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欠揍的人得及时处理
    所谓的节目就是一群选手经过层层筛选选出最厉害的那一个。导师只不过是带领者,然后吸引观众,增加收视率罢了。

    这次导师阵容被外卖呢宣传地神乎其神,希梅里尔和另一个导师是老人了,大家的热情只增不减。

    而纪北安和苏月一则是新起之秀,所以期待度很大。

    网上铺天盖地都是这节目的帖子,但是也只有节目组会去在意舆论,而四位导师就佛系得不能再佛系了。

    今天苏月一见了另一位导师,那是国际上真正懂街舞的老师,算得上是节目里唯一一个具有专业评审能力的人了吧。

    他……很黑,很壮,很可爱。怎么说呢,他一笑起来,那莫名的喜感就出来了。

    但是他本人身材是具有健硕肌肉的那种。他穿着背心确实有点肌肉喷张,视觉强烈。

    炽兰帝都的天气一向温和,几乎一年四季都是这种天气,他们也都是平常简单穿点。

    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呢,苏月一还是选着穿了长袖长裤在舞台上排练。

    灯光打下来,音乐一出,她和纪北安就是骨子里有了默契,双双配合。

    她和纪北安有个合作开场秀,挑选了流行现代舞,额,就输有点骚气的舞蹈。

    俩人还有一段是很暧昧的贴身舞,在此觉得节目一播出,网上评论里又要开骂了。

    但是苏月一是谁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还就不怕被骂,骂得越多,热度越大。就能在讨论度上完胜明雅。

    怪就怪在明雅太神圣了,他们觉得不能做让粉丝讨厌的事情,所以就只有一味地正经。

    开始宠粉是很吃香,但是后面大家难免会感觉疲劳,要不是希梅里尔一个人苦苦撑起了一片天,他明雅早就被其他公司赶超了。

    “啦啦啦……”一段调情的旋律出来,舞台上暖色灯光打下来,简直不要太醉人。

    苏月一和纪北安对面挨得贼近,两个人的鼻尖都要贴在一起,但是又是那种欲拒还迎,彰显诱惑的。两个人的身体肩膀还无缝扭动……

    此画面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反正在下面观看的工作人员都看傻了。

    太刺激了,而且跳得好有感觉,真的就像是情侣一样,只有彼此熟悉,才能这么完美配合,有那味了。

    对于纪北安和苏月一来说,这都是小事。这一年半以来,他们只要是一在公司就会一起去整顿公司上上下下,一起工作,一起唱歌跳舞,早就对彼此熟悉了。

    直到音乐停下,他们跳完就瞬间没了那气氛。得,这种场合下还是不要意犹未尽了。

    苏月一蹲下系鞋带,周边有许多工作人员上台来处理后续事宜,纪北安按照苏月一说的,不要和她有过多接触,所以他自己一个人走下舞台了。

    这都被所有八卦的工作人员看在眼里,其实这两人的感情也没那么好嘛。额,倒是希梅里尔这位大佬,好像挺喜欢那位如澜的大老板的。

    这不,希梅里尔乖巧地坐在观众席上看完了全程,音乐一停,他就上去舞台了,蹲下和苏月一说话。

    “小一,你跳得真好看。”希梅里尔用他的绝招,歪头笑。

    然而对方并没有抬头就是了,系完鞋带后直接站起身,略带瞅了他一眼,没说话就走了。

    希梅里尔虎虎地跟着,双手背在身后,走出一副大佬的姿势。

    “小一,你想不想吃梅花酥,二哥给我带了来,我还吃不完呢。”

    “不要。”

    “小一,吃点嘛,很好吃的,是我姑姑亲手做的。”

    姑姑?苏月一抓到这个词汇,敏感了些。

    说起来她母亲言洛心也是这位大明星的姑姑呢,怎么不见他说呢。哼,苏月一不爽撇嘴。

    “小一,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啊。可是我姑姑很喜欢你呢。还说,还说,还说要我娶你回家当老婆。嘤嘤,我倒希望可以。不知道你……”希梅里尔自顾自说着。

    “喂,你很吵唉。”苏月一甩头给了他这样一句话,打断了他所有的话。

    啊欧,第一回合求婚失败!(作者:你把这当做求婚?希梅里尔对戳手指:人家,人家还小啦。)

    “啊啊,亲爱的希梅里尔,我们是不是要去排练了呢。”这时候突然窜出一个黑宝宝怪。

    得,是恩撒无疑。嗯撒就是这神奇的黑脸导师的译名,有点可爱,和他人一样可爱。

    恩撒一把揽住希梅里尔的肩膀,很是自来熟地说话,还要把希梅里尔往回带。

    希梅里尔:“……”他这是造了啥子孽哦。

    当然希梅里尔被迫还是去了。没办法,这个黑宝宝怪是个三观都和他们不同的人。

    在这个黑宝宝怪眼里,所有人都可以成为他的朋友,哪怕是一只猫,一只狗。他就是这么天生的热情,自来熟。

    世界也总算是清净了,苏月一转去了洗手间,她要洗洗脸。

    洗手间是专门给她用的,毕竟她是这里导师中唯一一个女孩子,总是一块宝,总需要特殊待遇。

    她对着镜子拍了拍自己的脸,多少还是有点憔悴的。毕竟昨晚没睡好,是了,昨晚她失眠了。或许是换了新环境,她没有适应。

    但是她看着看着,突然无语。看着镜子里突然出现的一个人,一脸冷漠。

    “这是女洗手间。”苏月一强调。

    难道纪北安天天学东西学傻了吗,连女洗手间都不认识。

    但好吧,纪北安很明显就是来找苏月一的。

    他还是很颓废,要不是他整理了一下仪容,现在肯定和之前没工作时候咸鱼的样子一样,一定胡子拉碴,永远睡不醒。

    “是你勾搭我在先,完事就走人,没良心。”纪北安也是语出惊人。

    苏月一顿时就回头瞪他:“谁,谁勾搭你了。那是工作,工作懂吗。之前我们不也跳过嘛。”他就是太认真了,才会觉得纪北安误会了什么。

    但是这么久了,苏月一应该反应过来的,纪北安就纯粹是来找茬的。

    他看着苏月一的眼神逐渐委屈,可怜巴巴半天说出一句话:“叫你,叫你给我亲一下了。”

    苏月一:“……”她忍住没一脚踹死他算不错了。

    “过来,自己洗把脸清醒一下。”苏月一没好气地指着洗手池说。

    这货就是欠教训,必须得让他长点记性,要不然以后他非得爬到她上头为所欲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