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农门蛊师 > 第1章 楔子
    初秋之夜,月影朦胧。

    高山峡谷深处,一座低矮的小木屋掩映在重重树影之下。

    “谁?”

    躺在吊床中的夙妍陡然睁开双眼,一双灵动的美眸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寒光。

    刚刚有一瞬间的心悸,让她从睡梦中惊醒。

    那是她的本命蛊在向她示警!

    夙妍的本命蛊是一只酒虫,又称酒蛊,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出生没几天就被丢弃在医院门口,是姥姥用酒蛊保住了她的生命,让她安然活到了24岁。

    酒蛊不但有上好的养生功能,而且灵智极高,唯一的缺点是没有攻击能力。

    此刻,酒蛊正蜷缩在夙妍的心脏处,瑟瑟发抖,这种迹象表明,附近有强大的蛊虫存在。

    丛林的夜晚本该是小动物们活动的时间,此刻的丛林里却听不到一丝动静,仿若整个世界陷入了寂静的死域。

    许久之后,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轻笑道:“阿姐,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伴随着吟吟笑声,凌乱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夙妍迅速起身,从吊床的暗袋里摸出一个手串,套在手腕上。

    脚步声停在门外,木门轻晃几下,门栓从里面“咔哒”一声,打开了。

    长发女子举着强光手电筒,浅笑盈盈地走了进来,手电筒的光束投到夙妍的脸上。

    夙妍下意识地闭了闭眼,怒道:“夙萤,你是不是有病?”

    “呦,阿姐的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

    “说,你和谁一起来的?”

    夙妍的声音很冷,她出来放蛊的地方只有姥姥知道,夙萤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而且能从等级上碾压4阶酒蛊的,必然是5阶以上的强大蛊虫。

    如果夙萤手中有这样的蛊虫,尾巴早就翘上天了。

    夙萤脸上的笑容一顿,立刻换上一副崇拜的表情,“呀!阿姐,你可真厉害,这都能知道!难怪姥姥每次都是让你出来放蛊。唉!同样是姥姥收养的孩子,却如此区别对待!蛊术传你精髓,却只传给我皮毛,每次有什么好东西,姥姥也是最先想到你,你说说,姥姥怎么能这么偏心呢?”

    夙萤的这番酸话,让夙妍的眉头皱的更紧,她可不相信夙萤深夜而来,是为了跟她叙旧。

    适应了手电的光线,夙妍这才看到夙萤的另一只手里还夹着一支点燃的烟。

    看到夙妍打量的目光,夙萤妩媚一笑,迷醉地吸了一口香烟,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陶醉意味,然后炫技般吐出一串长长地烟圈。

    夙妍看的眼中冒火,她不止一次对夙萤说过,她讨厌别人在她面前抽烟,夙萤却每次都是当做耳旁风,“说,你把什么人带来了?”

    夙萤轻笑一声:“阿姐,别急嘛!这大半夜的,人家跑了这么远的山路,才找到这个鬼地方,你得让人家喘口气,歇歇脚!”

    “说!”

    夙萤像是没有意识到夙妍话里的冷意,自顾自地倚到门上吞云吐雾。

    见夙妍对她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夙萤顿时笑得花枝乱颤。

    “说不说?不说马上给我让开!”夙妍怒到极点,闪身欲要出门。

    夙萤一个侧身,挡在了门前,“阿姐,人家千里迢迢来找你,不过是找你帮个小忙而已,你凶人家干吗嘛!”

    夙萤的声音甜腻,像个不知世事的小女孩在向姐姐撒娇。

    夙妍只觉一身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夙萤不但没有收敛,反而笑得更加妩媚动人,嘴上叼着香烟,又从背后摸出一个烟盒,递到夙妍面前,诱惑道:

    “阿姐,你也尝尝,可带劲了!”

    夙妍心中一口老血险些被气的喷出来,也是在这个情绪剧烈波动的档口,她终于感觉到了异样。

    恍惚之间她的心跳漏了半拍,她与酒蛊之间的联系也恍然中断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眩晕之感。

    夙妍猛地盯住了夙萤指尖上的那支烟。

    “你下了毒!”

    她有酒蛊傍身,一般的药物对她作用不大,能让她这么快有反应的,必然不是简单的蛊毒。

    “啧啧,阿姐果然就是阿姐,一猜就中,不过……已经迟了!”

    夙妍后退一步,悄无声息地扣下手腕上的一颗珠子。

    没人比她更清楚,没了酒蛊的帮助,她只是一个严重的心脏病患者!

    不用任何人出手,她随时会死于心脏病发作。

    夙妍眼神里的愤怒与惊惧,让夙萤很是受用,目光里的得意毫不掩饰,“阿姐啊,你可不能生气,你越是生气,这毒发作的就越快!”

    “背叛姥姥的后果,你担得起吗?”

    夙萤迎上夙妍那迫人的目光,毫不示弱道,“少给我扣大帽子,是姥姥当年拿了人家祖上的东西,现在人家的后人找来了,我只是给人家带个路而已,姥姥要找谁算账,轮不到你操心!”她指了指夙妍的脖子,勾勾手指,“是你给我,还是我自己来?”

    夙妍明白了。

    她的脖子上只挂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枚墨绿色的小葫芦,也确实如夙萤所说,是姥姥亲手交给她的。

    小葫芦只有拇指大,却可以装下两百多斤酒,说它是个无价之宝也不为过。

    夙萤对她下毒,她还有什么可顾及的。

    看准时机,夙妍手中的珠子瞬间捏爆,随手朝夙萤脸上丢去,两人离得如此之近,夙萤躲避不急,褐色的粉末爆开,糊了她一头一脸。

    夙萤惊恐地一声大叫,“啊~夙妍,你个臭婊子,你对我做了什么?……”

    “呵,礼尚往来而已!我也提醒你一句,不要挠,会毁容的!”

    “啊,夙妍,我要你不得好死……”

    夙妍一脚踹开扑上来的夙萤,捂着咕咚咕咚直跳的胸口,跌跌撞撞向门外奔去。

    她与酒蛊之间的感应已经变的若有若无,再耽搁下去,她连逃走的力气都没了。

    冲出木屋的一瞬间,夙妍感觉撞上了什么无形的东西,想要后退时,已经来不及了,透明的丝网迎面而来,夙妍被牢牢的黏住。

    一只婴儿拳头大的蜘蛛顺着蛛网滑下来,倒挂在夙妍眼前。

    与此同时。

    “嗖!”

    一支弩箭瞬间而至,根本不给夙妍任何躲避的机会,利箭透体而入,巨大的冲击力带着夙妍的身体猛然倒退,“嘭”一下仰面倒下。

    夙萤冲了过来,惊恐地声音在夙妍耳边响起:“夙妍,你快给我起来!你不能死,你还没把解药给我……”

    夙妍眼中的世界渐渐破碎,她感觉脖子里的绳子被人勾住,然后越勒越紧。

    隐约间,男人的声音低骂道:“该死,居然认主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