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八十三章 工作日常只有痛苦
    “唔嗯哼……”

    洗手间里竟然发生了这种事,苏月一又被纪北安给强迫了。

    纪北安就仗着自己是影子,身手了得也不用在正道上,就知道去欺负苏月一。

    苏月一的嘴被他亲到红肿,他才肯放开。还是苏月一打了他好几下的无奈之举。

    可是他意犹未尽,还想,一直想,永远都不能满足。从舞台上开始,他就已经快按耐不住了。

    苏月一简直快气死,僵硬着酸胀的舌头不想说话,她脑子里全部都是纪北安疯狂的样子,被这样一个人盯上真是罪过。

    “你……唉。”苏月一刚想说话来着,又被惊呆了,她直接被纪北安撞得后退压在洗手池边。

    纪北安看着她这样,难耐渴望,低头欲再吻她,却被她躲闪而过。

    纪北安狠狠皱眉不爽,强势搂住她的腰往下摸,摸得又狠又急,快疯了,被她折磨疯了。

    “你有完没完。”苏月一真的爆发了,生气地扇他。

    纪北安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他愣了一下,突然又回头凶狠地对她说:“还从来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

    “给你什么?你要什么我没给你,但你想要我……未免也太过分了。”苏月一瞪着他,同样也是狠绝了凶他。

    “呵,我就要你,就要你。”纪北安的眼神瞬间接近癫狂,不由分说就低身将苏月一整个人抱起,扛着进了一边的卫生间隔间。

    “纪北安,你混蛋……”苏月一被撞得七荤八素,还来不及说什么,做什么,纪北安就扯开她的衣服……

    洗手间的隔音好像还真的很好,不少人路过都没有听见里面打架的声音,得,是真的打架声。

    苏月一和纪北安两人是一年的交情都在这一刻顷刻破碎。他们两个从来没有动过手,这一次,苏月一是往死里揍他。

    不过纪北安还是纪北安,苏月一打他,无论在哪方面都是没用的。可是他不会还手,也不会动手。

    就让她打,踢他肚子,揍他脸,都行,不管怎样,把他打醒就行。

    明明说过了的,绝不会伤害她,也不会强迫她。明明把她护着手心里,守在心尖上,怎么就这么冲动呢。

    后来苏月一打累了,整理了一下衣服,是真的生气了直接开门而出。留下坐在地上埋头沉默的纪北安,理都没有理一下。

    回到休息室,苏月一将自己摔在沙发上,还心有余悸。

    还好纪北安到最后还是尊重她的,她不愿意,他也不敢强迫她。但是这一次他忍住了,下一次呢,难免不会有下一次。

    她现在感受到了纪北安的危险,以前她不知道他是影子的时候,纪北安为了留在她身边更不会放肆。而现在知道了乃至以后,纪北安要真的自我起来,恐怕没人阻止得了他。

    他的实力很恐怖,她见识过的。刚才她想用银针都被他一举识破而控制住了。

    影子影子,那绝对不是一个传说。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一直在她身边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真人。

    这事一过,影响还挺大的。接下来的几天,苏月一都没有和纪北安讲过一句话,纪北安也看得出来苏月一的生气,所以他也没有去撞枪口上。

    在各自忙各自的之后,节目也到了正式比赛录制的那一天。

    希梅里尔和恩撒是第一个秀,先拍他们。这时间里,苏月一坐在台下神情淡淡,却也是生人勿近。

    看到恩撒跳舞的时候,她就被他吸引过去了。不愧是专业的,力度与张弛都近乎完美,肌肉线条也都很漂亮。

    这时候咱们纪北安小可怜还真的有点可怜地挪到苏月一身边,说话声音都低了:“要准备了。”

    苏月一这才起身去往后台,纪北安乖乖跟着。

    他们还好没有很僵硬,接下来苏月一也都配合了。但是效果明显没有排练的好。

    节目组不敢说,也不敢问。就只能以为纪北安和这个老板其实面合心不合了。

    没事,他们也见多了这个圈子里不为人知的许多事,习惯后也就见怪不怪了。

    节目几乎录制到晚上凌晨四点,期间纪北安提出好多次休息,明天再录,但是节目组都变着法拒绝了,苏月一也压制住了纪北安的脾气,否则这录制就要闹翻天了。

    其实这也不是纪北安耍大牌,实在是他撑得住,可是苏月一撑不住。

    他看到好几次苏月一都精神不佳,困得难受,却还要应付录制,他就心疼得厉害。

    但他也不能明目张胆去心疼,就只能自己耍大牌说要停止录制。

    不过这也是苏月一失算了,她平常一个当老板的,哪里经历过自己手底下明星艺人的辛苦,他们经常为了工作通宵熬夜,把自己身体折磨得不成人样。

    这一次她也算是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这个行业的幸与不幸。

    幸的是赚钱又多又快,不幸的是这钱要拿自己的生命付出代价。

    希梅里尔也注意到苏月一的不耐烦,这事对他们来说常有,他就会变着法地去哄苏月一开心。不管是什么都会cue到苏月一,然后大家开心一下,气氛活跃起来,也就不会那么无聊了。

    等到节目录制结束,也是早上五点半左右,苏月一赶紧去洗了个澡睡觉,不是,连洗澡都是胡乱洗的,倒头就睡。

    但是对于另三位导师来说,这都通宵了,他们只会越来越精神,根本睡不下去,那就不必再睡了。

    希梅里尔拿着梅花酥啃,并不打算给任何人吃,苏小一都没有吃,凭啥给别人吃。

    但是某一刻,突然一只手伸过来,直接夺走他的梅花酥,还很淡定地吃了。

    希梅里尔:“……”他沉默了一下后抬头就骂,“喂,我没有给你吃啊,你怎么那么随意!”

    然而纪北安吃了几口,皱眉,开口评价了一句:“不好吃。”

    希梅里尔顿炸,起身气呼呼:“纪北安,别以为你是小一的人,我就不敢对你怎样。哼,小一现在不在这里,我要你给我道歉,道歉……”希梅里尔还是小孩子脾气。

    “哇,这个还挺好吃的。”但是莫名又是一道声音传来。

    希梅里尔回头就看见恩撒抱着他的梅花酥也在吃。

    哇,欺负人啦。一个个都看他美丽善良好欺负哇。

    希梅里尔哭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