事保护了。太子,席家是有资格动用军事的,这点你承认吧。”老夫人还是气定神闲,没有丝毫慌乱。不愧是活到现在的老人了。

    洛行州这会儿小小勾起了笑回答:“抱歉,老夫人。动用军事是防恐的,不是用来赶我表亲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