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事态发展还挺迷
    “喂,哪位。”苏月一接听后直接问。

    在言苏予看来,苏月一接得随意,但是不一会儿她整个人就莫名冷下来了。

    对,没错。气场十分的冷。或许那个人和她有仇。

    “我没什么话可以和你说的。关于席家的游戏你说过不是正式的。”苏月一接话道。

    言苏予摸了摸下巴思考。

    “我要你问候啊,别给我打电话我就谢谢您了。竟然还打到苏家来,要是被别人接了怎么办。”

    言苏予胆颤起来,要是对面那个人说他接了,苏月一是不是立马就会冲上二楼教训他。

    得,用不着到二楼,光是到这里,苏月一就能结果了他,还偷听呢。

    不行,偷听还是不太好的。尽管这电话说的还真是神奇,他都听不懂,甚至还想再听下去。但是万一被发现了,估计他立马被赶出苏家。

    得,言苏予自觉得很。没有再听而上了楼。

    “我草你祖宗,再敢对我出言不逊,老子非弄死你不可。”这会苏月一竟然发飙了。

    言苏予停住了脚步,果然还是很有料的。反正偷听都偷听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是不是这个道理。

    然后某人又蹿了回来继续蹲在楼梯口听墙角。

    “不用你管,我容忍你是因为你对我还有利用价值,可没有其他原因。你要是识趣就多打听打听我想要什么,你好准备好给我送过来,我才会开心。毕竟我发生什么,你都知道,”苏月一很讽刺对方,“行了,你打电话来有什么事。没什么要紧的事,恕我不奉陪。”

    真是个辣妹,讲电话雷厉风行的。

    “你给的?呵呵,那是鬼街的东西,怎么是你给的。难不成你就是他们所说的控制了鬼街的那个人?”苏月一这会语气低沉,说起来这就是认真的。

    言苏予听到鬼街也警觉起来,什么事关鬼街什么事。

    苏月一在那边听了一会,沉重地呼吸了一下暴躁出口:“少给我在这打哑迷,要真的是你给的,你最好祈祷我能扳倒秦家,要不然我就把所有账算在你头上。”

    “行了行了,懒得和你说。挂了。”苏月一最后直接挂了电话。

    言苏予反正听到现在还是有点懵的。这个信息量有点大。

    他捋一捋就是这样的,对方是苏月一认识的。而且对方在暗,苏月一在明。苏月一不知道对方身份,而对方也好几次都骚扰到她没错。

    还有什么秦家,鬼街那些的。说明对方还是个大佬。真有可能就是苏月一说的那个控制鬼街的幕后主使者,说起来以后还会和言苏予碰见。

    苏月一挂了电话后就坐到沙发上去了,只是脾气有点不好拿着抱枕在狂揍,嘴里还念念有词打死你,打死你。

    唉,这个女人不能惹。言苏予默默退回去,上了楼打算独自消化刚才苏月一的只言片语。

    这不,这个早晨也就这样浑浑噩噩度过了,好像没有什么人有心思去赏雪,毕竟冷得不想起来。

    但是下午太阳开始出来的时候,苏月一却不想出来了。

    她从早上回到房间就开始打喷嚏,打到了中午,终于光荣牺牲了,感冒了。

    好吧,就是她穿的太少,早上又去扑雪玩,立马冻坏而感冒了。

    “啊秋,啊秋,咳咳咳。”房间里传来她一阵喷嚏声,还有咳嗽声。

    想来他这个感冒速度也是飞快的了,就是去外面逛一圈,还有接了一个电话发了会火的功夫,她就感冒了。

    此时她正坐床上,裹着被子工作。

    今天正好是宣传国际街舞的日子,她身为导师并没有去炽兰帝都和其他导师一起宣传,见粉丝。

    因为纪北安去了,所以她就想着纪北安就能代替如澜,那她去与不去都无所谓啦。

    视频连线里,巨大的宣传海报作为背景墙,里面还有她的照片。她扶了扶额,唉,照片太美了怎么办。

    舞台上有主持人,三位导师,还有一些代表街舞选手。也不知道他们在上面有什么好说的,就很叽叽歪歪,宣传个没完。

    然后终于到了导师一展秀的时间,苏月一就看见纪北安一脸冷漠,看另外两个导师秀完了,他上去跳了没一分钟就不跳了。

    这才是真大佬,对于这个宣传他本来就没兴趣,还要秀自己的街舞,绝了,和卖艺吸引人有什么区别。

    那些观众大部分是因为导师去看的吧,根本就不是因为喜欢街舞。应该让参赛选手多和粉丝互动。真正喜欢选手的才是真粉丝。

    接下来还真的就是选手秀实力,有几个人的名声,苏月一听过。都是大神级别的人物,他们是专攻街舞的,实力比那些明星还要厉害。

    但是很不巧,这样的想法在那些选手心里也是有的。

    这不,来自炽兰帝都的选手就很刚,自己在跳舞的时候直接去找纪北安挑衅,掰头。

    纪北安坐在高脚凳上冷眼看着选手对他张牙舞爪,选手一个挑衅的揪衣领的动作,纪北安直接反击回去,绕开他的手,反揪住他的衣领挑衅回去。

    台下观众一片呼声,还没开始节目就挑衅导师,好了,第一个淘汰选手就是你了。

    选手也是有点尴尬,在别人看来纪北安是用掰头反击回去了,但是他身为当事人自己清楚,纪北安这个人的力气惊人,而且那一刻他似乎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杀气。

    可怕,真可怕。这个被称为妖精的男人,其实是个恶魔吧

    “啊秋,啊秋。”苏月一又打了几个喷嚏,受不了,太难受了。

    她裹着被子下床去喝热水。

    “啊秋……哎呀。”又一次打了一个喷嚏后,她烦躁地甩下热水就去找药。

    生病就会身体不舒服,总归是惹人烦躁的。

    “怎么了你,就听见你在里面乒乒乓乓的声音。”这时候言苏予打开了她房门露出一个头来问。

    “感冒了。”苏月一用浓重的鼻音说。

    这可把言苏予乐坏了,他还打算去市中心看看呢。这会应该就不用带苏月一去了。

    “这样啊,那我自个出去玩了啊。”

    “去哪玩。”苏月一回头问。

    “滑雪场。”

    “带我去。”苏月一立马要跟着。

    言苏予:“……”不是感冒了吗,去啥滑雪场啊。

    苏月一就知道他会疑惑,她反撩一下头发说:“小小滑雪场,还能难倒我不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