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七十五章 这是一个初雪的早晨
    下雪了,真的是下雪了。十二月份,神奇的一月带来了梅岛的初雪。

    苏月一打开窗帘的时候,入眼的是白皑皑的一片,这一刻,外面的世界都是神圣洁白的。

    她换上了大棉袄,穿着羽绒短裤,黑色棉织高筒长袜,噔着雪地靴就去院子里了。

    这时候还没有人走过院子,一切平平整整,干干净净。她奋力一扑,就扑成了一个人印。

    雪被压下,发出了酥脆的声音,这声音十分好听,特别解压。苏月一一连压了好几次,听着声音很满足。

    “呜呼呼,好冷好冷啊。”苏家主楼大门口传来了一阵剁脚的声音。

    言苏予从里面出来后就直说冷,苏月一回头鄙视了他一眼。

    说起来这个家伙从半个月前就开始住她这里了。美名其曰是和她一起讨论对付秦家的事方便点,实际上他们讨论的时间并没有多少,每天倒是玩嗨了还差不多。

    言苏予确实爱玩,昨晚也是打电玩打到了半夜才睡觉。今早他就搁着说冻死了,呵,冻不死他。

    苏月一埋头就滚了一个小雪球,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门口。

    “老妹,你腿不冷吗。冻坏了咋办”言苏予没察觉苏月一要干什么,只看着她只穿着长袜的细腿,觉得看着都冷。

    但是言苏予这个直男是永远都不会知道女生对美的执着的。

    “也就还行吧,总归冻不坏。”苏月一无所谓道。

    她走到言苏予面前,拿出小雪球向上抛了抛,在言苏予略显疑惑的眼神下,她一把扯开言苏予单薄(也难怪他冷,作的)的衣服,把雪球往里塞。

    “天哪,要命啊。”杀猪般的叫声。

    可想而知,一颗雪球贴到滚烫的皮肤上所带来的一瞬间的刺激感,简直和杀猪无异。

    “矮油,凉死了凉死了,”言苏予飞快后退,掀开衣摆让雪球掉下去,苦哈哈地叨叨,“老妹你太不厚道了,哥都快被冻死了。”

    “你自己穿那么少怪谁!”苏月一嫌弃道,转身就扎入雪里玩。

    “也不是这么说的嘛,哥最近都没买衣服。哪像你一天一套还不重样的,穿一次就不穿,你也是富得流油。”言苏予开始神吐槽个没完。

    确实,他说的都对。他一点都看不懂苏月一这个人,女孩子难道都这样吗?穿了一次的衣服就永远不会再穿了。每天换着花样穿,从来不重样,那敢问之前穿过的衣服跑哪去了呢,答案是他也不知道被处理到哪里去了。

    “比起富,我还赚不到你那么多呢。你自己不买怪谁,言家还会因为你这点衣服破产了不成。”苏月一玩着雪球也没闲着,就也吐槽起言苏予来了。

    “破产倒是不会,但是钱又不是西北风刮来的。我要是像你一样天天买衣服,积少成多,那都可以再搞一个游戏城出来了。”言苏予又说了大实话。

    呕吼,那这要这么说。苏月一买的衣服还可以搞一个如澜出来咯。钱确实还挺不经用的。

    “那你要选择冻死,也不买衣服咯。”

    “我没说不买啊。最近不是忙着呐,不想考虑衣服的事。要不老妹你帮我挑挑,挑好了哥给你包一个月衣服。”

    “你说的……”苏月一顿时就回头说。

    “我说的。”言苏予信誓旦旦,他难道还买不起苏月一的衣服了不成。

    嘿嘿,某女一个劲偷笑当中。她一个月衣服花下来的钱可不是开玩笑的,既然言苏予这么客气,接下来她非要把言苏予花到肉疼不可。

    “坑死了,我先进去了啊。”言苏予也扛不住在外面冻着,他刚才纯粹是看苏月一出来了,他才出来的。现在他感受到了外面的威力,他还是乖乖滚回被窝补觉吧。

    “去吧。”苏月一大手一挥,没有任何留念。

    言苏予进去关上了大门,本想冲上二楼房间躺尸,但是机器人宝宝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把他吓了一跳。

    “什么哇,宝宝你走路没声啊。”言苏予差点没跳起来。

    宝宝小可爱歪歪脑袋很奇怪:“宝宝走路有声啊,宝宝已经很像人类了。”

    “行了吧,你像人类就有鬼。等会做好早餐就给我送到我房间去啊。有点困,我上去了。”言苏予绕开宝宝就走。

    宝宝却问:“大小姐是在外面吗。”

    “对,外面玩呢。”言苏予脚步不停。

    “哦,有电话打进来了。宝宝要不要去打断大小姐玩。玩和电话哪个重要。”宝宝换成了疑惑脸。

    “昂?”言苏予听宝宝这么说,觉得奇怪就回头说,“我不是给你搞过程序嘛。当然是电话重要。你怎么了,还没出去就被冻短路啦。”

    “好,电话重要。”宝宝没有理会言苏予的疑惑,听到电话重要就转身去大门口了。

    言苏予扯了扯嘴角,这年头连他自己送回来的机器人都不听他的话了。可想而知他的地位那是一落千丈啊。

    不过到底是什么电话,言苏予脑袋一转就往客厅座机那走。

    “喂,哪位。”言苏予底气十足接起电话就问。

    但是对方并没有出声,可能是听到言苏予的声音而不敢出吧。

    言苏予等了会又说:“我妹忙着玩呢,你有事可以和我说。我是她最亲爱的哥哥大人,由我转告也是行的。”

    对方:“……”

    呦呵,还不说话呢,奇了怪了。言苏予也不敢挂电话,就多叨叨了两句:“是不是没人,没人我就挂了啊。”他一时好奇,还真想知道对方是谁呢。

    “那你挂吧。”突然对面就传来了声音。

    呦呵,竟然是陌生的男的声音。言苏予抓紧了电话赶忙说:“喂,你谁啊。大清早的打这来,还故作神秘。不知道你爷最讨厌来历不明的人嘛。”

    “我并非来历不明,你可以问问你亲爱的妹妹我是谁。”对面淡定回答。

    但是言苏予怎么敢问,他接电话就已经是背着苏月一的了。

    这不,还是收手比较好。言苏予放下电话,立马就上去了。

    他也有预感,苏月一马上到达现场。

    果不出其料,苏月一开门进来了。宝宝在后面跟着进来,但是去做其他的事了。

    言苏予跑到楼梯口蹲着没说话,就等着苏月一去接电话,听她怎么说。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对这电话还真来了兴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