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温阳非好路自知 > 第三百零五章 见到老朋友了
    这节目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也是一段时间的完结,接下来的时间里,苏月一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当中,屏蔽一切外来事物和言苏予专心去搞秦家。

    而秦家那边一直都在警惕和防御当中,他们好歹也是四大生命树之一的家族,家底实力雄厚,就算是蓝斯这几年对他们有多方面的势力打击。

    但是秦家血厚,没有办法。酝酿大招还是在最后,不到关键时刻不能对秦家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这个世界的风声开始变了,各大家族也都看得出来。是的啊,四大生命树开始了内部争斗。

    路家自然不会参与,黎家也是坐山观虎斗。

    休斯蓝卡家族作为地方雄霸,打压秦家也是无人敢插手。就看着这两个巨兽互抗是,哦,不对,明明就是休斯蓝卡家单方面欺负秦家,这也是让人看着极其爽快的。

    怎么说呢,一个时代的结束已开始往往要带走一些陪葬品。而这个时代的陪葬品就是秦家。

    那么下一个开始又会是哪个家族陷入这场无止境的争斗当中呢。

    很明显是苏家,苏家现在已经活跃到一种境界,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谈论的主要家族之一。

    今天苏月一和言苏予会回梅岛,蓝斯那边已经着手准备将所有的对秦家不利的东西都上交给世界政府。

    而且马上也到了商管界各大家族聚集开谈的时候。世界政府必然也要经过一次大整改。

    而四大生命树的位子是时候新陈代谢更替一下了,虽然说没有那种特定的整改的日子,但是世界政府的法界可不是吃白饭的。

    他们一旦收到有关于秦家的违法犯罪的证据,管他什么家族,一下就会上升到世界级的庭审当中,对秦家进行一次大规模调查。

    别看四大家族再怎么风光,其实他们所做的事情都在全世界的眼皮子底下。

    一旦有人看你不爽了,而且你又做错了什么,他们稍微一拿捏,你便会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所以能维持在那个位置很久的,确实是有手段的。

    苏月一和言苏予回到梅岛就是要准备接受世界政府法院的传唤。

    总不能人家在炽兰帝都,就过去法院。这总是让人觉得他们就故意等在那边看秦家下马一样。

    这对外面的影响还是不好的,毕竟舆论的实力,他们见识过。

    飞机一下,苏月一和言苏予坐在车里要往小梅岛而去。

    街上热闹得很,熙熙攘攘的人各有所事,形成了一副忙碌的背景。所以……堵车了。

    苏月一坐在车内看着窗外有点无聊,也只是不经意地一瞥,她好像看到了一个人。

    她在车内看了那个人很久,那个人在一家店里坐着,坐着坐着就起身走了。

    “我在军校看见过他。”苏月一盯着那个人说。

    这让她想起了她在军校要偷出去,在门口蹲的时候看见的这个人,是他把她给打晕的,他绝对有问题。

    “噢,那你要去打招呼吗?”言苏予不以为意,他以为那个人就是苏月一在军校里见过的一个队友而已。

    但是苏月一沉默了,看见那个人路过长街,她偏头对言苏予说:“你先回去吧,我去和他打个招呼。”

    说完她就下车,言苏予也没有阻止就坐车走了。

    苏月一一路跟着那个人绕过长街,正好在另一条街的转角看到了他,她又跟了过去。

    看他的样子应该也是有正事要做吧,说不定苏月一这次会有新的发现。

    那个家伙铁定和那次军校遇袭的人有关,她倒想要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胆竟然敢袭击军校。

    其实这也不算是她该管的事情,可她就是不甘心。

    但是她一路跟着他,他却进去了一个地下停车场。那里面人少,而且方便做事,会不会是要去见某个人?

    苏月一犹豫了一下,还是跟进去了。但是往往在地下停车场很容易暴露自己,她也就等他进去了很久看看情况,可是后面她也没有见有什么车开出来,她耐不住就也进去了。

    正好她现在戴着墨镜,穿着大衣。几乎也是看不出来她是谁的。

    苏月一略微低头,装作要去取车的样子走过很多路,可是她都没有发现那个人的身影。

    地下停车场很安静,都是她走路不轻不重的声音,某一刻,她却听到后侧好像有轻微的脚步声,她慢慢的停下来。

    “你是在跟踪我吗。”

    跟踪?苏月一觉得刚开始是跟踪,但是后面好像是越来越光明正大地去找他。现在都被发现了,算什么跟踪呢。

    苏月一知道那个人发现了她,叫的是她,所以她微微侧身往后看了一眼。

    果然那个人就站在她身后,一脸淡漠地盯着她。

    苏月一笑了笑回答:“见到老朋友了,不打个招呼怎么能行?”

    “老朋友?我可不觉得我和你是朋友。”那个人冷笑一声。看起来十分的阴险。

    苏月一手插着口袋,手里面摸着两根银针,随时准备防身。

    真是,还其实有点不巧的,她身上没有带枪,如果说她要和这个人一言不合,要干起来的话,那可能她就只有这个银针护身了。

    不过她只要好好说话,也不会有什么事吧。

    “呵呵,老朋友还分很多种性质呢。好歹是一起训练过三个月的。”苏月一打了个口谜。

    “是啊,差点要了你性命的人也算是老朋友对吗?”

    “唉,我可没说你差点要了我性命啊。我这人虽然有仇必报,但也是个明事理的。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不能把你怎么样。”

    “那这次我说了,是我害的你。那晚打晕你的是我,袭击军校的人也是我的人。三个月,我就是做的内应。怎么样,你应该猜出来了,并不觉得意外吧。”

    “啊呀,好像还真有点意外。你说是你的人,那么说你是有多大的胆子敢炸军校的,看来身份不简单啊!”苏月一皮笑肉不笑,这一点都不好玩。

    “你不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吗?路叶寒的女儿,哼,怪不得在军校那么嚣张呢。”他随手点了一根烟,看起来非常不屑,对苏月一很是不屑。

    苏月一眯了眯眼睛,这可不是她要将话题引向这边的,分明是这个人有意将所有的东西都告诉她。

    所以说这是个什么意思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