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六十五章 还真是尴尬的失误
    但是南宫若熏也不是傻子,言苏予都这样说了,他不可能不知道言苏予的意思,

    这俩人就是想甩掉他,而且苏月一还想走,他能忍吗!直接拦住他们,眼神就警告苏月一:想走,有那么容易吗。

    糟了,苏月一后退几步,很无奈:“你放过我成不?你有空管我,还不如去看看他们怎么样?”

    “有洛行州在那边,我不担心。这次来主要目的就是抓你回去,懂吗?”

    “抓我回去?我没碍着你什么事吧。”苏月一就纳闷了。

    南宫若熏什么意思,今晚他不是应该为席家那件事情担心吗。而且她没记错的话,她好像已经和他提出分手了。

    “抱歉,我妹不会去的。”言苏予直接帮苏月一拒绝。

    他要早知道南宫若熏是这个目的,他直接刚才做完事就直接拉苏月一走算了,可省得在这边叨叨。

    可是南宫若熏直接从苏月一身后抓住了她的手腕,他和言苏予两个人就各拉各的,将苏月一夹在中间互不放手。

    她现在就像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这让她有一瞬间的无语。

    “喂,你们有重点吗?莫名其妙就拉起我来了。我谁都不跟,我自己回去成吗?”苏月一就想直接甩开他们的手。

    这叫什么事儿?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有一段声音从走廊的那边传过来。

    “言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找的好久。”竟然是席勋白的声音。

    席勋白来看见他们三个这个样子,这就让他们三个都有点尴尬。席勋白有点不明所以地看向言苏予,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咳咳……”这会苏月一干咳的两声,赶紧甩开他们,故作矜持。

    这三个人就打算什么也没有发生,在外人面前还是多少要顾及一下面子。

    席勋白多少也没有顾及这些,他跑过来拉着言苏予说:“那边吵起来了,言哥哥快去看看吧!”

    这一下好了,他很急就拉着言苏予跑,言苏宇就想拉着苏月一也去。南宫若熏下意识就去拉苏月一。这四个人又莫名其妙连成一线。

    但是言苏予可能用力太猛了,本来想过去揽着苏月一,要带她走。

    但是手一个没抓稳,直接扯上苏月一身上旗袍的衣襟带,突然被他扯开,露出了大片肩膀。

    “啊……”苏月一瞬间惊起,捂住胸前,骂道,“我操,把你猪爪子拿开。”

    额,这不就尴尬了嘛。言苏予不巧妙看到了她胸前的大片光景。微微隆起的部分让他心头一跳,差点没把持住。

    但是现在是什么时候,这里不光南宫若熏在,还有席勋白也在。

    言苏予慌忙地挡住苏月一,赶紧把她衣服给拉起来。苏月一还在骂他,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啊哈哈,真,真抱歉。”言苏予快要语无伦次了。

    不过席勋白倒是没有看见什么,南宫若熏是全部都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也看到了。

    毕竟他站在他这个角度,他比苏月一又正好高很多,就可以看见她胸前及以下被隐藏的美好,他又何尝不是心头一跳。

    平时他对苏月一算是尊重客气的,从来不对她有过分的举动。(好像有好几次你很过分来着。)偶尔也是会有几次想歪来着,但是现在他怎么能把持得住?

    他伸手拉住苏月一的手臂将她扯到自己身前,眼睛都直了。

    “跟我走吧。”南宫若熏低声在她发顶说话。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苏月一听到都忍不住打了个抖。她要是跟他走,铁定活不过明天。

    “我跟你去。”苏月一没有犹豫,跟着言苏予走。

    南宫若熏就沉默了,他知道她控制不了苏月一,她决定的事,他要是不采取强制手段是改变不了。所以就只能放她走,去淌那趟混水。

    而他转身就去部署别的事去了。

    苏月一和言苏予到了真正的战场上见到的画面就是老夫人在谴责孟闻舟。说他不孝,不义,觊觎席家权利还把两个哥哥的罪行都说出来。

    有安雪国太子在,他们说的话就像呈堂供证一样,说什么都会被记录在案。

    之前谈判的时候,老夫人也承认了孟闻舟是席非宁,但是那又如何,她不承认她害死了安雪国公主啊。

    后面孟闻舟就将这些年席家做的对不起安雪国皇室以及安雪国的事一件一件扒出来,把席家说得体无完肤。

    首先老夫人做的那些事就被扒出来,一件比一件惊心动魄。后面连席家两兄弟做的生意上的事也不放过,几乎都是不择手段。

    大房给数落一遍,二房接着来呗,再是三房等等……

    绝了,这些年这么长时间,感觉席家做的都是坏事!要是有观众真的会吐槽席家太不是人。

    但是每个人心里都知道,谁不是资本家,资本家的丑恶嘴脸都是看破不说破,知道要是敌不过也没办法。

    现在是什么情况呢,老人家在教训后辈,孟闻舟在听呢。然后老人家骂完了孟闻舟就开怼,绝对不含糊。

    一来二往可不吵架,吵架就没完没了,就怕老夫人一下没缓过来气昏过去,但是还好言苏予及时来了。

    言苏予也是个逗比,一来就皱眉说孟闻舟:“真是,就不能尊重一下老人家吗。这都多晚了,还着急上火的,有什么事明天再讲算了。”

    “我们家的事,你瞎比比什么呢。不乐意就滚行吗。”孟闻舟也不是好欺负的,看见言苏予来了就气不打一出来。

    然后苏月一也进来了,看到墨辰悠在一边玩手机,突然就觉得讽刺。

    “确实没必要什么都说,凡事留点余地不成吗。”苏月一接着言苏予的话。

    但是孟闻舟还没说什么呢,老夫人就看言苏予他们不爽:“难道你们两个不是来针对席家的,别以为你们两个做了什么事我不知道。”老夫人就是说不用他们两个在这里假惺惺。

    但是席非墨反应过来,他倒是聪明的,顺着言苏予说:“祖母,言少爷说得很对,我们还是顺着吧。”

    “放肆,他们这是要毁了席家,”老夫人一晚上也是挺累的,几乎都是她在和他们对抗,两兄弟也是偶尔帮腔,不过她也最有说话权就是了,“太子,你们到底想怎样,都这时候了,说吧,老身洗耳恭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