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嘴炮一个接着一个来
    墨辰悠这样一来,老夫人就是想上去也不能了,她要是不在,这里还不成了那些人的天下,他们想污蔑席家什么就污蔑什么,她万万不能让他们这些人胡作非为。

    老夫人拒绝了席非和的搀扶,她慢慢朝孟闻舟那边走过去,气势很强:“你说是我害了你母亲,有证据吗。我可不听你的一面之词。什么木马,都是你毫无证据的说辞。”

    “傅家人现在在场吧。”孟闻舟转头去问后面的宾客。

    老夫人听见都没有在怕的,傅家自然是站在他们席家这边的。

    而且席非和以及席非墨都直盯着走出来的傅南青,要是他敢说一句不利于席家的事,傅南青知道后果。

    言苏予看着傅南青,就若有所思起来。之前他和傅枝蔓相亲的第二天,傅南青就好像出事了。

    说起来好复杂的感觉,那会还是洛行州处理的事故。这要说起来,今天这段阴谋恐怕在那时候就已经开始筹划了。

    也不知道老爷子有没有参与这其中的事,要真的是参与了。得,席家没得救了。

    “傅家叔叔。”洛行州对他傅南青微微行礼。

    傅南青这可折煞不起,连忙按照安雪古礼回礼。

    他们傅家本来就是安雪出去的家族,到了梅岛发展也靠着安雪的关系才能慢慢站稳脚跟,毕竟做人不能忘本,落叶也还要归根呢。

    他对洛行州行完礼后,看见孟闻舟对他笑着。他不禁心里一寒,又看见洛行州在对面淡淡没有表情,他内心十分挣扎。

    没过多久,他就当着所有人的面对孟闻舟行礼:“席非宁大人。”他用的是对皇室朝拜的礼仪,喊的是席非宁。

    没错了,席非宁,当年席家大房的第三个孩子。皇室公主所出,一出生就比他两个哥哥的身份还要尊贵许多。

    咳咳,这样一来,这些行为都好像胜过千言万语,傅家家主认孟闻舟为席非宁,就是承认了他的身份。

    老夫人的脸色一直是很不好的,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了,好像就在今天这一夜,全部都对他们席家倒戈相向了一样。真是痛煞人心。

    “傅南青,你知道我们席家一向待你不薄,你要是敢乱说,别怪我不留情面。”老夫人也懒得说什么客套话,都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老夫人,”傅南青站直身体,似乎是有长篇大论,“当年的事您不觉得您欠我们一个解释吗?我们送去的木马怎么会有毒,到底是谁在礼物上动了手脚?您不知道吗?那会傅家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家族,听说出事了,我们怎么敢为了掩盖木马有毒的事,去杀害公主。如果不是你挑唆采妮,害得她以为她要是不杀害公主就会毁了傅家,她怎么敢犯错。呵,还真是劳费您处心积虑要拉我们傅家当替罪羊啊。”

    哦豁,这都把当年的事给说出来了呀。

    “老管事,当初你到席家任差,是不是看到了什么没有说的。席家没有灭你的口,是不是你知道了什么,而席家不知道的。”洛行州慢悠悠将视线转到老管事身上。一环扣一环下去,不给人反应。

    可是席非墨怎么可能会让这些人再把老底都给揭穿了。

    他听了这么多也算是知道了,当年可能确实是老夫人害死了安雪国公主,他们兄弟那会还小,并不知道这事,就连现在也不知道。

    他们现在是知道了,但是那又怎样,他们针对的是整个席家,他们不过是要拿这件事来惩处席家,然后再慢慢倾吞席家罢了。

    “怎么,什么时候这里成为你们随意审判的法院了。你们在席家地盘上喧宾夺主,大肆宣扬,说的好听是查当年真相,但是说得难听的就是勾结他人欺君罔上,蒙骗安雪国上下。你们也不看看刚才发生的都是什么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在上演一场好戏愉悦气氛。但是这场戏未免也太不符合礼数,太过荒谬。”席非墨站起身卷卷衣袖,精密的头脑在飞速运转,且能言善辩的不去当国际辩手可惜了。

    但是可惜也可惜在席家已经是惊弓之鸟,受不得一点冲动,也抵抗不了外面一点压力。

    “孟闻舟,没想到你竟然是我弟弟。当年我还挺喜欢你这个弟弟的,总是带你玩,从来不落下你。但是你母亲身份高贵,家里的仆人都让我和非墨不要靠近你,以免伤到你遭到谴责。对于你中毒的事,我们并不知情,也相信这绝对不是席家人做的,那会我记得你的母亲发了疯的要找出下毒的人,还牵连到了我们兄弟。之后查出来是傅家人做的,具体也不知道你母亲是怎么处罚他们的。但是后来很快就听说你母亲因为忧思父亲过度,且受你中毒的事的影响得了癔症而故。这些事不过都是人的命运如此,哪里和你们说的一样是被谋害。就算真的是谋害,你们怀疑的对象是不是大逆不道了?老夫人也是你的祖母,这天下有哪个祖母是会害自己孙子的。”席非和也帮腔道。

    俩兄弟在知道所有事,猜出几分后就开始联手去抵抗了。

    就知道他们会反抗,而且这两个又都是能说的。一时半会还真的需要事实说话。

    “是么,我祖母不会害我?”这话,孟闻舟说得很是讽刺,看向老夫人,又是一阵没有硝烟的战争,他又继续说,“我说的是不是实话,这突破口就在顾采妮身上。顾采妮是个小三,在座的各位都知道吗……她是怎么上位的,我再清楚不过。同样沾染上了人命,同样在我眼皮底下发生。因为傅南青的结发妻子发现了顾采妮害了我母亲,这么巧呢,老孟爷带我去傅家玩,我亲眼看见了顾采妮害人的过程。也就是她们之间的对话,我才知道我母亲是被顾采妮害的,但是顾采妮的背后还有整个席家撑腰,她取而代之,她也可以把这事撇得一干二净。依附傅家这么多年,她每天夜里难道都心安吗。我反正是不能,我都恨死了,恨不了结了你,恨不得洗干净或者换掉我身上这脏血。老夫人,我万万没想到就是老夫人您要害死您的儿媳,您的孙子。因为什么?权势地位,还是更大的野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