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二百九十章 总不能白来一趟
    “威武你个大头鬼,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滚开。”苏月一十分嫌弃地推开他,挡着她道了。

    言苏予连忙后退,有点不开心。她戳了戳苏月一的肩膀,对她略略略了一声。

    然而苏月一一个眼神甩过去,某人立马抓头看向天空,觉得今天天气真好。

    “死样。”苏月一无情吐槽。

    “呵呵呵。”希敏真是控制不住笑了出来。他抬眼看向苏月一,但是猛然一震。

    苏月一本来就是来看拍摄效果的,她没说话就直接俯下身凑近希敏,直到凑到他的脸边,很是淡然地看着录影机画面。

    希敏看着苏月一的侧脸愣了一下,脸上莫名开始发烫,他连忙转过视线看着屏幕,暗示自己还在工作。

    真的是,怎么那么多人就中了苏月一这个丫头的招呢。明明这丫头他也看出来是个没心没肺的,可是就是会想,就是会想接近

    这不,希敏很没出息地不敢看苏月一。刚才他还说不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呢,他可不要打脸。

    “你看过纪北安演过的电影吧,觉得怎么样。”苏月一偏头问希敏。

    希敏被问得措不及防,他稍微往旁边挪了挪说:“嗯,很好,不错的。就是看的那部电影我才觉得他来演这个角色不错。咳咳,你……”

    “可我觉得他应该突破,而不是一直尝试这种衣冠禽兽的类型。我觉得乞丐很适合他。”苏月一把自己的想法给捯饬出来了。

    没错,就是这样。她第一眼见到纪北安,他就是乞丐样,装得不是一般的像好吗!本色出演一个颓废大叔绝对帅飞众人。

    希敏眨了眨眼睛,还认真思考了一下。

    “说起来纪北安就是很适合当渣男,要不给他整惨点?”希敏瞥眼看了一下她。

    话说希敏还真的是说改就改的那种啊,剧本都差不多定下来了。就以为苏月一的话,他立马让助理把编剧给叫过来了。

    言苏予在一旁不明所以,没想到苏月一还挺认真的,竟然还讨论这个她不需要操心的事。

    然而苏月一坏笑了一下,被言苏予捕捉到了。他疑问地嗯了一声,凑近她问:“你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没有。”

    “那你……”

    “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怎么不对。”言苏予望天不说话,他要是说不对,指不定会被怎么怼死。

    希敏那边已经吩咐好编剧了,编剧却觉得有点为难。这要他临时改一下,会不会影响其他剧情,从而影响其他人。

    但是希敏也是一个眼神过去,好吧行吧,您是大佬您说了算。编剧立刻灰溜溜走了。

    希敏还想邀功来着,当初他就说了有什么要求苏月一尽管提嘛,她提出来,他就有动力去改呀。

    反正这姑娘他看着中意,以后培养起来还可以给他写出好的剧本来。

    “二哥二哥,快点来。蓝斯哥哥找你。”这边希梅里尔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拉着希敏就要走。

    然而希敏被她拽着手臂也无动于衷,他冷着脸十分不爽:“放手,不去。”

    “好二哥,去嘛去嘛。你不去我还怎么和蓝斯哥哥交代啊。”

    “放手啦。”希敏白了一眼希梅里尔,坚决不去。

    这会苏月一倒是说:“你哥还得和我研究事呢,你凑什么热闹。”

    “听到了没,赶紧走。”希敏就顺势下坡。

    “二哥,嘤嘤。”希梅里尔没有理会苏月一,倒是第一次没有理会。这样看起来这见那个人的事还挺大的。

    就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后面苏月一没管,希梅里尔就是在软磨硬泡,希敏最后被他磨得不耐烦了才懒懒散散地站起来就跟着去也行。

    “你快点,我马上就要走了,没那么多时间等你。”苏月一温声道。

    “噢,好。”希敏愣了下,立刻答应。他什么时候听过苏月一这样温柔的声音,让他有一刻有点恍惚。

    这边希敏被带走了,言苏予才慢慢想通。他有些激动地指着苏月一说:“哦,我说你这丫头怎么会管闲事呢,不错嘛,玩得一手好心机。还装温柔,看你把人家吓的。”

    苏月一挑挑眉,不置可否。这年头要是不做点什么,怎么对得起她千里迢迢跑这来。

    剧组周边是一家休闲娱乐的咖啡馆,平常这里人还挺多,毕竟这里是拍摄场地,人流量还是挺大的。

    而现在这个咖啡馆已经被封了,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的豪车齐齐挡住了路口以及周边,几乎是把这个咖啡馆给围起来了。

    而车边就是规规矩矩站着守着的训练有素的保镖。咖啡馆门口也站着两排保镖,将这里保护得密不透风。

    而里面是没有任何人的,就连服务员都是上了咖啡后就走了。

    现在偌大的咖啡馆就只有一桌还是有人气儿的。

    一个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的男人,翻看着刚才谈下来的合作合同,桌面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他静静的,气息很轻很轻。

    在他周边的气息仿佛都是商量好了的,很安静美妙。这个男人也极度舒适与优雅。

    暖阳有些透过落地窗,落在他的脚下,这个人迎着最好的光线,看起来也不会像平常那样冰冷。

    他是一个迷,无端美好的谜。

    很快车外围就传来一阵说话声,希梅里尔简直为希敏和蓝斯两个人操碎了心。

    他拖着希敏走,走到车边要进去门口的时候,保镖们都很严肃,但是没有去拦,也没有敢看他们。

    这是少爷尊贵的客人。

    希梅里尔在彻底将希敏拽进咖啡厅的时候,他一眼望去就看到了坐着的蓝斯。

    他大声说话引起蓝斯的注意:“蓝斯哥哥,希敏哥哥过来了哦。”

    蓝斯这才抬头,阳光下,温柔了光晕,看向他们的视线就这样成为永恒。

    入眼的皆是温柔,没有任何冷情。这个人似乎就是这样的,见到了他觉得该温柔对待的人就会温柔。

    希敏却没有看他,应该也是不想看吧。懒懒散散过去坐到他对面也就不想说话了。

    希梅里尔对蓝斯做了一个我完成任务了,就先走了的手势,随后就先走了,留下他们两个好好谈谈。

    希梅里尔也真是为了他们两个能冰释前嫌操碎了心啊,要是他俩能和好,他还是一个大功臣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