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六十七章 上代人的爱恨情仇
    “言墨,少和这种有未婚夫的女人来往。”老夫人不开心了就是要说。

    苏月一立即抬头对老夫人说:“老夫人,你听人家乱说呢。我和他就是走个过场,并没有交往过。”

    “哼,谁知道……”老夫人说完就摆摆手让他们走,“你们都走,都走吧。”

    她也不想和他们唠叨,这事闹得这么大,她还要去打点一下,不然等着安雪皇室治他们席家的罪吗。

    看来要他们呆在这里是不行了,虽然他们也没有动身,但是席家人率先出去了。

    这会墨辰悠想和苏月一说话,苏月一附耳过去听。

    “我说过要给你一个惊喜,跟我来吗。”

    苏月一乖巧地点了点头。只要是他给的惊喜,她都要。

    然后墨辰悠就牵着苏月一的手也出去了,当然言苏予是想跟着的,但是奈何苏月一回瞪回去,不让他跟着。

    言苏予没办法,关键是他还有事要做。

    墨辰悠带她去了席家庄园的后花园,走到一棵树下,他只是推了树干的一处地方,苏月一脚边就出现了一条地道。

    墨辰悠没有任何解释,带苏月一进去了。虽然苏月一想不通,但是只要是墨辰悠带着的,她就愿意去。这点,她还是信任墨辰悠的。

    所以这就造就了一件事。苏月一失踪了,而且是在席家失踪的。

    言苏予一直联系不到苏月一,也联系不到墨辰悠,他就真的慌了。无异于这事关席家,席家不得不出面。

    恐怕就是这样,苏月一失踪了,言苏予他就会呆在席家,并且拖住席家人。不过言苏予宁愿这不是真的,说实话,苏月一是真的失踪了呀!

    但对于洛行州来说,席家人去找苏月一,这远远不够。席家人多,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别人钻了空子去通风报信。

    这就需要南宫若熏和洪将军在外打点,不许席家人进出,偷着出去的也会被截回来。

    这一晚,所有人几乎是全部出动压制着席家,只等明日法院传票下来。

    至于苏月一到底去哪了,完全不用担心。那条通道只不过是通往席家外面的通道。

    而且他们一进去就被墨辰悠从里面封死了,席家人就不可能用这条通道出去。

    真是完美!苏月一也是那会才知道墨辰悠并没有打算帮席家。

    墨辰悠带她去了一家古老的琴行,苏月一并不知道他的意思。

    但是等他们好好坐下来的时候,墨辰悠却和她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有关她母亲言洛心的故事。

    “你母亲也就是言阿姨,其实并不是言家人你知道吗。”墨辰悠给苏月一做了一杯咖啡端过来。

    这个琴行里没有其他人,墨辰悠可以随意打开,在这里随心所欲。

    “这个……有所耳闻。毕竟我和言苏予也没有血缘关系。”

    “她是洛神家的人。”墨辰悠一语惊人。

    苏月一完全吓到了,脱口而出:“什么?”这个她还真的不知道。

    “说起来你母亲是洛神家现任家主同父异母的妹妹,你外祖母是侯爵之女,身份高贵,嫁与洛神家有了你母亲。你母亲自小有极高的艺术天赋,被明雅挖掘,成为风靡世界的明星。当初你母亲喜欢上了一个人,他也是明雅的艺人,是教你母亲小提琴的音乐老师。可是那个人不幸亡于车祸,你母亲带着他的骨灰去了梅岛。因为那个人是言家旁系的一位子嗣,你母亲就认了言老爷子当了父亲,算是名义上和她老师有了关系,不至于死后也不能见到老师。你知道的,那个时代还有些迷信。后来你母亲就在梅岛发展,遇到了你父亲,就是路叶寒。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我并不清楚,之前的事我也是听我父亲说的。说到这里,可能你不知道,我父亲当初也很喜欢你母亲,他们两个才是真正有婚约的。只是后面你父亲还是娶走了你母亲,而我父亲就娶了言家大女儿。所以才有了今天我们这几个家族的这种复杂的关系。”

    墨辰悠说了很多,娓娓道来。苏月一听得那是心绪十分复杂。原来当初发生了这么多吗!

    那墨辰悠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苏月一低下头抠手指,也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是,过去的事了。你对你母亲的事了解不多,我就想让你知道,分析之后的事也有个参考。”

    “之后的事?”苏月一抬头皱眉,她好像是知道墨辰悠说这些的目了,“你是想说路叶寒害死我母亲的事吧。”

    “你觉得是你父亲做的?”墨辰悠略显无奈问她。

    “不然还有谁?你父亲吗?”提到这事,苏月一不免得就心思狠起来,讲的话也是不经思考的。

    “我只能告诉你,你父亲很爱言阿姨,为了他,不惜与我父亲为敌,不惜放弃继承路家。你父母之间发生的事,我想你要是有心去了解,也不会这样想你父亲。”

    “人都是会变的,我可不敢说当初他很爱我母亲,之后就不会厌倦。路叶寒这人有什么感情?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不关心,别说关心母亲。而且从他和成浅儿有染开始,我就因为看透他了,他要是爱我母亲,怎么可能会……还有了孩子。呵,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感情吗。如果感情是这样的,那你叫我以后怎么相信你。你敢说你以后绝对不会变心吗,不会和别的女人……唔。”苏月一越说越气,越来越以偏概全,到最后竟然扯到墨辰悠身上。

    墨辰悠当时就堵住苏月一的嘴,这丫头就不能一码归一码地说话嘛。

    什么叫他敢说他以后不会出轨,他就是自己卧轨,也不会出轨啊。这丫头就是想太多。

    “小丫头小脑袋瓜子在想什么呢。”墨辰悠又伸出食指戳了戳苏月一的脑门。

    苏月一有点不开心偏过头说:“难保呢,万一呢。”

    “根本不会,小丫头再这样想,立马办了你。”墨辰悠也是生气了的,站起身凶巴巴。

    没过多久他就往里面走,也没说干什么,只是一会的功夫,他就拿了一把小提琴出来。

    “这是你母亲拉的小提琴,当年送到这里保修,她就再没拿回去。现在给你吧,也算是替你母亲拿了。”墨辰悠将小提琴给了苏月一。

    这个就是惊喜吧,她一直想要的带有母亲气息的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